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欧美政治生态的必然走向,以及美元和大宗商品的中长期前景
历史

欧美政治生态的必然走向,以及美元和大宗商品的中长期前景

 大宗商品狂飙 

  2017年注定是大宗商品走牛的一年。2月10日,金属期货大爆发!白天,多头主动进攻商品黑色系,铁矿石、玻璃期货集体狂飙,一度强势涨停。螺纹钢、热卷快速拉升,市场陷入疯狂,尾盘黑色系有所回落。但是到了晚上,接力轮到了伦敦,伦敦铝、铜、铅、锌、镍大幅飘红,伦铜破6000点创一年半以来的新高,牛!

  为什么大宗商品会走牛?老夫在两篇“大棋”中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关注本号,在本号(而不是本文)下面回复“大棋”、“大棋2”可见,或者直接看本号的菜单,上面都有,还有老夫的力作《猛人坐庄》!

  猛人,坐庄!


  中国股市同样是猛人坐庄!现在庄家要打压创小板,继续做大做强国企,我已经说了几十遍了,能不能有点作用?我有个朋友始终看空,看空,看空,指数无论多少都看空!他非常希望能跌到2600点以下,说现在利空很多。嘿嘿,利空多是吓唬散户的,要是散户发现股市全都是利好,那是要出货了!主力怎么可能打到2600然后放出大家看到的一堆利好让散户进货?就算打到2600,利空反而会更多,而不敢进的还是不敢进!因为当你之前预测2600时,或许到时候就会预测到2000点了!到了2000,你会看到1500,然后1000、500……干脆那些股票白送给你得了!哈哈哈哈!

  怎样避免媒体的洗脑?

  分析股市一定要首先看基本面。从基本面来看,主板大蓝筹早就低估很多了,所以此时越是利空众多,就越不应该害怕!因为那是主力想把散户吓出去。此时应该做的,就是抢粮抢钱抢地盘!

  我在《特朗普的大棋》中说,现在股民已经成了过街老鼠,彷佛谁炒股谁败家。如果说开户数跌破5000万,从50零几十万跌到4900多万,只降低了几十万还不算很给力的话,那么从2015年6月活跃账户1.1亿,降低到最近的活跃账户只有1100多万了,算不算利好?十分之九的人都不交易了,都装死或者跑了,股市却不跌,主板大蓝筹反而在上涨,谁在割肉、谁在进货不是一目了然吗?

  好了,如果想获得万1.5超低手续费率的券商,可以点击下面的“阅读原文”。这是国内一家大券商,我保证没问题。对,是我保证!老夫最近三个月就这一个广告,不就是开户做交易吗?做交易,盈亏自负,这不存在什么骗不骗的问题,我已经拒绝了几十个骗人的烂广告了。什么股票群、P2P甚至黄金钱包之类的烂广告,都被我拒了!

  好了股市先说到这儿,下面说说特朗普上台以来时局的一些变化。

 特朗普的困难 

  特朗普上台之后大刀阔斧,做了很多事情。但现在来看,美国国内的反对势力相当大。这种阻力超过了之前很多人的预料,也包括我。美国是三权分立,总统也没有特别大的权利,所以他虽然拒绝中东七国人入境,但还是被冻结,几万穆斯林浩浩荡荡又进入了美国。面对这样的局面,特朗普绝不认输,说要把官司打到底。

  打吧,不管输赢,至少是三个月后的事情了,此时可能又有至少十几万穆斯林进入美国。所以美国的事情够特朗普忙的,在这种情况下,权衡利弊,显然应该先安内,再攘外。把更多的官员和法官换成符合自己思路的,任何人处于他的位置都会这么做。所以特朗普又给我们发贺电和打电话了,神州大地,一片志得意满之声。

  中美关系暂时缓和,对我们是有利的;我判断美元指数会比较疲软,对大宗商品也是有利的。而特朗普在美国遇到的困难,说明美国的政治生态早已发生了质变。

 再论教派 

  我上一篇《伊斯兰教为什么能在全球拒绝同化、不断扩张?,实际上是为这一篇做准备的。在进一步分析之前,我必须声明:我尊重伊斯兰教和穆斯林。因为我觉得,在恐袭不断的情况下,“外人”虽然对伊斯兰教的微词越来越多,但是它毕竟是世界第一大宗教,有最多虔诚的信徒。为什么穆斯林最虔诚?这个问题值得研究。我研究和学习的结果是:宗教都有洗脑的因素,但是伊斯兰教对很多问题的解释是很有道理的,穆圣毕竟是站在耶和华和耶稣的肩膀上,对很多问题的阐释是更高明的。我的体会是:从小接受伊斯兰教的穆斯林,往往有一种强烈的自豪感,认为这是最崇高的宗教。身为穆斯林,就是最高贵的人!


