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如何用《毛选》的观点看待文艺作品?
历史

如何用《毛选》的观点看待文艺作品?

文/小庄

资产阶级思想和无产阶级思想,有时候是很难分清的。

因为资产阶级思想,也常常包裹着为人民服务的外衣,有意识的或者无意识的表现出来。

而且,因为无产阶级中,又有很多人也存在大量的资产阶级思想,所以就更增加了识别两者的难度。

今天这篇文章,就聊聊这两种不同思想在文艺作品中的反应。

或许,这篇文章既得罪资产阶级,也容易得罪保留大量资产阶级思想的无产阶级。

一、

文艺作品有没有阶级性?


这是一个从延安抗日时期一直到今天都还在争论的问题。

大家有兴趣,可以读一读《毛选》第三卷中的《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

首先,马克思观点认为:存在决定意识。

这就是说,我们的思想,感情的来源渠道,是客观世界中的物质在人脑中的反应。

那么什么是文艺作品?

一个人写出来的文艺作品是一个人思想、情感的表达。

换句话说,文艺作品必然也是客观世界的一种反应。


这种反应形式是多种多样的。

包括武侠小说,影视剧,戏剧等等,都在反应现实生活中的某些思想感情。

金庸说: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表现了一种民族思想感情和价值观。


古龙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表现了一种现实生活中某些群体的人生观。


甚至是起点的爽文,架构出一个虚空的世界,但是这个世界所表达出来的情感,思想,价值观,也必然是现实生活中的思想,情感在作品里的反应。


而越是优秀的文艺作品,其反应现实往往越深刻。


那种脱离了现实世界的,纯抽象的文艺作品,其实是不存在的。

即使是科幻作品,它最后也要上升到对人性,规律,价值观的探讨中来。


好了,了解了以上观点,我们就很容易得出那个问题的答案。

即:文艺作品有没有阶级性?


读过《毛选》的都知道,这个世界是分阶级的。那么,既然文艺作品是反应现实世界的,现实中又是分阶级的,那么它必然不是反应这个阶级,就是反应那个阶级,总归它是要反应出来的。

所以,任何文艺作品,都必然有其阶级性。


有时候,这种阶级反应,既代表了无产阶级的诉求,又代表了资产阶级诉求,所以很多人就不去定义它的阶级性,这是很常见的。

比如,金庸的“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它就反应了不同阶级在某种情况下,共同的诉求。

这样的诉求很多,因为它有利于不同的阶级,所以大家一般不会去争议或者分析它的阶级性。


那我们再看鲁迅的一句话: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


这句话说的是,对敌人要绝不屈服,对人民大众则甘愿服务。


我们把这句话放到鲁迅先生那个时期,则其阶级性就十分强烈的显现出来。


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


那个时期的敌人,就是封建主义,帝国主义。

他们背后的代表就是封建地主阶级和大资产阶级。


因为那个时候,阶级矛盾都已发展至对抗的性质,且都采取了矛盾斗争的最高形式——战争。

所以,鲁迅那句话的革命性就十分强烈的显现出来了。


革命是什么?就是一个阶级推翻另外一个阶级嘛。


所以,鲁迅这句话的阶级性,也十分强烈,就是站在无产阶级立场,反对我们的敌人——大地主,大资产阶级。


为什么毛主席在延安号召举起鲁迅的文艺大旗?

为什么毛主席说鲁迅和他心灵是相通的?


看看毛主席的一生,再看看鲁迅那句话: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


我想大家应该就能理解了。


事实上,《毛选》里说过,那种超阶级的文艺作品是不存在的。


马克思主义的一个基本观点,就是存在决定意识,就是阶级斗争和民族斗争的客观现实决定我们的思想感情。但是我们有些同志却把这个问题弄颠倒了,说什么一切应该从“爱”出发。就说爱吧,在阶级社会里,也只有阶级的爱,但是这些同志却要追求什么超阶级的爱,抽象的爱,以及抽象的自由、抽象的真理、抽象的人性等等。这是表明这些同志是受了资产阶级的很深的影响。应该很彻底地清算这种影响,很虚心地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毛选第三卷,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


以上只为说明一点,任何文艺作品,其思想表达,都是带有阶级性的。

而我们不同的人,在不同的阶级地位中生活,思想也必然打上阶级的烙印。


于是,不同阶级的思想,一定是要反应出来的,不管是资产阶级还是无产阶级。

它们也不仅仅只是通过文艺作品,也会在经济问题,政治问题,社会问题等一系列问题中反应出来,用各种顽强的办法表现它们自己。

要它们不反应,不表现是不可能的。


二、

是揭露黑暗还是歌功颂德?


那么文艺作品是要揭露黑暗呢?还是要歌功颂德呢?


抗日时期,有很多知识分子到了延安,他们中有的人看到赞扬八路军,新四军,赞扬无产阶级底层群众的作品和文章,就打心眼里瞧不起,说人家是“歌功颂德派”。

什么是歌功颂德派?

