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别费劲了,有些事是没必要用逻辑去解释的!

别费劲了,有些事是没必要用逻辑去解释的!

文/小庄

一,

有过一些生活经历以后,我们就会发现,有些人,有些事,是没必要非得用逻辑去解释清楚的。

就像《亮剑》里的魏和尚被土匪杀了这事,它就是一个刑事案件。

按照李云龙的行为标准,杀人抵命,欠债还钱就解决了。

你难道还要去研究出一个《论土匪与独立团的矛盾关系》,或者《论魏和尚武力值的变化情况》吗?

完全没这个必要。



二,

我们生活里也是如此,有些事你非得搞出一个高逼格的理论逻辑去解释它,有时候非但解释不了,反而弄巧成拙。

比如,前几天一位患者家属,拿着把尖刀就往人医生脖子上抹这事儿。

就有人绕来绕去,一直围绕着医患矛盾去绕。

这不就把简单的事搞复杂了吗?

什么是医患矛盾?

如果要按照这个逻辑去解释,那医患矛盾无论如何都只能算是人民内部矛盾。

人民内部矛盾要怎么解决呢?

《毛选》早就说了,要用”团结——批评——团结”的方法去解决。

也即是说,要从团结的愿望出发,通过批评的手段,分清黑白,明辨是非,最后达到团结的目的。

但是如果用这个逻辑去解释这次的杨文医生和患者家属之间的矛盾事件,是解释不了的。

非但解释不了,而且还混淆了性质,低估了事情的严重性。


你能想象,对着这个杀人凶手,用“团结——批评——团结”的方式去给他分析一通背后的理论逻辑吗?

这岂不荒诞?


《毛选》最核心的灵魂就是实事求是,拿杨文医生这件事来讲,有人拿着尖刀往别人脖子上乱抹这事儿,就是谋杀,是刑事案件。

谁脱离了这个点去解释这件事,都不是实事求是。



三,

然后呢,又有一些人,他们也承认了这是谋杀,是刑事案件。

但是呢,他们非得再找出一套逻辑,去解释这件事背后的哲学意义,伦理依据等等。

总之,整不出一套发人深思的哲学道理出来,似乎他们就总有一种没尽到一个公民职责的愧疚感。

由此,就催生了一群人,他们非得从社会阶级的角度去解释。


他们提出一个观点:“认为这次患者家属往杨文医生身上抹人脖子的事,是无产阶级最底层的游民暴力现象。

讲真,这口乌黑的精钢锅,我们无产阶级不背。

很奇妙,时不时的总会有这样一类人,一定要找出一个可以直接套用的公式,然后把所有的矛盾事件都往一个公式里套,似乎只有如此,才能满足他们发掘真理的愿望。

公式套来套去,他们就养成了一个习惯,但凡出现点社会不安定事件,都喜欢简单的往某个阶级身上甩锅。

总之,不管是无产阶级,还是资产阶级,一定要找个阶级抗下来。

毛主席是教导过我们,时刻不忘阶级斗争。

但是他没跟我们说,让我们啥事都往阶级斗争上去靠啊。

事实上,阶级斗争绝不是一件拉风,耍酷的事,搞不好是会流血,死人的。

土地革命时期,因为攻打吉安县城的时候,搜到一封连日期、收件人名字都没有的关于AB团的信件,然后就有人提出,要开展同地主,富农,反革命的阶级决战,你说这事儿可不可怕?


其实生活里,有很多事情,都是没法用逻辑去解释的,又或者说,没那个必要。

《毛选》早就说过:

在我们社会里,总有少数不顾公共利益、蛮不讲理、行凶犯法的人。他们可能利用和歪曲我们的方针,故意提出无理的要求来煽动群众,或者故意造谣生事,破坏社会的正常秩序。对于这种人,我们并不赞成放纵他们。相反,必须给予必要的法律的制裁。惩治这种人是社会广大群众的要求,不予惩治则是违反群众意愿的。

——《毛选第五卷,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问题》


这就说得很清楚了,任何时候,社会里都总有一些杂碎,他们无视规则,逻辑,法律,喜欢用他们自以为是的一套方法去解决问题。

这个时候,我们是没必要用逻辑去解释这些现象的,更没必要跟他们唧唧歪歪的讲一通道理。

用李云龙的做事标准来讲:

老子他妈突突了你们这帮……



全文完



历史文章: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毛选》说的,官僚主义病一百年后都有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八角楼上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