  一种宗教能让绝大多数信徒发自内心地觉得自己高贵,怎么可能叛教?怎么可能被别人融合?所以只能融合别人!即使很多人觉得不爽,也要研究伊斯兰教的长处。如果你要对抗它,就得先把它研究透了不是?孙子曰: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啊!

  换一个角度想想:即使欧美有那么多恐怖袭击,但为什么还有那么多圣母婊要接纳穆斯林?这显然是因为:伊斯兰教尤其自身的巨大优点,也确实很有吸引力。

  好了,关于这个问题就不多说了。上文有朋友问我是不是穆斯林?我得先说一句:我,既不是穆斯林,也不是基督徒,也不是佛教徒,也不属于什么党派。我是无党派人士,自认为可以站在一个相对客观的立场上。

  当然,我也是有标签的。我是民族主义者,我认为以汉族为核心的中华文化非常优秀,甚至是最优秀的。

  但优秀不代表没有缺点和糟粕,甚至是大量糟粕。任何民族的文化,任何宗教,都是这样。但是关于各种宗教和文明的比较,是个宏大的课题,我也在思考和研究,这里就不说了。我想说的是:由于白人在美国乃至欧洲已经不占绝对优势,一人一票的民主制度,已经彻底变味了。

 欧美民主制度的彻底变味 

  民主,一人一票制,选票面前人人平等,有错吗?

  当然没错!

  但是,如果某个种族或宗教极为强悍,极为能生,更重要的是,人家始终保持自己的文化。那么一人一票制的最终结果,就是文化和制度被改变!

  这是资本主义的命门!

  所以说,任何制度都是有缺点的,或者说,都是有弱点的。资本主义民主制度有巨大的优点,但鼓励贸易、最终发展到金钱至上的金融资本主义,导致人人都想挣钱。怎么挣钱?要多接受教育,有了高学历之后,平均收入也会普遍增加,这是概率统计的结果。所以在金融资本主义社会,想挣钱必须多学习,多勤奋工作,那么就会推迟结婚,推迟生育孩子,并且少生孩子。这就是资本主义的一个后果:人们的教育程度普遍增加,但社会生育率大幅降低。

  最严重的是类似于日本这样的国家:每年死亡的超过出生的,社会总人口在不断减少!

  那么在民主制度下,人们既不想生孩子,又想保持高生活水平,脏活累活谁干?只能从穷国引入移民了。这就是欧洲和美国大量引入移民的历史背景和原因。对美国来说,本国穷人(主要是黑人)特别能生,所以美国的黑人、拉美裔、亚裔、穆斯林都在快速增加,而白人比例越来越低。目前,在美国55岁以上的人口中,白人还能占2/3以上,但是在年轻人中,尤其是新生儿中,白人已经下降到了不足一半。

  当黑人、拉美裔、亚裔乃至穆斯林的比例不断上升时,必然有政党为了拉票而讨好他们。另一方面,白人仍然是人口最多的群体,所以,也必然有政党重视他们的利益!

  说白了,每个有分量的群体(5%以上),在政坛上迟早都会有自己的代言人。对美国来说,这次是代表白人利益的特朗普取胜。但是哪怕没有特朗普,或者他失败了,下次,还会有类似他这样的人出现。


  有人说:在民主制度下,竞选的各党派难道不应该把重点放到经济问题上吗?

  你说的对。但是在基督教式微的情况下,所谓普世价值这种东西,根本不能泯灭人与人之间的巨大不同!那么,当不同族群都变得相当大时,相互之间就会越来越看不顺眼。对美国来说,如果黑人只有5%,拉美裔也不到5%,白人仍然占90%左右,这个问题还可以忽略,至少不是很重要。白人也可以更温和地看待少数民族,竞选的各个政党也可以把焦点放在经济政策上。但是当几个族群逐渐可以和白人叫板时,只要有一个党派(对美国来说,是民主党)为了拉选票而向少数族裔倾斜,那么,必然会有人更重视白人的利益。对美国来说,现在是共和党。就算共和党和民主党一样,都去讨好少数族裔去了,那么必然会涌现出新的政党或强人,代表传统白人的利益!

