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毛泽东传-第十五章井冈山的结局(下)
历史

毛泽东传-第十五章井冈山的结局(下)

文/小庄

袁文才的冤案

01

回到井冈山的袁文才,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孤独和失落”,他对王佐说道:“我们再怎么忠心,他们还是信不过”。

此时的他颇有些心灰意懒,但是对他来讲,真正的灭顶之灾才刚刚开始。

井冈山的土籍代表:朱昌偕、王怀、龙超清,邓乾元四人,

他们已经做好了要和袁文才、王佐打一场政治硬仗的准备,土客籍之间的矛盾,已经积蓄了太多年,就在八月失败的时候,袁文才和王佐在执行洗党决议时,还曾杀了不少的土籍代表,这些土籍代表中,到底有多少是该杀,有没有冤杀的,或者有没有被杀的土籍人是死于土客籍矛盾,而不是死于中间派反水的,历史已殊不可考。

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土客籍矛盾已经到了不破不立的时候了。


但是土籍人要想除掉袁文才和王佐,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仅是他们手里有一支武装力量——红军三十二团,更重要的原因在于,毛泽东临走之时,留下了一颗棋子,宛希先。

此人是跟随毛泽东一起上井冈山的外籍人士,且在井冈山的斗争那段岁月里,积累了很高的威望,土籍和客籍的群众都十分信服和尊重他,这也是毛泽东选择留下宛希先的原因。

现在的宛希先成了缓冲土籍和客籍之间矛盾的调和剂,艰难的平衡着两家积累了近百年的矛盾。

但是历史告诉我们,矛盾这种东西,如果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那么它就是一颗定时炸弹,一点点的异样,都会随时使它爆炸,只不过看它选择在什么地方,在什么时间爆炸而已。


要想除掉袁文才,现在第一步是要除掉横在他们中间的宛希先。

历史就是那么奇妙,只要你想除掉一个人,机会总是来得很快。

土籍派马上就找到了一个合适的机会。

时任永新县委书记的刘珍,属于土籍干部,他娶了一个老婆,叫龙家衡,此女出身在当地一个大地主家庭里,因为丈夫刘珍的爹爹死了,于是赶回去料理后事,但是因为时间实在太赶,于是没有向组织请示,便匆匆离去。

本来人家家里死人了,就是不请假,回去一趟也算不得什么大事。但是问题就在于,她到的地方是白区统治的地方,组织有规定,凡是党组织人员,到白区去的,必须提前给领导写报告,获得批准,才可以去。

而且这个龙家衡家里还是大地主出身,哥哥是反动民团的头头,就更有必要提前打报告了。

在她奔完丧回来的当晚,便被宛希先叫去问话,批评她不打报告就私自跑到白区那里,本来这事批评一下也就够了,好巧不巧,这一次龙家衡回来的路上,被她哥哥派人跟着来了,很快, 就有人向宛希先报告,白狗子跟上来了。

这下子,麻烦大了。

宛希先把龙家衡关押起来,命令警卫团汪排长看管起来,自己去应付跟上来的白军。但是偏偏这个汪排长,对地主老财和反动派极其痛恨,在审问龙家衡的时候,一不小心开枪把龙家衡打死了。

宛希先知道此事之后,也是极其的懊恼,因为土籍的干部,死在了他的手里,那么他作为一个平衡矛盾的关键人物,就失去了土籍的信任,两家之间的平衡很快就会被打破。

果然,朱昌偕、龙超清、王怀、邓乾元几人,借这个机会,大造舆论,极力的表达了对宛希先的不满。

没过多久,他们因为宛希先在一次战役中,没有执行党组织的命令,找到了一个借口,囚禁了宛希先。

宛希先意识到事情不妙,就跳窗逃到了山林里,结果被朱昌偕,龙超清等人,带着两千人马搜山,找到了宛希先,于是下令枪决了宛希先。


02

宛希先一死,土客籍之间的缓冲区再也没有了。

袁文才和王佐的处境变得越来越困难,因为虽然他们掌握着武装力量,但是朱昌偕身居边界特委书记的职务,从理论上来讲,他们是要听从朱昌偕的节制的,而在共产党的组织里,党指挥枪是极其重要的一条原则,否则就有可能被视为反革命分子。

朱昌偕、龙超清等人终于可以大展拳脚了。

但是要杀掉袁文才和王佐,他们还差两个条件。

第一,是找一个借口。

这个条件其实是很好办的,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战乱年代,想找个杀人的理由,实在太多了。

第二个条件,得有一支武装力量支持他们,毕竟,没有枪的人想杀有枪的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原本第二个条件是很难实现的,你又不可能去白区和国民党合作,上哪去找一只武装呢?

但是现在朱昌偕却满怀信心,因为他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借刀杀人的计划,这把刀就是——彭德怀。

原来,彭德怀在上次井冈山失守以后,曾经率军去赣南找毛泽东,途中又拉了上千人的队伍,在和毛泽东商议过后,他决定重新回到湘赣边界地区,恢复井冈山革命根据地,所以没过多久,他又率军返回了井冈山地区。