用他们的话来说:你们的作品就知道天天吹嘘自己,嘲笑别人(指日本鬼子和国民党汉奸)而且很多作品吹的幼稚又可笑,一个黄河船夫被你们的作品烘托成了人民英雄。


黄河船夫可不可以成为人民英雄?今天对这个问题有争议的不多。

但是那个时候,这个问题引起的争议可就很大了。


站在无产阶级的立场,一个船夫如果为了民众抗日牺牲了自己,他就可以称为人民英雄。

而站在地主阶级和大资产阶级的立场,只有精英阶层中,干出了很大的事业的人,才有资格称为人民英雄,一个黄河船夫,即使为人民牺牲,也不够资格称为英雄的。

我们看,这个时候,其实阶级斗争就在文艺战线上发生了。


结果大家都知道,毛主席带领无产阶级翻身了,这个问题今天也就没什么好争议的了。

人民英雄纪念碑的碑文已说明一切。

但是其实直到今天,这个问题也还有资产阶级的思想存在,但是已经不是主流了。

这是无数先烈舍命斗争的结果,是鲜血换来的。


回到我们提出的问题,文艺作品是要歌功颂德还是揭露黑暗?


究竟哪种态度是我们所需要的呢?

我们看看《毛选》怎么说的:


我说两种都需要,问题是在对什么人。有三种人,一种是敌人,一种是统一战线中的同盟者,一种是自己人,这第三种人就是人民群众及其先锋队。对于这三种人需要有三种态度。对于敌人,对于日本帝国主义和一切人民的敌人,革命文艺工作者的任务是在暴露他们的残暴和欺骗,并指出他们必然要失败的趋势,鼓励抗日军民同心同德,坚决地打倒他们。对于统一战线中各种不同的同盟者,我们的态度应该是有联合,有批评,有各种不同的联合,有各种不同的批评。他们的抗战,我们是赞成的;如果有成绩,我们也是赞扬的。但是如果抗战不积极,我们就应该批评。如果有人要反共反人民,要一天一天走上反动的道路,那我们就要坚决反对。至于对人民群众,对人民的劳动和斗争,对人民的军队,人民的政党,我们当然应该赞扬。人民也有缺点的。无产阶级中还有许多人保留着小资产阶级的思想,农民和城市小资产阶级都有落后的思想,这些就是他们在斗争中的负担。我们应该长期地耐心地教育他们,帮助他们摆脱背上的包袱,同自己的缺点错误作斗争,使他们能够大踏步地前进。他们在斗争中已经改造或正在改造自己,我们的文艺应该描写他们的这个改造过程。只要不是坚持错误的人,我们就不应该只看到片面就去错误地讥笑他们,甚至敌视他们。我们所写的东西,应该是使他们团结,使他们进步,使他们同心同德,向前奋斗,去掉落后的东西,发扬革命的东西,而决不是相反。


这段话是《毛选》中的原文,我没有任何更改,直接贴过来了。

再通俗的讲一下,主要针对我们说的自己人,要不要揭露和讽刺他们?


鲁迅也揭露,也讽刺,但是大家对高中课本中的鲁迅作品还有印象的话,就会记得,每次班主任给你总结鲁迅作品思想感情的时候,总是有一句,揭露了封建社会的剥削和残酷,揭露了封建体制下群众的愚昧和麻木。


什么意思?

矛头都是直指封建体制的,他揭露,讽刺,但是从来不嘲笑和看不起群众。


他揭露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毛主席说的:

帮助他们摆脱背上的包袱,同自己的缺点错误作斗争,使他们能够大踏步地前进。


鲁迅绝不会因为群众不听他的“敦敦教诲”,就说群众什么“只相信大学,不相信知识,只相信文凭,不相信文明,只能识别中学课本中的好人和刑事犯罪的坏蛋”。


而他们口中所谓的“敦敦教诲”,又常常是脱离了群众,在自己那个引以为傲的文人圈子里构建出来的理想乌托邦。


一位女作家,从一个她口中的“朋友”那里听来一些她认为的真相,就开始呼吁惩办这个,惩办那个。

这跟那个天天朋友满天飞的咪蒙有什么两样?


不是不可以揭露,不是不可以质疑,而是揭露和质疑的目的,是为了查清真相,还原事实,暴露弱点。

惩办相关人员,只是这个目的带来的一个结果。


这样的揭露和质疑,我们非常鼓励,非常欢迎,因为它起到了纠正错误,挖出了贪官,查清真相的目的。

这样的揭露是有利于广大群众的。


而相反,同样是揭露,如果你的揭露是怀着仇恨的目的,通过一些私人关系得到一些所谓的“真凭实据”,就提出要对某个人,某个组织进行严格的审判的话,那么对不起,你的这种揭露我们一点也不欢迎。


因为它非但起不到还原真相的目的,反而容易把秩序带进完全的混乱之中。


历史上通过“逼、供、信”搞出来的一大堆冤假错案,难道还少吗?


