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内参笔记,信息挖掘侧记
历史

内参笔记,信息挖掘侧记


有朋友在后台留言,说对“阿联酋以色列建交新闻中的一些线索”这种分析方法比较感兴趣,想让我说一说。

 

其实,这也不是什么新鲜的东西,这一套自从互联网普及之后,在M更是得到了飞速的发展,M每年都会有相当数量的资金支持一些机构甚至学者开展研究,研究的领域非常广泛,从经济、地缘、外交、军事、科技等等,而我们这一块相对来说在人才培养,经费以及技术和历史沿革方面还相对滞后。

 

我算是误打误撞进入这个领域的,因为之前受过一位历史老师的训练,他对于考古以及中国古代思想史颇有心得,专业是研究明清经济史的,所以对于信息的考证、去伪存真以及信息挖掘非常有一套,在很大程度上我是把历史考古与经济决策以及地缘决策(历史地理是一门显学)结合起来了,钩沉索隐也是我身处其中的乐趣,而这对于赛博空间来说,正好派上了用场。

 

在这个过程中,有两点是我感触特别深的,除去技术层面的信息挖掘之外,最重要的还是信息的解读以及应用,对于同样一个情报,运用水平的高低能够产生天差地别的效果,这涉及到世界观以及方法论。

 

还有一个感触就是,在网络空间,M涉入非常深,非常深,技术层面的介入是一种,更隐蔽的是世界观的介入,这样的后果是,在很多情境下,我们入局而不自知,而先知者察觉系统异常并试图反抗,系统的震动就会非常明显。

 

在文化介入方面,甲骨文的发现以及解释的意义远远超过了甲骨文本身,这种阐述本身就会构建对于传统的意识,这种传统的意识不同于秦汉,不同于唐宋,也不同于明清,而是源头的意识。这几个断代经过几代学人以及汉学家的挖掘,越来越精细化,与之比较从优势以及“意识空白”来说,甲骨文的研究也具有非常大的意义:构建历史认同。

 

当然,这也是一个充满风险的过程,重要的是各种世界观的融合与接洽,如何避免滑入亨廷顿描述的那种文明的冲突,这个问题值得重视。

 

我愿意把这样一套分析方法分享给大家,愿大家在信息的汪洋大海中紧握方向盘,别浪。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笔记本NK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