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我来说说,你来听听【幸福的人生不靠鸡汤】

我来说说,你来听听【幸福的人生不靠鸡汤】




今天的教育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怎样给孩子一个幸福未来?

如何教孩子读经典?


我来说说,你来听听【幸福的人生不靠鸡汤】

不删节独家首发

鲍鹏山 2013年保定演讲全文(之一)


今天我们在这儿不谈大学教育,来谈谈中小学教育,谈谈基础教育。


我虽然在大学里面教书,可是我对中学教育还是比较熟悉的。原先我在青海师范大学当老师,就是培养中小学语文老师。一直对中小学基础教育非常关心。我曾经为了了解高中阶段的语文教育到底是怎么回事,去给高考复读辅导班上过一整年的课,把高中的六册语文书从头到尾过了一遍。我也去初中上过课,也给小学生二、三年级以上的学生上过传统文化经典课程,给学生讲《论语》,一本《论语》从头讲到尾,并让学生全部背掉,一轮下来,一年半时间,我讲了三轮,四年半时间。今天,我们中国的整个教育,还有不少问题,相当多的问题,以至于全社会提起教育都不大满意。大学教育问题可能比中小学更严重,今天我们不谈。


为什么我一个大学老师,从事中国传统文化和古典文学的研究,要花这么多的时间、精力这样去做?因为,我自我感觉还是有责任的,感觉我们中小学的语文教育,确实存在很多问题。我有时候跟中小学老师们谈,谈了以后,觉得我如果不去亲自做一做,再谈也是隔靴搔痒,所以我就去做了这些,有一些感受。今天,实际上就是来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感受。我不知道我讲完以后,大家会是什么感受。我在这儿先打个预防针,因为今天我主要是谈问题,大家未必喜欢听。那么,至于这些教育问题,大家是不是觉得确实存在,或者大家是不是有共同的感受,我觉得很重要。即使,大家没有共同感受,也不妨把我说的作为一家之言,去想一想吧。


从心理学上讲,有时候,我们长期在一个封闭的体制里面工作,执行着一个封闭的不可改变的任务,时间长了以后,我们会倾向于认可它。比如,一开始很多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分到中小学当老师后,他会试图去改变一点什么,但是时间长了,觉得这个体制完全不可改变,完全不可打破,他就会逐渐倾向于认可它。时间再长了,他就会变成去维护它,到这个时候,就有点可怕了。


我讲庄子《逍遥游》的时候,特别强调一点,《逍遥游》的主题是什么?别人都说,是自由。我说,也对。但是,如果再细想,《逍遥游》其实不是在讲自由,而是在讲什么东西使我们不自由。是什么东西使我们不自由呢?就是一个封闭的体系。我们看不到改变这个体系的可能性的时候,会倾向于认可它,最终维护它,这个时候,我们就成了我们自己的奴隶。这几年,我每年最少做几十场讲座,我在微博上发过一条,说在听讲座的人中,有两个群体是比较消极的,一是领导干部群体;一是中小学老师群体。什么原因呢?这两个群体,实际上是工作压力特别大,又是最高度体制化的。说到中学老师压力大,可以说,是全社会最辛苦的一群人。工作压力非常之大,并且高度体制化,所以他们在听讲座的时候,总是抱着这样的心理:你讲这些有用吗?我们能有办法改变吗?从心理学上讲,就是有一种趋势,对我不能改变的东西,就倾向于屈从。所以我想,我们能不能在某些时刻跳开一下,比如今天上午,在座的诸位能听一听我一个人的不同的声音。也许,会让你跳出一个惯性思维,换一种思路,来看一看我们每天所从事的教育工作。如果能做到这一点,我想我今天的目的,也就达到了,好吧。


那么,说到今天的主题,有两个关健词。一个词是,文化经典;一个词是,基础教育,我想讲的,就是基础教育和文化经典之间的关系。为什么要讲这个题目?这个关系,本来是不言而喻的。全世界没有哪一个国家,没有哪一个民族,不把本民族的文化经典当作自己国家、自己民族基础教育的最重要的资源,也没有哪一个国家,没有哪一个民族,不把教育的主要目标定为传播、传承本民族的文化。但是,在中国,恰恰相反,出了问题。


这就是我今天要讲的问题。


鲍鹏山:文学博士,学者、作家,上海开放大学教授,多所大学兼职教授,中国孔子基金会学术委员会委员等。央视“百家讲坛”主讲嘉宾,主讲《鲍鹏山新说水浒》、《孔子是怎样炼成的》。《光明日报》、《中国周刊》、《儒风大家》、《美文》、《中学生阅读》等报纸杂志专栏作家。

主要从事中国古代文学、古代文化的教学与研究。出版《风流去》、《孔子传》、《孔子如来》、《中国人的心灵:三千年理智与情感》、《先秦诸子八大家》、《论语导读》、诗集《致命倾诉》等著作十多部。作品被选入人教版全国统编高中语文教材及多省市自编的各类大学、中学语文教材。

2013年9月,上海创办溥江学堂。

2014年6月,北京创办花时间读书社。

2015年9月,北京溥江学堂成立。


微信号“bao_pengshan”

感谢您的到来,让我们看见彼此

点击右上角…点击“分享到朋友圈”


长按此图 识别图中二维码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鲍鹏山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