这种极左思想造成的悲剧,难道不足以引以为戒吗?


然而可惜啊,我们的这位女作家,明明自己头脑里满是极左思想,却在微博里把所有反对她这种思想的人,骂作了“极左”。

这难道不是颠倒黑白吗?


还有更叫人可笑的:当大家开始逐步认清真相,分清事实,不再被这群公知、文人牵着鼻子走的时候,他们就不高兴了。

他们为什么不高兴?

以前都是我们说啥,你们这群“蠢人”就听啥,以前我们一呼百应,我们说的话就代表真相,代表真理。

现在呢?

你们居然提出什么反对意见?你们居然怀疑我们的话了?


呵呵,你们这帮愚蠢的人。

呵呵,你们这帮不会反思的人。

呵呵,你们这帮只知道歌功颂德的人。

呵呵,你们这帮浑浑噩噩的同胞。

呵呵,你们这帮玻璃心。

呵呵,你们这帮阴谋论。

呵呵,你们这帮不识好歹的人。

我真对你们“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啊”


三、

识别一个文艺作品的阶级性,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很多资产阶级思想,往往也通过无产阶级的外衣包装起来,打着为人民服务的旗号来展现自己。


毛主席早就揭露过这种现象了。

在阶级社会里就是只有带着阶级性的人性,而没有什么超阶级的人性。我们主张无产阶级的人性,人民大众的人性,而地主阶级资产阶级则主张地主阶级资产阶级的人性,不过他们口头上不这样说,却说成为唯一的人性。有些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所鼓吹的人性,也是脱离人民大众或者反对人民大众的,他们的所谓人性实质上不过是资产阶级的个人主义,因此在他们眼中,无产阶级的人性就不合于人性。——《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


什么是资产阶级思想?

其实资产阶级思想,是相对于无产阶级思想来说的。


资产阶级因为掌握生产资料,是剥削阶级,所以他们倡导自由,民主,平等,博爱。

而处于被剥削地位的无产阶级,其实在这种倡导之下,可以享受到的自由,民主,平等,博爱是极其稀少的。


王思聪骑在电动车上,跟一个快递小哥说:兄弟,你有选择骑电动车送外卖和开保时捷送外卖的自由。


高晓松摇着他的折扇跟一位民工说:朋友,你有选择蝇营狗苟和诗和远方的自由。


但是他们真的有这样的自由吗?


不仅如此,因为资产阶级掌握了生产资料,所以他们的自私性也就随之而来。

为了保有自己的生产资料,他们必然推崇极端的个人主义,坚持个人利益至上。

这样一来,封建时代遗留下来的特权思想,等级思想就有了可以依附的载体。


这时候,大资产阶级看不起小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看不起无产阶级,无产阶级里的中农看不起贫农。


所以,无产阶级中,也有大量的人染上资产阶级思想,从而被真正的资产阶级按照他们的意识形态所操纵。


上面我引用的《毛选》中所说的一段话,就是指的无产阶级中也存在这种思想。

人民也有缺点的。无产阶级中还有许多人保留着小资产阶级的思想,农民和城市小资产阶级都有落后的思想,这些就是他们在斗争中的负担。我们应该长期地耐心地教育他们,帮助他们摆脱背上的包袱,同自己的缺点错误作斗争,使他们能够大踏步地前进。——《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


所以,看一个作品,一篇文章,一段发言,到底是资产阶级思想的,还是无产阶级思想的。

就看它到底是对哪个阶级有利。


一个作品,就算对无产阶级歌功颂德,但是如果拍成了抗日神剧,那它背后的阶级性,多半就是资产阶级的。

同样的,假如一个作品,尽是揭露黑暗,讽刺现实,但是它却是为了帮助群众摆脱身上的愚昧性,缺点,无知,引发他们的思考,那么它就是无产阶级性质的。


反之,歌功颂德的作品,如果是鼓舞和激励群众的,那它就是无产阶级的。

同样的,一个作品,如果尽是无病呻吟,揭露黑暗,讽刺现实,其目的都是为着自己利益,以高人一等的视角出现的,那么毫无疑问,它又变成了资产阶级性质的了。


今天,我们就不讨论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谁更好了,也不去讨论哪个阶级该有哪样的思想方式。

结尾也不用毛选的话了,我们用一次《邓小平文选》中的话来结尾吧。


在思想政治方面,决不能丝毫放松对资产阶级思想和小资产阶级思想的批判,对极端个人主义和无政府主义的批判。

我国经历百余年的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封建主义思想有时也同资本主义思想,殖民地奴化思想互相渗透在一起。

由于近年来国际交往增多,受到外国资产阶级腐朽思想作风、生活方式影响而产生的崇洋媚外的现象,现今已经出现,今后还会增多。——《邓小平文选,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八角楼上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