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年底了,跟大家聊聊天
历史

年底了,跟大家聊聊天


文/小庄

我这个公众号更新频率是非常慢的,

说真的,现在这个快节奏的时代,还能有耐心听我在这个号里读读《毛选》,说说闲话的读者们,我早已将你们当做我最真心的知己好友。

毕竟,能忍受我这样慢性子的人,实在是不多了。


今天,就不读《毛选》了,借着这个号,跟大家聊聊天。


首先,说一个关于副业的问题。


大家这几年或许会有这个感觉,越来越多的人都希望可以在主业之外,找到一些新的事业,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副业。

这种现象背后,

一方面体现了现代社会青年,身上所抗的压力越来越大;另一方面,也体现了单一的工作能提供的上升空间(包括加薪和提升)已经越来越窄。


基于这样的现象,就暴露出了很多工作的内部矛盾:

即我们在单一的工作环境中所能获取的报酬,已经不足以缓解我们生活里面临的压力和责任的矛盾。


即使我们兢兢业业,勤勤恳恳的工作,但也并不能保证自己不会失业;

又或者,我们每天加班到12点,但是这也不能保证我能在公司获得很好的发展;

最后,即使我省吃俭用,勤俭节约,但是我所能攒下的收入,也基本上只能维持房贷和车贷的部分。


所以,这两年“丧”文化特别流行,其实丧文化的背后,表达了我们这一代年轻人奋斗过后的无力感。


我们为什么反对996?

因为今天有很多人,已经很难通过996这样的方式来获取更高的收入,更好的成长空间了。

于是,我们必须在工作之外,找到一份还可以从事的事业。

这样的话,假如哪天我们被莫名其妙的裁员了,又或者公司倒闭失业了,再或者行业凋零,收入锐减的时候,我们还能有另外一份可以从事的工作,不至于一个家庭因为丢了一份工作就垮掉。


所以,其实副业的性质,更多的应该代表一条退路,而不是一个补贴家用的渠道。

基于这样的特点,找副业就应该尽可能找那种有积累性的,而不是短暂的能帮补家用的事情。

比如下班以后,去跑滴滴,和早点回家看看书,写点文章这两件事来看,我自然更倾向于后者。

当然,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不是谁都喜欢看书,写东西的。

我的意思是,能找到一些自己喜欢的,同时还能有积累性的副业,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第二,说一下关于“利他”的一种思考方式。

从根本上来讲,人性都是自私的,这里的自私不是一个贬义词,而是一个中性词。

其实社会也正是我们一群自私的人,为了获取自身的利益,孜孜不倦的奋斗,从而客观上推动着社会的发展。

自古以来的阶级斗争和政治斗争,都是不同的阶级,为了维护自身的利益而产生的斗争。


所以,稍微聪明的一点人,就会很容易想明白一个问题:

在任何一项合作里,甚至包括婚姻关系的维系里,如果只有其中一方获利,而另外一方完全无法获取任何利益的话,那么这段关系必将走向破裂。

这是一项客观规律,如果我们违背了这个规律,多半就会失败。


很简单的道理,既然人性是自私的,都在维护自己的利益,那么一件事情如果只能满足你自己的利益,却枉顾了别人的利益,人家又怎么会同你合作呢?


只可惜,我发现,如此简单的道理,很多人却完全想不明白。


基于人性自私这样的特点,就要求我们在做任何一件事情的时候,必须兼顾双方的利益,自己不能吃亏,也不能让别人吃亏。

只有这样,一段关系或者一次合作,才有持续下去的可能性。

然而,很多人嘴上也喜欢那么说,但是心里却往往不那么想,这也是现实社会里一个很有趣的现象。


第三,说一下这个号以后写点啥?

这个号一开始定位就是一个读《毛选》的号,取名为“八角楼上”,是因为我记起小学时候学的一篇课文,叫“八角楼上”。


这篇小学课文,就是讲的毛主席当初在井冈山的八角楼那间屋子里,写下了《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存在》、《井冈山的斗争》等文章的故事。


所以,这个号会一直坚持读《毛选》,但是侧重点更多的是如何用《毛选》里的观点去分析和思考问题,而不是机械的去拆解文章,讲大道理。

当然,这一点,我做得还不够好,但是我会努力。


而关于我写的《毛泽东传》部分的内容,起初是希望用文学一点的手法去讲革命的故事,因为配合那段历史背景,配合起当时发生的事来读《毛选》,会更有趣的多。

但是,写到目前苏区斗争的第四章之后,就到肃反和AB团的内容了,那一段我是怎么改都没通过,文章发不出来。

我自己又属于有点强迫症的那种,让我跳过那一段历史,去直接写反围剿的事,我始终迈不过那一道坎。

而肃反和打AB团的历史,同四次反围剿,以及后来的一系列历史事件,又是无法割裂开的。


有读者建议我写到其他平台上,讲真,公众号已经算是包容度最大的一个平台了,

你们看看我知乎收到的站内通知:



这样的通知还很多。

包括天涯,今日头条等平台,对这一块的内容,封禁都是很严格的,我连起初写的几章内容都发不出去。


而且,即使是删删减减,或者以图片等形式发出来了,《毛泽东传》的内容,依然就像一个定时炸弹绑在这个号里一样,有很大的风险,不小心的话,会使得这个号被永久封禁。

这些都是我之前写毛传的时候,完全没有想到的。

这也让我一度有些沮丧。


所以,最近有很多读者催我更新毛传,说实在的,我很惭愧,很难在这个号里继续更新那部分文章了。

但是我还是会继续写,我想把后面的内容全部写完,整理成册,将来以文档或者电子书的形式发给大家。

不过这个时间可能就会很长了。


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没有耐心,而且我都怕自己没耐心写下去,不过大家不必觉得遗憾,因为《毛选》本身同那段历史是关联起来的,在读《毛选》的过程中,我会慢慢的把那些历史写进去,读着读着,其实那些历史慢慢的就呈现出来了。


今天说的内容,完全没什么条理性,很乱的样子。

其实就是年底了,突然想和大家唠唠家常,说几句闲话,聊聊天。

希望大家在2020年,春梦了无痕。


历史文章:

《毛选》说的,官僚主义病一百年后都有

《毛选》说,做人要实事求是。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八角楼上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