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李国庆可能还得了另外一种病,叫“左派”幼稚病
历史

李国庆可能还得了另外一种病,叫“左派”幼稚病


文/小庄
革命的历史上,有很多人患过一种病,叫“左派”幼稚病。
患上这种“病”的人,平时做起事来给人的感觉就是:怼天怼地怼空气,一副唯我独尊,舍我其谁的样子。
但是一遇到点事儿呢?
又拿不出办法,想不出方案,只会埋头缩到墙角里去,怨天怨地怨空气。


李国庆到底是不是得了“性病”这事儿,除了当事人知道,其他人说的都不准,但是他和自己老婆撕逼这点事却可以看出来,他多半已经患上了这“左派”幼稚病。


那么,这种病有啥症状呢?至少有三点症状。


01
左派”幼稚病第一个症状:喜欢搞机会主义。
机会主义者的显著特点是:总是心存侥幸。
我们说,自己干了点啥破事儿,自己难道心里没数吗?李国庆夫妻在一起生活了20多年,谁手里还没对方一点把柄?
可是李国庆,就是典型的机会主义者。
在他为了宣传自己的新项目,炮轰妻子的时候,心中必然还存着幻想,对方不会跟他彻底撕破脸,不会把自己那点邋遢的私生活抖出来,因为这会造成惨重的两败俱伤。
结果呢,求锤得锤,这摔杯子才几天?一场空前的豪门撕逼大战就上演了。
现在好了,下不来台了,只能高喊着发律师信了,殊不知,这种场面,谁先喊着用法律手段解决,就说明谁心虚了,怯场了,没战斗力了。


生活里最常见的机会主义者,往往也都是一开始喊得最凶,到后面却蔫得最快的一个。
《毛选》里常说:作最坏的打算,争取最好的结果。
本质上就是为了杜绝机会主义思想。
只要对方有把你锤趴下的可能,那么你就要把这种可能性估计进去,就不能轻易的去挑衅。
否则就容易犯机会主义错误。
学学人马伊琍和文章不好吗?
怎么办?且行且珍惜。
爱过吗?爱过。
离婚了?从今往后,一别两宽。
看看,多有文艺范,临走了人家还各自收割一波流量。


02
“左派”幼稚病的第二个症状:喜欢搞残酷斗争、无情打击。
革命的历史上,博古为代表的“左派”掌权之时,对于自家革命同志,一有点内部矛盾,就喜欢搞“残酷斗争和无情打击”这一套。
你说何必呢?都是自家同志,一起吃过饭,打过仗的人,有啥咱不能坐下来好好说说?一定要把内部矛盾上升为敌我矛盾呢?
李国庆和俞渝的矛盾,怎么看也都应该算作内部矛盾。
既然是内部矛盾,该怎么解决呢?
《毛选》里早就说过:
一九四二年,我们曾经把解决人民内部矛盾的这种民主的方法,具体化为一个公式,叫做“团结——批评——团结”。讲详细一点,就是从团结的愿望出发,经过批评或者斗争使矛盾得到解决,从而在新的基础上达到新的团结。按照我们的经验,这是解决人民内部矛盾的一个正确的方法。——《毛选第五卷,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


自己两口子的事,最好是能划作内部矛盾,用“团结——批评——团结”的方法去解决,尽量的不要搞“残酷斗争,无情打击”那一套。
非得双方撕个你死我活方可罢休。
都是一起创过业,还睡过一张床的人,孩子都那么大了,能好好说话的时候,就尽可能的好好说话。
不要搞得跟琼瑶剧一样:什么你污蔑,你女权,你霸道。
对方是不是得回你一个:你才污蔑,你才女权,你才霸道呢?



退一万步讲,如果你们两口子的内部矛盾真的激化了,变成了敌我矛盾,对抗性的矛盾,双方不见血,就收不了场的地步,那你更不能用“摔杯子”这样情绪化的方式去解决。
列宁说过:
制定策略决不能只根据革命情绪,根据一个集团或政党的愿望和决心,而必须对各阶级的力量及其相互关系作出严格的客观估计。——《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
在你选择“摔杯子”“揭露黑暗”那一刻开始,你就得提前对客观形势,对未来的发展作出预判。
可是李国庆呢,完全凭着主观愿望,斗争情绪一上来就发泄一通,对自己妻子掌握的证据和把柄,不做好充分的应对准备。
这下好了,全家都沦为网络上的笑柄,我现在都替你们孩子感到憋屈,这两口子干了点啥?脑子里在想什么?


03
左派”幼稚病的第三个症状:追求完美人设。
以前的革命历史中,也有人喜欢追求“完美人设”。
他们的革命理念是什么呢?
是“无产阶级万岁,保持无产阶级的纯洁,坚决打倒所有资产阶级”等等。
总之,思想就一种,老子天下第一,绝不跟任何肮脏的资本主义合作。
搞得全天下,就他纯洁,就他完美一样。
列宁在《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这部著作中,就批评过这种思想,
“左派”拒绝在反动工会里工作、抵制资产阶级议会、反对任何妥协等错误
策略,使自己完全的陷入孤立的局面,最后不是帮助革命,反而是害了革命。
抗战时期,如果是犯了“左派”幼稚病的第三条,哪还有后来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哪还有国共第二次合作。


李国庆在这次撕逼大战中,一开始就过度追求自己的“完美人设”。
一味的强调自己的努力,自己的无辜,自己的善良;
另一方面呢?把妻子描述为一个“阴谋家、掠夺者”。
这种完美人设最好还是不要的好,因为完美意味着容不得一点杂质,否则破坏性往往更加巨大,对方稍微一反击,你就站不住脚了。
何况自己背地里还真有那一堆“荒淫无度”的烂事儿。
同时,他一开始就把这次撕逼大战完美化,以为自己借着舆论的力量,可以博得大家的同情,有助于新产品的推广,同时在将来的家产分割中,还能取得舆论的主动权,最后完美收场。
但是,这个世界上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把别人都当傻子了?
人活在这个世上,很多时候得学会妥协,向家庭妥协,向孩子妥协,向未来妥协,向命运妥协。
只要这种妥协是不伤害原则的,是不触碰底线的,那么就尽可能的妥协,以求得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结果。
原则范围内的妥协,非但不是懦弱,反而体现的是一个人的胸怀。


最后,其他病我这里是治不好的,不过这“左派”幼稚病嘛,倒是有一副药材:列宁写的著作:《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
当当网上就有卖,淘一份?


全文完


往期文章推荐:
人为什么要努力?看看《毛选》里的答案!

关注公众号—八角楼上,更多读毛选的好文章。
点击右下角“在看”也是对作者极大的支持。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八角楼上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