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打土豪,分田地启示:道路永远都是曲折的

打土豪,分田地启示:道路永远都是曲折的

文/小庄

总的前途是光明的,

但必须经过长期的斗争与曲折的斗争。

短期的与直线的胜利是没有的。——《毛泽东文集,第二卷》


一,

一直以来,打土豪,分田地都是一件颇有研究价值的事,因为这是一个技术活儿。

就像武侠小说里的独孤九剑一样,虽说只有九剑,但是每一剑却又包含诸般巧妙的变化。

打土豪,分田地也是这般,虽说只是六个字,但是其中也包含着很多的技术难点,这些难点是如何被一一破解的?

我们这篇文章就来聊聊这个问题。


二,

土地革命过程中,遇到的第一个技术难点就是:群众不敢打,也不敢分。


这并不难理解,上千年的封建制度和封建文化的剥削,使得农民对地主、官僚的畏惧心理十分严重,只要不是已经严重威胁到他们生命的那一刻,很少有人愿意起来反抗。

而且就是分给他们土地,很多时候他们也不敢要,因为怕红军一走便不作数了,地主要是将来再报复一下,那成本上就太划不来了,风险太大。

这事儿不是没有发生过,井冈山上的“八月失败”就是如此,红军一离开,百姓就遭到了地主残酷的报复,好不容易在自己刚分到的土地上耕种一年,结果到了收割的时候,全都被地主收回去了。


可是,这事儿没有群众的参与,是完成不了的,单单靠红军,尤其是初期的红军不过几百人,如果只靠这几百人去完成打土豪、分田地的任务,那简直是天方夜谭。

红军想到的第一个办法就是:分浮财,建根据地。


如果说分田地见效慢,至少要等耕种一年才有收获的话,那分浮财就不一样了,领了就能吃,拿着就能用,这个诱惑值瞬间暴涨无数倍。

那些拿了地主家粮食和财产的,自然也就把地主得罪了,后路也断了,只得跟着红军闹革命了。

这是其一。

其二,就是赶紧建立稳固的革命根据地,号召群众参军,共同保护大家的既得利益。

没有根据地,百姓就没有安全感,就会担心被报复,担心失败。


所以,毛泽东在《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里就说到:

单纯的流动游击政策,不能完成促进全国革命高潮的任务,而朱德毛泽东式有根据地的,有计划的建设政权的,深入土地革命的,扩大人民武装的路线是经由乡赤卫队、区赤卫大队、县赤卫总队、地方红军直至正规红军这样一套办法的,政权发展是波浪式的向前扩大的,等等的政策,无疑是正确的。——《毛选第一卷,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这就是建立根据地的一个很重要的意义。

好了,到这里,好像打土豪、分田地的第一个技术难点就解决了,似乎一切就可以朝着直线方向,顺利的发展下去了。

然而并不如此。


三、

打土豪、分田地的第二个技术难点,是如何实现对地主的精准打击?

这个技术难点,主要是针对打土豪这一项。


要知道,那些很容易被识别出来的大地主,早就跑到国民党统治的白区去了,哪里还能等到你来收拾他呢?

而剩下的小地主,富农却是很难识别的,在那个物质匮乏,生产力低下的年代,很多富农,小地主,表面看上去其实同贫农也差不了多少。

别说那个时代了,就算是今天,你跑到广东去,你能识别哪位大妈家里有一串收租钥匙吗?

这就导致,一段时期内,出现了很多把家里有鸡,有鸭,有谷,有鱼的都一并打掉的现象。


毛泽东后来就回忆说:

土地革命时期打土豪的办法,所得不多,名誉又坏。——《毛泽东年谱(下)》

这里面当然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穷人实在是太多了。

一旦打起土豪来,在饥饿的本能唆使之下,这种乱象根本避免不了。


为此,土地革命又出台了新的政策:

除了群众能完全确定的有极端恶行的地主、劣绅之外,其余的都不做任何肉体上的消灭。

被划成地主,富农的家庭,同普通农民一样,也能分到浮财和土地。


这样一来,就不存在错打的问题了。


而且,从政治上讲,除了少数杀人放火的地主之外,还有很多地主和土豪并不是坏人,他们的所得也是按照当时的那种体制规则,靠自己劳动和智慧积攒而来。

尽管封建体制已经变得腐朽不堪,但是这并不是从肉体上消灭了他们就能解决的事情。

相反,知识分子,技术人才,往往在地主、土豪这个群体中,占据的比例是最大的,他们掌握着更先进的生产技术。


所以消灭了地主,农民不一定就富起来。


针对这些问题,毛泽东制定了保护商人,地主的一系列政策:

