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周末闲谈丨以脱钩以及反脱钩的思维不足以应对目前的局面

周末闲谈丨以脱钩以及反脱钩的思维不足以应对目前的局面



《局外人丨从经济内循环,30年多年前日本走过,效果如何,这篇文章说开去》这篇文章中,从从CMR以及D的宏观负债率来看,下一步的计划肯定是拉一个打一个,D目前的宏观负债率在全球排不进前五(前五分别是:美国,日本,中国,意大利和法国),这就意味着D有巨大的催动空间,只要把世界市场中挤出的C的份额给D,再利用资本(债务)以及技术催动D,进行新一轮的循环。

 

是他们给D画的蛋糕,D会买账吗,以及这个订单D能拿下吗?



我们来看下D的基本数据,印度的人口13.24亿,约占世界人口的18%,在人口上和我们不相上下。这个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D的地球维度太低了,气候适宜,水草丰茂,在人的底层“意识形态”上没有危机感,这是最根本的地方。



当初老师跟我讲世界三大关系,西方(宽泛的)工商业发达,擅长的是人与物的关系,所以科技,科学进步快;东亚文明圈人口规模大,以农业文明为主,需要组织人来抗击自然灾害,最重要的是处理好人与人、人与天的关系,所以伦理学发达,天文学发达;而两河流域(印度为主体)由于土壤肥沃,水流充足,气候适宜,产出很多,基本的生活条件很容易满足,所以他们擅长的是“人与神”的关系,宗教发达(比如说体系严密精深宏大的佛教),三大文明体系各有所长。

 

现在媒体上有一种倾向,说M要跟我们脱钩,我们脱钩还是不脱钩,然后赞成脱钩的分成一派,不赞成脱钩的分成一派,实际上,无论怎么选都是怎么站位都是错误的,我们应该考虑的不是脱钩与不脱钩的问题,而是我们的吸引力够不够(包括制度的、文化的、以及经济上的),对于世界文明的进程能不能做出更大的贡献,只有在思维比脱钩提升一个维度,才能破脱钩还是不脱钩的局。

 

再回到D的问题上来,从历史上来看,佛教东渡,在人类的底层意识形态领域,CD是有深层连接的,佛教在中国化的过程中,并未发生大规模的流血事件,反而成为与儒、道并立的三大显学之一。

 

说个小故事,邵雍先生临终前,程颐来看他,问“先生有什么话要留给我吗?”,邵雍说,“要使前面的路宽阔一些,路窄了连自己立身的地方都没有,怎么能使人行走呢?

 

这个故事也送给D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笔记本NK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