/ / 猛人坐庄(13)
历史

猛人坐庄(13)

  “是。好像是……我查查,……嗯,6月9日到期,今天才6月5日,包总你是不是还续借?”

  “嗯,有这个打算。”

  “不过包总,对不起啊,现在续借要(月利率)1.5个点了。”

  “什么?上个月我加配300万,你说1.4个点,现在怎么又涨了0.1个点?

  “包总您不知道,这段时间来配资的极多。我很多钱都是问券商借的,券商提高利率,我也没办法啊。而且,”田伯光抽了口烟,继续道,“现在券商对买股票又有更多规定了,比如,买一只股票的仓位不能超过60%,如果是买创业板,单只股票仓位不能超过30%。”

  包不同睁大眼睛:“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规定!老子高利息高杠杆,你们都赚足了,现在在买股票上又卡我。按照这个规定,我岂不是要买至少两只股票?”

  “呵呵,是啊包总,券商这么定的,我也没办法。再说,买两只股票好像也不麻烦吧?很多人都买好多只。两只算什么?”

  包不同有些钱是通过田伯光向券商借的,有些则是田伯光自己弄的钱,所以有好几个账户。向券商配资的钱,其实是券商的“高级自营盘”。券商向一般客户提供融资服务,年利率6.9%左右,但如果通过外面的配资公司,转一道手,像包不同这种客户的年利率就是15%以上,现在是18%了。中间的利润当然由券商和田伯光之类的配资公司分成,券商也大幅提高了收益。但是现在,随着股票超过5000点,尤其是创业板更加疯狂,券商也考虑到了风险,提出更多的要求。田伯光只是顺承传达。当然,他也希望能减少一些风险。

  “两只确实不算多,但我这个人喜欢单打一,就一票!江淮汽车(600418)!这个股票我研究了很久,各项收入和业绩都是高增长!券商这么一弄,我必须研究新的股票了,不仅买股票更不方便,而且年利率18%了,越来越高。”包不同想了想,说道,“这个钱续不续借,我再考虑考虑。”

  “我也觉得券商的规定越来越恶心。不过没事,包总,续不续借都无所谓,现在要配资的多得要命,我手里根本没有余钱了。只要这个钱空出来,马上就会有人借走。”

  “嗯?”包不同抽了口烟,说道,“那之前风波恶向你借的300万怎么借到了?他的利率又是多少?”

  “呵呵,包总啊,小风毕竟是我们公司内部人士,再说他借钱的时候是5月份,当时我还有点钱,利率跟你一样,都是1.4。这一点你放心,你是我们的老客户了,风波恶借钱的利率绝不会比你低。但是现在,打电话要增加配资的客户太多了。”

  包不同坐着,抽着烟,没说话。过了一会儿他站起来:“这么办吧,反正还有几天,我再想想。现在我要出去办事了,你先忙吧。”

  “嗯,就是。反正也不急,包总你再想想。”说完,田伯光礼貌送客。

  6月8日,星期一。田伯光正在看行情,手机响了,包不同打来的。

  “您好包总,什么事?那200万是不是要续借?”

  “田总你好,那200万我不续借了。不是有很多人争着要借钱吗?你让给别人吧。”

  “呵呵,也好。”

  “我在你那里一共配资了800万,最近股市还凑合,我的江淮汽车虽然不行,但还是赚了一点,目前本金大概有500多万了,这样一共是1300多万。我已经卖掉了400万块的股票,200万作为配资还给你,另有200万作为我的本金,你打给我吧。打给我之后,我在你那里算是380万配600万。

  “行啊。”

  挂了电话,包不同长出一口气。这个决策,他想了两天才做出,自认为相当深思熟虑。能拿回200万现金,已经比当初160万的投入多了40万了,算是全身而退,何况配资盘上还有300多万,都是净赚!虽然比不上很多人赚了五倍以上,更比不上风波恶已经赚了大概八九倍了,但换个角度想想,能赚钱就不错了,何况从绝对值上看,这半年多赚了400多万,可以了。人嘛,该知足就知足。

  现在既然大家挣着都要配资,券商和配资公司越来越牛,那就要逐渐考虑撤出。巴菲特的年化收益才24%左右,如果一年要给配资公司18%的利息,这买卖怎么看都不划算,还不如降低杠杆,把钱拿出来做别的。而且股市不可能这么一直牛下去,所以该撤就撤点。这200万用来干什么呢?该买套不错的房子了。


  但是,包不同减少配资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最近没有利空了。

  股市从2000点上涨到2015年6月的5000多点,虽然不乏看多之声,但看空的一直不少。“空头不死,上涨不止”。但是现在,除了李大霄等极少数几个空头,已经基本上没有空头了,而且最近几天全是各种好消息,李大霄早已被散户骂成了猪头。

  这种情况,包不同以前早就见过。他知道,当市场上全是利好时,往往要跌了;而全是利空时,往往要涨了。这是基于经验的判断,说不上有多少道理。大概,主力们想套散户时,就会释放过多利好;反之则放出更多利空。所以此时小心一些,锁定一部分利润,并且适当减少配资,是明智的选择。

  之所以仍然重仓, 是因为他仍然拿不定主意:股市真的会大跌吗?这次可是高层支持的啊!虽然管理层打击配资的行动越来越严厉,但是包不同并不认为这有多严重,因为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民间资金总能找到秘密渠道进入股市的,所以本质上并无多大影响。

  6月10日,200万配资从包不同的账户上划走。与此同时,他也拿到了田伯光转给他的200万本金。

  6月12日,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上证指数下午摸高到5178点。6月13日,肖钢在中央党校的讲座上发表观点:1.“改革牛”理论成立,市场不差钱。2.实体经济越差股市越涨的判断没道理,牛市建立在政府有能力保7%的预期基础上。

  看到肖钢的讲话,包不同放心了。看来股市仍然会继续走牛,此时少赚一点无所谓,挪出200万买房子,房子也可能上涨,以后谁涨的多还不知道呢。只要股市没有大跌,380万配资600万,支付利息和应付可能的回撤,没有任何问题。何况江淮汽车严重跑输大盘,以后就算下跌,也不会跌得多狠。包不同心里憋着一口恶气:你不是不涨吗?你越不涨老子越不走!和你这黑庄拼到底了!

  与此同时,老K也看到了肖钢的讲话。他长出一口气:看来牛市还是确定的。只要股市在宝瓶复盘后继续走牛,我就大功告成了。

  电话响了,风清扬的。

  “喂?老风,肖钢的讲话你看了吗?改革牛成立,市场不差钱!这十几天股市涨的也不错,呵呵。”

  “K哥,昨天证监会对券商有个内部通告,暂停场外配资新端口的接入,并且要求券商开始清理场外配资了。

  (未完待续)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百态人生大观澜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