接下来,我们看,朱昌偕、龙超清等人,是怎么利用彭德怀这把刀的。


03

宛希先死后没多久,朱昌偕,龙超清,王怀几个人,就找到了一个借口。

原来袁文才和王佐盯上了当地一个国民党反动民团手里的兵工厂,这个兵工厂可以修理一些损坏的枪支,还能生产一些地雷,手榴弹之类的武器,实在是一个小宝藏。

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他们抓到了那个民团的团总——罗克绍。

为了迫使罗克绍答应把兵工厂给他们,他们对罗克绍礼遇有加,在达成协议后,还亲自送罗克绍回去。

这事儿让朱昌偕等人知道了,于是便造谣袁文才和王佐,要伙同反动武装谋反。

某晚深夜,特委书记朱昌偕与常委王怀,连夜骑马赶到红五军驻地,把酣睡中的彭德怀叫醒,焦急地对彭德怀说:“袁文才、王佐勾结反动民团要叛变,袁、王有将参加边区县以上联席会议的同志一网打尽的可能。事情万分危险,请求红五军立即出动挽救这一危局。

彭德怀听后甚为吃惊,陈述了袁、王不致于叛变革命的理由。朱昌偕和王怀以种种“事实”加以佐证,言辞恳切,后竟泣声陈词。这时,彭德怀不能不考虑了,因为按照党内的隶属关系,红五军应受边界特委节制,于是未加深思,答应派张纯清率红五军第四纵队随朱昌偕、王怀出发。

彭德怀特别叮嘱张纯清,四纵队只是守护在永新县城的战略要点——东门出城的浮桥与北门,以防万一。先不抓人,弄清情况,稳住局面,再行处置办法。


土籍干部,现在已经把借口找好了,刀也借到了,就差引蛇出洞了。

朱昌偕等人,以边界特委的名义,发出一封指示信给袁、王二人,声称要把他们的三十二团进行改编,然后配合彭德怀的红五军,攻打吉安。

他们害怕袁、王二人不会轻易上当,还干了另外一件胆大包天的事,以毛泽东的名义,伪造了一封信件,命令他们配合改编,尽快动身。

这下,袁、王二人高兴极了。

因为只要打下吉安,说不定可以和毛泽东的队伍汇合,这是一件令他们极其兴奋地事情,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前方已经设好了圈套等着他们。


一来袁、王二人没想到毛泽东的信是伪造的,二来他们被这样的好消息冲昏了头脑,想着以后有机会重新跟着毛泽东了,心情自然是极好的。

所以当部队开到永新之后,朱昌偕等人把他们分别安排到不同的民房中住宿,也没有引起他们的怀疑,于是悲剧就发生了。

当晚,在袁文才睡去以后,朱昌偕率领几十人的警卫团,冲进袁文才的房间,将他乱枪打死在床上。

王佐听到枪声,赶紧起身逃跑,在他快马飞奔到禾水桥上时,却不料浮桥木板早已被拆掉,王佐连人带马跌落河水之中,被乱枪打死。

随后,很多以袁文才和王佐为首的客籍干部,被朱昌偕、龙超清、王怀、邓乾元等土籍代表,先后以各种名目逮捕杀害。再后来,

袁文才的妻叔、袁部的骨干谢角铭与王佐的哥哥王云龙随即收拢残部,“电省反赤”。从此,井冈山军事根据地随之丧失。由原先的红旗,换成了白旗。

红军部队曾数次力图恢复,均未奏效,反遭严重损失。


04

袁家在袁文才死后境遇十分悲惨。为避迫害和追捕,袁的妻子谢梅香,将只有六岁的二女儿送人做了童养媳,孩子因不堪忍受痛苦很快死去。她则携了其余儿女逃入深山,以野果为食,以洞穴为室,历三年之久。


远在赣南的毛泽东听说袁文才、王佐被杀,感到十分震惊。井冈山是他和朱德、袁文才等人历经千辛万苦,好不容易建立的第一个农村革命根据地。

而袁文才、王佐对这块红色区域的营建,有着不可抹杀的功劳。

就连他安排在井冈山维持土客籍矛盾的宛希先,也在这场政治斗争中死去。

他们的死,后果是很严重的,因为这在毛泽东的心里埋下了一颗种子,这是一怀疑的种子。


这棵种子,在一定的室温条件下,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成长,必然长成参天大树。

这棵树将会在中央苏区的斗争中,发挥它的影响力。

参与谋划袁文才和王佐案件的主要人物,很快也迎来了他们的结局。

朱昌偕,1931年,在肃反运动中,被误指为“AB团主犯”,随后自杀。

龙超清,1930年10月,在肃反运动中,被诬告为AB团,1931年底在江西广昌被杀害。

王怀,1932年5月30日,他被视为AB团调和派,在万泰县被错杀。

邓乾元,1933年,在肃反运动中,被诬陷为AB团分子,遭到严重的身心摧残,于次年长征前夕去世。


文章写到这里,整个井冈山的斗争历史就结束了,然而这段历史的影响力,却远远没有结束。

未来在中央苏区的斗争史,却又精彩得多了。


往期文章推荐:
毛泽东传-第十四章  井冈山的结局(上)
聊一聊肃反运动


PS:
各位读者,大家好,
井冈山的斗争史,到今天这篇为止,
就算是结束了,
接下来,我还会写一点关于井冈山斗争的总结,
也会把井冈山时期,毛泽东收录于毛选中的两篇主要著作:
《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井冈山的斗争》加以分析,
写成读毛选的文章给大家。
因为只有了解当时的历史背景,才能更好的理解毛选中的著作。
写毛传的目的也在于此。
再往后,就是中央苏区的斗争史,这一段主要以五次反围剿中毛泽东神奇的军事天赋、AB团事件,以及毛泽东在中央苏区的三起三落等事件为主。
写这一段历史,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才会动笔了。
因为我想写出更好的文章给大家。
这是一个漫长的工程,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感谢一直关注,和陪伴这个公众号的小伙伴们。
谢谢大家。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八角楼上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