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猛人坐庄(11)
历史

猛人坐庄(11)

  5月30日早上,老K开着他去年买的奔驰 GL63 AMG 7座SUV,带着老婆穆念慈、孩子小昭到了风清扬家。老K的女儿小昭12岁,正是玩儿的年纪,但风清扬的女儿钟灵已经18岁了,面临高考,所以在家复习,只有风清扬和他老婆华筝带着一些野外用品上了车。一路之上,风清扬坐副驾驶,两个中年妇女和一个孩子坐在后面,相谈甚欢。他们谈的都是家长里短,气氛甚为轻松。

  开了两个小时,到了洛阳嵩县天池山,此时才上午10点多。这里老夫想费点笔墨,介绍一下这一处好风景。在全国范围内,洛阳天池山根本不算有名,但它却是长白山天池、天山天池之后国内第三大高山天池。很多本地人都不知道距洛阳100公里处有这样一个去处,但是天池山国家森林公园真的很美。

  老K一伙五个人下了车,沿着一条涓涓细流逆水而上,这条小溪叫玉女溪,名字相当美,风景更是名副其实,溪水清澈见底,老K和风清扬都是第一次来,没想到刚入景区就有如此美景,赞叹不已,大家相互拍照。小昭更是把手伸进水里玩个不停,都不想继续往前走了。


  玉女溪不仅有清水,而且有奇树。在玉女溪景区中段,有一巨石高40多米,长80多米,石壁上寸草不生,但在石壁中间,却有一根巨大的栋树根把巨石一分为二,这叫“青树上天龙!这棵树的主根全部裸露,高近十米,曲折攀升如蛟龙飞舞,故名“上天龙”。

  再往前行,山势越来越陡峭。沿阶而上,一路上飞流急湍、危崖耸立,一行五人都被沿途的美境所陶醉,不断拍照留念。这样走走停停,一共两个小时,前面突然出现一片开阔地,天空也显得分外地蓝,原来是天池到了!

  当大家加快脚步走到天池边时,一时间,天是蓝的,水是蓝的,周围绿树葱葱,更有亭台点缀,真是美不胜收!几个女人欢呼雀跃,老K和风清扬也都很惊讶,自己怎么之前没有早来这里。湖边是高大的水杉林和落叶松林,这里空气异常清新。天池周围负氧离子含量高达每平方厘米7.3万个,是城市的3650倍,真是天然的森林氧吧。

  众人一路前行,又来到飞来石景区。飞来石是天池山的镇山之宝,雄险特奇,座落在海拨1500多米的高山险峰之巅,本身高26米,重近4万吨,而接触地面的面积不足10平方米,单向倾斜,摇摇欲坠,大有临风再飞之势,所以被称为“飞来石”,又被当地人称为“天下第一石”。


  天池山还有二郎沟、王莽古寨以及王莽撵刘秀时在此屯兵的大、小寨,还有刘秀藏兵洞、阅兵场等古迹,还有伟人卧像,而且卧像还有一系列奇妙的数字。总之美景太多。但是几个女人体力有限,所以他们只是飞来石附近转悠,然后大家一起喝水休息。

  老K和风清扬简单喝了几口水,留下三个女人坐在地上吃喝说笑,两个人走到别处,遥望四周郁郁葱葱的大山,迎风而立,顿时胸襟开阔。老K忍不住唱了几句《沧海一声笑》,接下来忘词了。他尴尬地笑了笑,然后说道:“老风,咱们现在盘盘道儿吧。”

  风清扬知道,“盘道”的意思是好好论论理。当然是股市。他笑道:“K哥您真会挑地方,在这儿谈股市。”老K点头微笑,示意他说下去。

  风清扬道:“最近虽然总体氛围是有利的,但不利因素已经越来越多。首先是肖钢大力要搞注册制。虽然他在2013年底就说要搞注册制,并把它当成2015年的主要任务,但时间一久,人们就不把这个当利空了。但是最近证监会提注册制的力度明显加大。比如5月22日证监会就表示,将以股票发行注册制为契机,放管结合,加强股票发行上市监管。”

  老K说道:“嗯,注册制早就提了。只有在牛市才能搞注册制,否则那些高估的股票全都得跌死,不符合中央搞活股市的精神。”

  风清扬没有回应,而是继续说道:“第二点是证监会对场外配资查得越来越严。这个从3月份就开始了。3月25日证监会就说要清理场外配资,4月17日又说,5月份说得更多也更具体了。比如5月21日,证监会要求各券商严格自查,包括与恒生电子(600570)签订协议,利用HOMS系统为客户提供配资,或者利用第三方系统通过接口接入,帮助客户配资。恒生电子又有马云概念,所以是这段时间的大牛股。现在我估计场外配资的量至少是场内融资量的三倍。如果高层真的严查场外配资,股市随时都有可能一泻千里。

