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应用被禁的几点思考与周易研究的迁移
历史

应用被禁的几点思考与周易研究的迁移


由于一些原因,把《禁书的意义在于被禁》跟《从瑞幸到科创板》这两篇文章删除掉了,修改了一些地方,重新发一下,希望对各位读者有帮助。
 
有读者在后台留言,说一会儿时评杂感,一会儿周易有点乱,建议我关于周易的研究可以专门用一个号来写,我觉得他说的还是有道理的,主题明确可以降低大家获取信息的成本。
 
所以以后关于周易的一些研究,我会放在另一个号来发,入口放在文末,大家感兴趣可以关注一下。
 


边境事件降温之后,“629号,印度电子信息技术部宣布,以国家安全为由,禁止59个中国厂商应用在印度市场使用1”(Tik Tok等三款应用在印度遭禁字节跳动损失超60亿美元),印度被再次推上了热搜。
 
我们还是看下当事人字节跳动跟腾讯的反应,因为他们是上榜的应用最多。在微信的公众号的生态系统以及百度的生态里面搜索了一下,到目前为止,腾讯方面并没有就应用在印度被禁发表任何看法,反而是跟老干妈玩起来互动营销,聊以消遣。
 
而字节跳动方面,澎湃放出来一则消息,“据路透社报道,知情人士称,字节跳动将在本周与印度官员进行讨论,并寻求澄清有关Tik Tok 的禁令2”(字节跳动将与印度官员会谈,微信拍一拍可设置后缀,苹果冻结数万款未获批手游更新)
 
字节跳动与腾讯,在部分应用同时被禁下,表现出了不同的决策风格。
 
在微信公众号的生态系统里面,搜索“印度”、“印度字节跳动腾讯”,几乎没有看到字节跳动与腾讯方面就该事情发布的一手消息,而是自媒体清一色的跟进。
 
斯若登事件之后,各国加强了网络监控,网络情报收集是各国情报部门重要的信息来源,这些公开的信息经过整理之后变成了影响决策的情报。
 
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即使在后台留言反对我的意见、看法,只要不涉及人身攻击,我一般也会放出来,一个统一的言论场就没有干扰项,没有干扰项就会降低获取信息的成本。我只是想以这个例子说明,在目前的情况下,相关部门应该考虑一些干扰项的设置从而加大wuyan获取信息的成本
 
还是说回应用被禁的事情,退一步说,当事人不急,大家也不要跟着干着急。我们来看一下财新的表述,“印度电子信息技术部宣布。。。。。。”,也就是说,这则信息是印度电子信息技术部宣布的,根据外交对等原则,实在也没有必要叫的太大声。
 
有的朋友可能也会说,在这背后是印度政府意志的体现,不能仅仅看成是印度电子信息技术部的事情。这种看法忽视了外交中的一个重要原则,对等。由对等的部门去沟通就好了,如果跨越对等的部门由更高级别的部门介入,释放的信号就是“没人”。
 
其实,我们需要区分的是,是产品不行,还是其他因素。
 
如果是更高级别的商业猎杀,借刀杀人的话,那么腾讯系跟字节跳动系肯定会直接开干;如果是政治原因的话,腾讯与字节跳动只要做好等待与善后工作就可以了,因为一个政治人物及其政治生涯是有限的,评判一个政策的生命力始终在于该政策能否符合历史潮流,能否符合本国利益,符合则该政策生命力长久,不符合,则人走政息。
 
一款好的产品比一个政治人物拥有更久的生命力。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笔记本NK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