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文学——人类精神的避难所
历史

文学——人类精神的避难所

吟哦,听那三千年的喜怒哀乐;

唱和,抚慰文学中的孤心圣哲。

内文欣赏

悲剧是文学的最高形式。体现在中国文学上,伤感就是中国文学的最本质特征。在中国人的感受里,一切美好的东西几乎都是令人伤感的,因为我们窥见了繁华背后的憔悴。所以,与王国维不同的是,我以为,中国人骨子里就是悲剧性的。只是,一个出人意料的结果是,由于我们能充分体认到世界的荒谬与人生的悲凉,我们在日常表现上,往往倒是乐观的。读一读庄子、陶渊明、苏东坡,我们能充分感受到这一点,二者之间的逻辑过渡自然得很。


在这个意义上,我们会突然发现,《红楼梦》是中国文学史上最伟大的作品,因为:一,它是最能集中体现中国传统文学“伤感”特征的作品;二,它又是能完全符合西方悲剧定义的作品。纯粹、圆融,粹集中西,它是世界文学史上最伟大的作品,几乎无与伦比。


说《红楼梦》是符合西方定义的悲剧,王国维已经说明。他说:“《红楼梦》一书,与一切喜剧相反,彻头彻尾之悲剧也。”并且说它是“天下之至惨”的悲剧:


第一种之悲剧,由极恶之人,极其所有之能力,以交构之者。第二种,由于盲目的运命者。第三种之悲剧,由于剧中之人物之位置及关系而不得不然者;非必有蛇蝎之性质与意外之变故也,但由普通之人物,普通之境遇,逼之不得不如是。(《中国人的境界》)


在王国维看来,这第三种悲剧,不像前二种悲剧是由于“蛇蝎之人物与盲目之命运”造成的,而是“人生之所固有”的“非例外之事”,这种“不幸”,却又“无不平之可鸣”,所以是“天下之至惨”的悲剧。鲁迅先生的“几乎无事的悲剧”,也是对这种人生悲剧的准确概括。实际上,我们情绪上的“伤感”,就是对人生与命运的种种“无所逃乎天地之间”(庄子语)的“不幸”与“缺憾”,不能付之于“不平之鸣”,而只能发为一声叹息。叹息过后,并无反抗与不平,有的是认命与无奈。这种认命式的无奈伤感,弥漫于中国古典文学的各类文体,成为中国古代文学的基本情感特征。


(《中国悲剧》)

这是一本非常感性化的文学史。本书作者鲍鹏山认为,文学是人类精神的避难所。本书通过对中国文学史上自《诗经》下至《红楼梦》三千年中国文学名家、名作的新异解读和诗意感怀,试图深入中华民族的内在心灵与思想,展示这个民族三千年的理智与情感。在书中我们看到,感情热烈而思想敏锐的鲍鹏山,以其极富个性的文字带领读者,去寻找那些在文学中避难的心灵,去无限接近古人的真实情怀,去感受古代文学的大美大善、大哀大痛、大喜大悲。

《中国人的心灵——三千年理智与情感》

商务印书馆

鲍鹏山 著


**本文转自猫头鹰读享空间公众号**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鲍鹏山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