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是否可以用牺牲一个人的代价而救一百个人?

是否可以用牺牲一个人的代价而救一百个人?


文/小庄

知乎上有一个很有趣的问题,问的是:是否可以用牺牲一个人的代价去救一百个人?

这既是一个伦理问题,也可以说是一个哲学问题。

长久以来,关于这个问题的争论,一直没有形成比较统一的思想和意见。


今天,我们正好借着这个问题,来说明一下资产阶级思想和无产阶级思想的不同。


一、

首先,在讨论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先明确一个观点: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用矛盾的观点来说,任何事物都有其特殊性,不能一概而论:

任何运动形式,其内部都包含着本身特殊的矛盾。这种特殊的矛盾,就构成了一事物区别于他事物的特殊的本质。这就是世界上诸种事物所以有千差万别的内在的原因,或者叫做根据。——《毛选第一卷,矛盾论》

列宁说:马克思主义最本质的东西,马克思主义活的灵魂,就在于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这就是告诉我们,脱离了具体的研究对象,去讨论空洞的理论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它特别容易使人们掉入形而上学的陷阱,为研究“真理”而研究“真理”,最后使得自己成为了一个教条主义者。


《毛选》就说过:

我们的教条主义者是懒汉,他们拒绝对于具体事物做任何艰苦的研究工作,他们把一般真理看成是凭空出现的东西,把它变成为人们所不能够捉摸的纯粹的抽象的公式,完全否认了并且颠倒了这个人类认识真理的正常秩序。他们也不懂得人类认识的两个过程的互相联结——由特殊到一般,又由一般到特殊,他们完全不懂马克思主义的认识论。——《毛选第一卷,矛盾论》

所以,我们不能做教条主义者,今天这篇文章讨论这个问题,并不是要给大家一个准确的答案,到底要不要牺牲一个人去救一百个人。

因为这样的答案没有意义,问题本身缺乏一定的场景和前置条件,比如是怎样的情况下牺牲?牺牲的是罪犯还是孩子?那一百个人是什么样的人?牺牲了一个人救一百个人,会不会引起其他所有人的恐慌,以及衍生出一系列的社会问题等等。


我们讨论这个问题,只为了研究这个问题背后反映出来的不同的思想。


二、

是否可以用牺牲一个人的代价去救一百个人,这个问题下暴露出很多思想,但是总结起来无非是两种,一种是以资产阶级为代表的个人主义思想,一种是以无产阶级为代表的集体主义思想。


这两种思想根本不同,所以得出的观点和结论也完全不同,这其实也是阶级斗争在思想方面的反应。


比如,有人说我们是集体主义思想的捍卫者,所以我们认为集体的利益大于个人的利益,于是我们觉得应该牺牲那一个人,去拯救剩下的一百个人。


这种思想对吗?这种思想真的是无产阶级信仰的集体主义思想吗?


完全不是。

相反,这种思想是以“集体主义”的面貌包装出来的,狭隘的个人主义思想。

是刻意丑化和歪曲集体主义思想的一种形式。


什么是集体主义思想?

集体主义思想,是一种站在全人类的立场上,去思考如何使得所有人的利益得到最大化保障的一种思想。

马克思主义从来不否认人是自私的,相反,正是因为它意识到人类是自私的,所以它要谋求一种,能够满足和平衡所有人的自私的一种方法。


真正的集体主义思想,营造的是一种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社会局面,其根本目的:是使得所有处于这种局面里的人,都能受益,而不是为了多数人的利益就去牺牲少数人的利益,为了一部分人的利益,就去牺牲另外一部分人的利益。


所以马克思主义者,总会有意识或者无意识的去强调一点:公平。


那么我们反观上面那个观点,要以牺牲一个人,去成全一百个人的观点,就很显然的违背了公平的原则。

凭什么你一百个人的生命是生命?那一个人的生命就不是生命呢?