  特朗普的横空出世就是明证:他虽然是共和党,但并不符合党内大佬的口味。但是他代表了美国大多数白人的利益,所以就利用了共和党的庞大机构,参选成功了。身为美国总统,特朗普也会对共和党施加巨大的影响,让共和党越发代表白人的利益。

  所以,这么博弈下去,美国以后很可能是:民主党越发代表黑人、拉美裔甚至穆斯林的利益,而共和党则越发代表白人的利益。普世价值呢?成了幌子,以后相当长一段时间,还是民族和文化之争。

  最终,族群观念反而更被强化了。

  可以这么说:美国这次大选,是普世价值衰变的里程碑。当然,还有大量欧美的圣母婊认识不到这个趋势。没关系,最终,这个世界还会过渡到民族和文化之争的。潮起潮落,经过一段惨烈的民族、文化之争,几代人之后,或许到我们的孙子的孙子辈,才会重新反思1940~1990年代美国和西方资本主义的价值观。

  在这方面,伊斯兰教确实有巨大的优势。虽然它也有逊尼派和什叶派之争,但是穆圣对很多内容规定得很详细,尤其是不分种族。如果穆斯林都按照教法生活,从文化(而不是基因)角度来说,大家都是一个民族。

  请大家重新思考什么是民族,怎么区分民族的问题。如果一个人,他的思想和你差不多,生活习惯也差不多,那你们还有多大区别?从文化上说,就是一个民族!

  伊斯兰教,在这方面具有巨大的优势,因为它比基督教更彻底。

  所以老邓认为,特朗普或许会暂时减缓伊斯兰教在美国的传播。但是他这么做的结果,加上打压少数族裔,反而会让更多的拉美裔、黑人皈依伊斯兰教,最终,美国将和欧洲一样,成为两大教派纷争之地,而伊斯兰教也将借此实现大规模登陆美洲大陆的愿望。

  好还是不好?我不知道,我说的是几十年乃至上百年的长期趋势。皈依了伊斯兰教的人,由于文化和生活习惯,会比其他族裔更能生孩子。所以几代人之后,基督教、天主教白人将更加式微,而伊斯兰教将更昌盛。

  除非白人也像穆斯林那样能生。或者借助于基督教国家的力量,通过国家政策鼓励白人生育,比如提供更多补助、减税之类,而对于少数族裔,则通过财政上压制,来降低生育率。

  从历史上看,这种招数很常见。历史上,伊斯兰国家为了压制非穆斯林的生育率,对非穆斯林征收高税率,本质是同样的。想减税?皈依伊斯兰就行。而一旦皈依,世世代代就是穆斯林了。

  当大家在一人一票制下认识到选票的重要,就会掀起生孩子竞赛。欧美民主制度将彻底变味。而大量生育孩子,中短期就会刺激经济,长期下去,必然是更大的内乱和战争。

  特朗普有五个孩子,他的大儿子又有五个,二女儿(伊万卡)目前三个。以后呢?不知道。总之,普世价值虽然美好,但那是基督教空前强大、感觉自己没有对手时的一种临时的包容,就像大唐可以包容一切,但宋朝的心胸就小了很多一样。这个世界,当文明发展到最近300年时,以英国工业革命为标志,当绝大多数人不再像古代那样始终挣扎在生死边缘时,民族和文化问题,已经超越了最基本的生存问题,成为人们最关心的问题。和民族、文化相比,“主义”,包括“普世价值,仍然是表面上的东西。要想真正实现普世价值,还要等至少百年以上的时间。只有当人类再次遭到巨大挫折之后,整个人类都变得更宽容和理智之后,才有可能实现。

  可能又说远了,回到西方的民主政治。以美国欧洲几国为代表,以后必然是族群政治。而族群政治对国家的内耗是很严重的。所以这些国家的货币都会贬值,尤其是已经高高在上的美元!

  至于欧洲,法国的庞勒很可能是第二个特朗普。如果希腊经济垮台,法国都要脱欧了,欧元就崩溃了。对我国来说,当然也松了口气。我是指人民币也不用控制那么严了,该放水就继续放水。所以,2017年将是各国货币继续比烂的一年。这肯定有利于大宗商品。

  回到本文开头,大宗商品热浪阵阵,就是明证。

  这是一个伴随欧美政治生态剧变的大趋势,现在刚开始。

  邓元杰,财经评论人,国际局势、股市、楼市研究者。关注公众号“元杰财经”,可以获得邓元杰最新的研究成果。原创不易,点与分享,是对本公众号的最大支持。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百态人生大观澜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