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团结-批评-团结
历史

团结-批评-团结

文/小庄

一、

读《毛选》和了解很多事物是一样的,会有一个逐步加深认识的过程。

比如,《毛选》里面有一个为大家所熟知的观点:团结-批评-团结。


这个观点听上去很简单吧,说的是:

我们曾经把解决人民内部矛盾的这种民主的方法,具体化为一个公式,叫做“团结-批评-团结”。讲详细一点,就是从团结的愿望出发,经过批评或者斗争使矛盾得到解决,从而在新的基础上达到新的团结。——《毛选第五卷,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

这段话本身不难理解,小学语文水平都能听得懂。

但是你真要落实好这个公式,往往是一个系统工程,没有大量实践经验,你就很难搞好这个“团结-批评-团结”。


首先,你是不是要先确定对方跟我们的矛盾到底是什么矛盾?

是敌我矛盾还是内部矛盾?


这个第一步的判断搞错了,那后面就一步错,步步错。

你不能指望国共内战的时候,蒋介石和毛泽东两个人能坐下来心平气和的搞一搞批评和自我批评对不对?

这不现实,也不可能,因为这不是内部矛盾,而是敌我矛盾。


要分清双方之间到底是什么矛盾,需要一个方法,什么方法呢?

就是说,两者在需要斗争的这个问题上,目的是一致的。

统一战线是以有共同目的为必要条件的。……我们战线不能统一,就证明我们的目的不能一致,或者只为了小团体,或者其实还只为了个人。如果目的都在工农大众,那当然战线也就统一了。——《毛选第三卷,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

所以我们说,作家是揭露黑暗也好,是歌颂光明也罢,这重要吗?

不重要。


重要的是你搞这些事情,是一个什么样的目的?这很重要。

金庸说: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说的就是一个人做事情的目的,如果是为了国家和人民,那么这个人在武侠小说里,就能称之为大侠。

当然,我们并不是要求这个世界上,人人都是大侠,人人都是道德上的好人。

但是诚如鲁迅所言:

我们自古以来,就有埋头骨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虽是等于为帝王将相作家谱的所谓“正史”,也往往掩盖不住他们的光辉,这就是中国的脊梁。这一类的人们,就是现在也何尝少呢?他们有确信,不自欺;他们在前赴后继的战斗,不过一面总在被摧残,被抹杀,消灭于黑暗中,不能为大家所知道罢了。说中国人失掉了自信力,用以指一部分人则可,倘若加以全体,那简直是污蔑。——《鲁迅,中国人失掉自信力了吗》


所以,很多时候,我们判断一件事情的好坏,判断一个人所做的事情到底是值得称赞还是需要批评,甚至是必要的激烈的斗争,一个很重要的标准,就是看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当然,这只是其中一个标准。

我们很多人活在这个世界上,都会为了自己那点利益打算,这是人性,也是人之常情。

但是我们做的事情,在满足自己利益的时候,是否伤害了其他人的利益?

这是我们需要参考的第二个标准。


也就是说,我们评价一个人,到底是敌人、还是中二的敌人,是朋友,还是犯了错的朋友,往往有两个标准。

一个是他们的目的,一个是他们做的事引起的效果。

我们是辩证唯物主义的动机和效果的统一论者,为大众的动机和被大众欢迎的效果是分不开的,必须使二者统一起来,为个人的或者狭隘集团的动机是不好的,有为大众的动机但无被大众欢迎,对大众有益的效果,也是不好的。——《毛选第三卷,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


所以,大家可以看到,要判断一个人是敌人,还是朋友,或者更进一步,他是什么样的敌人,和什么样的朋友,这事本身就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

更困难的事,有时候你把朋友判断成了敌人,那么很有可能真的就把这个人逼成了敌人。

反之,有的敌人,在某些条件下,也有可能转化成我们的朋友。


肃反的时候就有这种情况,硬生生把朋友逼成了敌人;