这种思想反应在帝国主义,霸权主义上,就是为了我们国家的利益,就可以去牺牲别的国家的利益,为了我们民族的利益,就可以牺牲其他民族的利益,为了我们集团的利益,就可以牺牲其他集团的利益。


这是赤裸裸的法西斯,民粹主义。


在这101个人的场景里,这就是资产阶级个人主义思想的一种反应,只是这种反应,刚好落到了一百个人的个人利益之上,而牺牲的刚好是一个人的利益。

所以它具有很强的迷惑性,容易使人产生错觉,认为这就是集体主义思想。


我们必须意识到一点,集体主义也好,个人主义也好,本质上都是一种手段,一种为实现所有人,而不是一部分人的个人利益的一种手段。


现在有很多人,打着集体主义的旗号,要求人家舍弃小我,成全某些人的大我,看起来好像是无产阶级信仰的集体主义,实则是用集体主义包装出来的资产阶级个人主义思想,是修正主义思想的一种表现形式。


因为这种思想是经过华丽丽的包装的,所以常常容易迷惑很多人。

但是只要我们认真思考一下,就能够识别出来。


三、

我们把牺牲一个人去救一百个人的命题加入一个场景,大家就很容易识别了。

首选,我们不去讨论牺牲1个人,会不会引起100个人以外的所有人的恐慌问题,或者,会不会引起其他社会问题,造成更大的损失和牺牲,否则就没有讨论的意义了,我们只就这101个人作为一个整体来讨论。


这样一来,会有两种情况发生。

第一,事先确定了要牺牲某个人,比如张三。然后大家讨论要不要牺牲张三来挽救剩下的100个人。

这就不是集体主义了,这是100个人为了个人的利益,牺牲别的某一个人的利益了,跟人数多少没有关系。

这是打着“集体主义”的幌子,来掩盖真相的个人主义。

这里的个人,就是这100个人。

这种情况,简直就是100个人,为了个人的利益,联合起来对张三的谋杀。


第二种情况,大家都知道要牺牲一个人,但是不确定要牺牲的是谁。相当于在牺牲之前,这101个人来抓阄,谁抓到谁牺牲。

在抓阄之前,大家来讨论要不要牺牲一个人,来挽救剩下100个人。

讨论出结果之后,我们再来抓阄,谁抓到牺牲谁。

那这就是集体主义了。

因为这样的集体主义,有利于这101个人的整体,它对这101个人来讲,都是公平的。


从结果上看,好像两者最后都会指向同一个结果,既牺牲一个人,保全剩下100人。

但是其实两种思想的出发点是完全不同的。


两种思想,孰优孰劣,是很容易分别的。


这次疫情在全世界蔓延起来以后,为什么欧美国家不能使用我们国家的方法去进行控制?

其本质就在于:

欧美资产阶级的力量过于强大,个人主义的思想文化强有力的压制着集体主义的思想文化,使得集体主义不能抬头。

当然,他们也必将为自己的个人主义思想付出惨重的代价。


拿我们国家处理这次疫情来看,谁感染就隔离谁,哪里感染最严重,哪里封城就最严密。

这次疫情战争的胜利,本质就是无产阶级集体主义思想的胜利。


有人讲,集体的幸福是建立在个人的幸福之上的。

这话其实说反了,或者说,这话更有利益资产阶级实现他们的幸福。

而对于无产阶级来讲,应该是个人的利益是建立在集体的利益之上的,或者说是建立在国家的利益之上的。

这也是为什么无产阶级要强调爱国主义,要强调集体主义的根本目的,因为只有如此,无产阶级的利益才能更好的有依附的点。

否则,对于不掌握生产资料的无产阶级来讲,个人幸福根本就是空中楼阁,是资产阶级营造出来的迷惑大众的不切实际的幻想罢了。


四、

在阶级社会里,实际情况往往更加复杂,但是指导思想并不会因此变化。


我们拿打土豪、分田地这事来说说,因为这背后也具有很强的迷惑性,常常被资产阶级用他们狭隘的个人主义思想歪曲了,借以否定土地革命。


首先我们要明确一个观点:打土豪、分田地是要把地主作为一个阶级消灭掉,而不是把地主这个人消灭掉。

同理,马克思认为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是要把资产阶级消灭掉,而不是把资本家这个人或者群体消灭掉。