取消苛捐杂税,保护商人贸易;

普通商人和小资产阶级的财物一概不没收;

大量吸收知识分子,依照他们的才干,分派给他们工作。

——《告商人及知识分子书》


在这一系列的政策指导之下,土地革命取得了十分骄人的成绩。

中央苏区在短短的三年时间里,红军和党员都发展到十几万。


好了,到了这里,好像一切都捋清楚了吧,可以照着这个方向直线发展下去了。

然而,事实并不是如此。


四,

这一系列政策的出现,引发了新的问题:大量的地主,富农充塞进了革命的阵营里。

这在平时没什么,不过就是一群地主、富农当了公务员,为自己谋了些私利,摆摆官僚主义的架子,给自己分田的时候,尽挑肥田罢了。

归根结底,它是个人民内部矛盾,需要用团结——批评——团结的方法去解决。

事物的发展总是在曲折中进行,不是左了点,就是右了点,当我们发现以后,就进行适当的纠正和调整,也就拉回到正轨上了。


可是,凡是总有意外。


当着这种现象,遇上以下几个因素的时候,一切就会突然失去控制。

斯大林指示:中间派是最危险的敌人;

蒋介石大军围剿,中间派开始摇摆不定,几欲反水;

一个驾驭不了复杂局面的年轻领导人(王明、博古)突然上台;

刚刚建立起的政治,法律制度还不成熟;

解决派系斗争的方法还不完善;

思想教育极端落后,导致教条主义、主观主义的泛滥。

在历史的某一时刻,所有的这些因素,居然同时汇聚到一起了。

于是,轰轰烈烈的肃反运动发生了,一场红军内部的自我残杀行动,如潮水涌开了闸门,一发不可收拾。

这场运动,在夏曦、张国焘、李韶九这类人的催化之下,变得异常的暴力和血腥。

而这一切,也反应到了打土豪,分田地这件事上。

“残酷斗争、无情打击”,

“富农分坏田、地主不分田”,

这样“极左”的土地政策,取代了毛泽东的保护地主同商人的土地政策。

此后,苏区掀起浩浩荡荡的查田运动,很多不小心多分了几寸土地的老百姓,也被当成富农打击,大量中农被误伤。


于是,就有了后来百姓逃离苏区,红军开小差,扩红开始变得异常艰难等一系列现象。


在第五次反围剿的进攻之下,苏区终于走向崩溃,五年时间取得的一切土地革命的成果,也随之付诸东流。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打土豪、分田地这事儿算是失败了吧?

此刻,别说沿着直线前进了,就算曲线也不好走了,根本就是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啊。


五,

放弃苏区之后,中央红军开始长征。

长征结束后,西安事变爆发,抗日民族统一战线逐渐形成。


这时候的土地革命又发生了新的变化,什么变化呢?

既然国共合作了,那你再去打土豪,分田地,就有点不合适了对不对?

好歹我也是资本家、大地主们的代言人呢,你天天跑来打我兄弟,你觉得说得过去吗?


所以这时候,毛泽东开始制定新的土地政策,原则是什么呢?

地主应该减租减息,同时农民应该交租交息,团结对外,互助互让,彼此不挖墙角,彼此不在对方党政军内组织秘密支部。——《毛选第二卷,统一战线中的独立自主问题》

打土豪,分田地这事又被拉回了正轨。


但是它走上直线发展的道路了吗?

并没有,往后的数十年,这一工作依旧是在不断的曲折中前进和斗争,就如三国演义中的那句话:

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


但是毫无疑问的是:
尽管十分曲折,但是它一直在向着越来越好的一面发展,直到出现了一个叫袁隆平的人,这种斗争才逐渐开始弱化。
你看,历史非但曲折,还异常的巧妙。

这个世界上, 没有一帆风顺的事情,

也没有一条直线走向胜利的事情,

它们总在曲折和变化的道路上不断发展和前进,

而唯一不变的主题是斗争。


全文完



历史文章推荐: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毛选》说的,官僚主义病一百年后都有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八角楼上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