后来延安整风就好很多,再往后,甚至能把敌人转化为朋友。


二、

所以我们说,很多我们看起来理所应当的事情,但是一旦到了实际斗争中,情况会因为当时的环境发生变化,变得十分复杂。

假使我们第一个阶段,把朋友和敌人的情况搞清楚了,分清了矛盾的性质,到底是敌我矛盾,还是内部矛盾。

这也还只算是搞定了第一步。


第二步,针对内部矛盾,我们就要展开批评和自我批评。

这个我们之前也聊过,就是说现在大家能心平气和的坐下来,展开批评和自我批评了。

但是依然还需要面对一个问题,就是双方思想上的问题。


一个人之所以需要批判和自我批评,那肯定是犯了错了嘛。

这个人是需要团结的,是我们自己人,那么除非他犯错是因为无心之过,否则他犯的错误,就一定是思想上出了问题。


比如,一个人认为群众是乌合之众,一个人认为群众是最有智慧的人,那么这两个人在做事的时候的方法论就不相同,对同样一件事的看法就会截然不同,甚至完全相反。

比如一个人工作有了失误,后者就会认为你要跟群众交待清楚,让人家心里有底。

但是前者就会认为,我悄悄改了就行了,你去跟群众说,不是损害了我的威信吗?以后我还怎么干工作呢?

封建时代,不就有很多帝王将相,讲究一个“知错、改错、但不认错”的说法吗?


不同的思想,会在很多问题上暴露出对同一件事完全不同的看法,所以如果大家没有同样的世界观,那么他们的思想就完全不同,各自信奉的“真理”也就不同。

常常就会出现,你觉得我胡说八道,我觉得你信口开河。

这也是我们之前说的,两个成年人很难互相说服的原因所在。


所以,这处理内部矛盾的第二步,你就得统一思想。

家庭里有了矛盾,需要统一思想,工作团队里有了矛盾,也需要先统一思想。


毛主席在延安搞整风运动,破除主观主义,宗派主义,教条主义的时候,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大家先来学习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


这个时候,其实就是统一大家的世界观,然后借以统一大家的思想,使得大家对待同一件事的看法,是用的同一套理论体系。


这样就造成了批评和自我批评的条件,人们也才有可能真正的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否则,你在那里大谈社会主义好,他在另外一边大谈新民主主义好,这事就谈不拢,最后一不小心还容易发展为敌我矛盾。


这是团结-批评-团结的第二个大难点。


三、

第三个难点,在于思想上的问题,本来就很难改变,也很难定性。


都在说马克思,但是也有教条主义和实践主义的区别,毛泽东的农村包围城市路线,他认为是马克思,但是博古之前就认为你是山沟沟里的保守主义。

就好像真假孙悟空一样,大家武力值一样,嘴上说的那一套故事也一样,要怎么识别呢?

这就带来第三个问题,大家要把历史摆出来。

你博古领导的时期,第五次反围剿就是处处失败嘛,这个你跑不掉的,是什么思想导致了你“双手打敌人,御敌于国门之外”?

从大量的客观事实中,去找出思想根源,这样才能真正把思想给改造过来。


但是如此一来,又引发一个新的问题,大家会扯旧账,搞清算。


谁历史上犯过什么错,心里也就容易搞得胆战心惊的,时刻担心着被翻旧账。

要知道,人是会随着历史、环境的变化而变化的,我们说改造一个人,其实也就是将其客观环境进行改变,然后盼望他从思想上改正过来。

比如,劳动改造,让一个资产阶级思想严重的人,深入工农群众中,参加劳动,体会工农的环境,借以改造其思想。


当然,有时候也很难改变过来。


四、

所以,我们读《毛选》,越读就越佩服这个人,他面临的是怎样一种复杂而艰难的局面。

但是就是在这样复杂而艰难的环境中,七大以后,党内实现了前所未有的大团结。

这种大团结不是嘴上说说而已,而是在后来的解放战争中有了极深刻的体现。


一个野战军,可以为了帮助另外一个野战军完成任务,默默无闻的付出,甚至牺牲自己也在所不惜,只为队友能完成组织交代的任务。

而同时,他们坚定的相信,如果是需要队友为自己付出,队友也必然毫无顾忌。

这种相互之间的信任,人与人之间的互相支持,促成了大兵团作战的时候,毛泽东可以指哪打哪的局面。

这一点是国民党军队完全比不了的。


那么以上那些关于“团结-批评-团结”的困难,最后都是如何一一解决的呢?

两个法宝:一个是一切从实际出发。

另外一个更重要的就是:绝不脱离群众。


历史文章:

AB团与富田事变

丢掉幻想,准备斗争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八角楼上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