但是在实际斗争中,因为有的军阀和地主无恶不作,对底层群众有过残酷的屠杀,草菅人命的现象,这个时候,伴随着土地革命起来,这样的地主就自然会被农民作肉体消灭。

这不是土地革命的锅,而是犯了罪的地主本身应该接受的惩罚。


同时,在土地革命中,必然也会出现误伤的现象,这是避免不了的,但是我们要知道这是错误的。

这两者是对立和统一的。

就是说,土地革命不误伤是不可能的,但是误伤又确实是错误的。

这一点要辩证的去看待。

所以毛主席制定政策的时候,除了那种罪大恶极,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的那种,我们都不要杀,而是应该对他们进行改造。

这里的改造,就包括思想和行动上的改造。


还有一种情况,就是说无产阶级闹革命,起来抢了地主家的房产、田地,但是这个地主只是在封建制度下积累起来的财富,他并没有为非作歹,也没有残害百姓,甚至还乐善好施,那么我们怎么看待这个事呢?


从理想状态下来讲,无产阶级集体主义思想,是要为所有人制造一种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局面,是要体现对所有人的一种公平。


但是因为阶级的存在,就必然伴随着阶级斗争的存在,公平又变成一个相对的东西。

我们试想一下,如果无产阶级不起来,无产阶级不武装,那样的中国是一个怎样的中国?

中国百年近代史,试过洋务运动,试过变法,试过君主立宪,试过资产阶级革命,但是结果呢?

无一不是走向彻底的失败。


从整个中国的命运去看,从长远的中国的复兴去看,不革命对地主阶级就真的好吗?

显然不是如此。

如果不革命,中国的生产力不会释放,中国的独立自主,领土完整就不一定存在,更不要说地主家的小姐还能吃体制的饭,骂体制的娘了。


所以无产阶级集体主义思想,并不是只为无产阶级利益服务的,从小了说,它是为作为一个整体的国家、民族服务的,从大了说,它是为全人类共同的命运服务的。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毛主席在苏区的时候就一直强调,要给地主们一条生路,而且地主阶级中知识分子,有才能的人占比大,如果思想改造过来,要尽可能的利用起来,为革命建设出力,为推翻三座大山,建设新中国出力。


但是因为不是人人头脑里都装的是无产阶级思想啊,不同的阶级,必然有不同的思想,所以这两种思想就会发生碰撞,这种碰撞就是阶级斗争。


当这两种思想碰撞的矛盾,发展到了最激烈的程度以后,那就是矛盾斗争的最高形式,也是阶级斗争的最高形式——战争。


所以马克思要解放的其实一直都不只是无产阶级,而是全人类嘛。


大家不要觉得好笑,觉得我们自己都没解放自己,还谈什么解放全人类?

我们还没解放自己,是因为我们国家还存在很大面积的封建主义思想和资本主义思想,这是由长期以来的封建遗留文化,和一定的资本主义经济基础决定的。

所以,解放自己的路,依然漫长而遥远。

但是我们相信这个方向总是对的。


反之,资产阶级个人主义思想,其内部不可调和的矛盾正在逐渐暴露出来,只不过因为他们发展了很多年,带来的社会福利掩盖起来罢了。

但是这种矛盾必然持续发展,最后是既不利于他们国家的无产阶级,也不利于他们国家的资产阶级。


这就是资产阶级个人主义思想的危害性,这一点上,无产阶级应该有完全的自信,真正的集体主义思想,就是优于个人主义思想的。



历史文章:

很多事情是钱的问题,也不是钱的问题

《毛选》说:要把我们的人搞得多多的,敌人的人搞得少少的。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八角楼上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