  老K的面色开始严峻起来:“如果要动真格的,股市肯定崩溃了。但是,高层真的会这么做吗?如果真的这么干,上面无数套牢盘和割肉盘,这轮牛市就终结了。”

  风清扬接道:“是的,现在我也不清楚高层的决心到底有多大,但是目前来看,决心确实越来越大。很多场外配资的杠杆都是1:5以上,只要股市下跌10%,个股下跌20%,这些配资盘就得割肉;如果买盘不强,股市继续下跌,他们割肉又会推动1:4的配资盘割肉,然后是1:3,1:2,最终会逼迫场内的融资盘割肉……那就是一场极为严酷的雪崩了。这个过程肯定会发生的。但我不知道在发生初期,高层是否会及时大力救市,如果大力救市,比如在下跌10%左右时就大力买入,并且大力宣传,说保证提供无限购买力,并且口头上再给以极大信心,我觉得可能未必会发生股灾。但是,万一……”

  “这个万一的可能性很小。我不相信证监会那帮人认识不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老K点上一支烟,猛吸了一口。

  “K哥,我做过期货,过去也曾经在期货上赔了个精光。”风清扬说道,“期货市场上的暴涨暴跌,远胜股市。归根结底,是因为期货市场经常使用十倍杠杆。一旦多方或者空方占优,短期就会连续涨停或跌停,直到一方彻底缴枪为止。这个过程是很残酷的。期货市场上这种事太多了,多少人倾家荡产,多少人因此而自杀!

  老K的面色日益严峻。期货市场上的事情他也没少听说,但从未想到股市有可能会发生期货市场的局面。加入高层真的严打杠杆,理论上股市的走势会变成期货市场的。他很想反驳说:“对于期货市场上的极端走势,最后政府不也介入了吗?”但是他也知道,政府介入时已经晚了,多头或空头最终的结果就是破产,无数人被洗劫一空。所以老K抽着烟,一脸凝重。

  风清扬继续说道:“第三个理由是,证监会一看股市越来越好,就越来越想发股票。K哥您也看到了,以前每个月就10只左右,但4月份以来每个月都是二三十只,而且盘子越来越大。另一方面,新三板也在抽血。新三板这两年发展很快,今年年初是1518家,2015年前五个月平均每月增加184家,远超A股的发行速度。(邓元杰注:后来速度更快,每个月200家甚至300家以上。2015年年底,新三板上市公司突破5000家,2016年3月25日达到6283家)”  

  “第四个理由是基金在小股票上抱团取暖。”风清扬继续道,“比如五月份的牛股安硕信息(300380)、全通教育(300359)、暴风科技(300431),都是一个基金系的多只基金合伙坐庄,把价格拉到一个荒唐的地步。他们的目的就是做高市值,显得自己的基金优秀,让更多散户购买他们的基金,然后新基金再进来接盘,让老基金退出。所以归根结底,这就是个庞氏骗局。那帮公募经理们拿着高薪和分红,最终吃亏的还是散户。另一方面,基金们为什么要抱团?归根结底还是资金不足,并且对未来的行情不看好,否则只要各自买入好股,以后等着数钱就行了。”

  “所以,现在的大盘就像这天池山上的水一样,看起来很美好,但一旦下跌,将极为惨烈。尤其是杠杆操作的,恐怕将更加悲惨。”

  老K越听越生气。他当然明白风清扬说得有道理,也明白风清扬一直在为他好,担心他的风险太大。但是,现在老K已经超重仓宝瓶网络,风清扬这么说,不是在打他的脸吗?现在老K已经明白,他这次坐庄,还是低估了牛市的不确定性。但他转念一想,真的会发生史无前例的严重股灾?不太可能吧。况且现在宝瓶的股价已经超过50元,而他的综合成本是20元左右,所以就算股市不好,只要不是崩溃,他也基本上可以全身而退。大不了这一次白做了。

  想到这里,老K把烟一弹,恢复了笑容,轻松说道:“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是股市怎么走,还得再看看。高层过去几个月一直都是支持牛市的,这是主基调,到现在都没变。所以或许不需要过于担心。听,她们叫我们呢,时间不早了,我们往回赶吧。”

  邓元杰,财经评论人,国际局势、股市、楼市研究者。关注公众号“元杰财经”,可以获得邓元杰最新的研究成果。原创不易,点与分享,是对本公众号的最大支持。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百态人生大观澜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