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俾斯麦是怎么在十年内把德国变成君主制强国的(6)—-后续手段
历史

俾斯麦是怎么在十年内把德国变成君主制强国的(6)—-后续手段


  本系列前篇:

直挂云帆济沧海 —- 俾斯麦是怎么在十年内把德国变成君主制强国的

俾斯麦是怎么在十年内把德国变成君主制强国的(2)

俾斯麦是怎么在十年内把德国变成君主制强国的(3)

俾斯麦是怎么在十年内把德国变成君主制强国的(4)—-普奥战争

俾斯麦是怎么在十年内把德国变成君主制强国的(5)—-反思

  上文说到,当普鲁士大胜的消息传到法国时,拿破仑三世突然有一种受骗感。

  因为,他绝对不是一个傻瓜。在几乎所有人眼里,普鲁士都弱于奥地利,但却取得了一场空前的大胜,那么,这究竟是偶然还是必然的?普鲁士军队真的已经强到了可以随意重创一个大国的地步了吗?那么,之前俾斯麦是不是在故意示弱?如果普鲁士已经如此强悍,下一步是不是要占领、肢解、或吞并奥地利?

  如果欧洲中部突然出现一个强国,别说法国已经不可能渔翁得利,而且以后,将对法国极为不利。

  但现在的问题是:普鲁士赢得太快了,快得连法国根本没有机会调停,胜负已分!

  正在拿破仑三世懊恼得无以复加时,约瑟夫一世请求调停的电报到了。拿破仑三世大喜,立刻宣布希望双方停止战斗!否则,哼哼,那就不好说了。

  这明显是站在奥地利立场上说话的。

  消息传到普鲁士,俾斯麦该怎么应对呢?

  俾斯麦知道拿破仑三世想尽快参与进来,那么普鲁士的动作一定要快,要避免拿破仑三世的介入。

  所以,俾斯麦在1866年7月份的最紧要的任务是:赶紧和奥地利停战,以彻底消除法国介入的机会。在俾斯麦看来,法国不仅不能军事介入,甚至连外交介入的机会,也要尽量减到最轻的地步。

  这件事也不是那么容易。因为奥地利毕竟是欧洲大国,国内也有很多爱国人士,他们都在号召民众拿起武器,抵抗普鲁士的侵略。而普军,在老毛奇看来,必须给奥地利施加进一步压力。按照当时的惯例,战败国割地赔款是必须的。现在普军继续进军维也纳,给奥地利更大压力是非常轻松的事情。就算不灭掉奥地利,以后必然会争取更多的割地和赔款。

  但是俾斯麦说:不行!

  为了尽早和奥地利停战,俾斯麦说:普鲁士不仅不要奥地利一分钱赔款,而且不要奥地利一寸土地!

  奥地利人惊呆了,欧洲惊呆了。

  奥地利当然很感激。但是老毛奇却气坏了,威廉也很不解:如果这样,普军将士们流的鲜血,普鲁士取得几百年未有的大胜,还有什么意义?!

  但是,俾斯麦却认为普鲁士有四个必须停战和安抚奥地利的理由。

  一、战胜奥地利之后,普鲁士和法国必有一战。因为拿破仑三世绝不会容忍一个更强大的普鲁士,影响法国的大国地位的。

  二、因此,普鲁士表现出和平的姿态,不仅可以、而且必须在未来的普法战争中拉拢英俄,而且将刺激拿破仑三世为了削弱普鲁士,很可能来主动寻战。

  三、普鲁士的收获已经很大了。这个收获不是来自奥地利,而是来自一些支持奥地利的德意志邦国。战后,普鲁士吞并了一些支持奥地利的德意志邦国的土地,已经实现了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大幅领土扩张。而且,普鲁士还可以在剩下的德意志邦国建立更稳固的、以普鲁士为核心的“邦联”。这种政治和军事意义上的“邦联,不仅让奥地利再也站不起来,而且对法国将产生更大的压力。而这种压力,也很可能刺激法国主动来战。

  下图是1861年之后普鲁士扩张的土地,(图片取自《不含传说的普鲁士》),浅颜色是之前的,深色是之后扩张的,而黑色边界是后来的德国。普奥战争之后,普鲁士吞并了之前支持奥地利的汉诺威王国、赫尔斯泰因、黑森候选国、拿骚公国、法兰克福王国。这是最大的一次领土扩张,把之前支离破碎的国土,完全连在了一起,这是之前几百年普鲁士从未取得的。国土连在了一起,管理成本大为降低,当然是巨大成就。

  对于这些德意志“战败国”,普鲁士当然不会太客气,尤其是对法兰克福,这个小公国居然之前那么卖力支持奥地利,是可忍孰不可忍!于是俾斯麦逼迫法兰克福缴纳大笔赎金(1000万塔勒),否则普军很可能来占领!而城市一旦被占领,接下来发生什么就不好说了。在重大压力之下,法兰克福被迫缴纳巨额赎金,才算保住了社会安定。通过这种方式,普鲁士得到了战争补偿,也在德意志邦国中也立了威。

  不仅吞并了很多土地,而且俾斯麦还成立了“北德意志邦联”。相当一部分是在普奥战争中支持普鲁士的公国,普鲁士不好意思吞并,索性成立了包括23个公国的“邦联”。而这,当然是为今后进一步成立德国做准备。因为在这23个公国中,普鲁士有2400万人口,而另外22个只有600万人。“北德意志邦联”在普鲁士南部,在下图中,南边花花绿绿的一小片公国就是。

  “邦联”和“联邦”的区别是:“邦联”是多个国家的集合体,算是一个比较紧密的联盟,而“联邦”是一个国家下的多个小国,实际上是自由度比较大的“省或者“州”。所以“邦联”和“联邦”是不同的。

  在“北德意志邦联”中,脾斯麦做了如下构建:

  1、他成立了全民普选产生的“国家议会”。这个很厉害,因为这可以在理论上削弱各个公国的权力。当然,在当时是不能这么说的,而是各个公国有自己的议会,但是“邦联”也要有单独的国会,以便更好地协调各国事务。

  2、设置“邦联总理”。人选还用说吗?当然是俾斯麦了。

  3、成立“邦联军队”。当然是按普鲁士陆军的方式,改造各个公国的军队。名义上是“邦联的军队”,实则受普鲁士指挥。

  各个公国也很愿意。首先是俾斯麦的改革没有动各个国王的奶酪,国王还都是国王,像威廉一样,什么都不少。其次,各国之前在“关税同盟”中都依赖普鲁士的经济,敢被普鲁士甩掉吗?第三,普鲁士有如此辉煌的战功,各国还敢说什么吗?第四,此时德意志民族的民族意识已经被充分唤醒,大多数人都想成立一个更大的国家。

  所以,这些国家基本上都是愿意加入邦联、接受普鲁士领导的。

  但是很明显,通过“北德意志邦联”把22个公国和普鲁士绑在一起,就是为了统一做准备的。这一点,俾斯麦很清楚,拿破仑三世、其他各国的政治家们,也都很清楚。

  除了“北德意志邦联”,南部德意志的四个邦国(巴伐利亚、符腾堡、巴登、黑森-达姆施塔特),在普奥战争中都支持奥地利,现在奥地利已经失势,四个国家得到了彻底独立。但是现在,俾斯麦又把手伸过来了:你们四个国家,成立“南德意志邦联”怎么样啊?

  很遗憾,这四个国家不愿意。因为,他们不愿意刺激之前的宗主国奥地利,也自感实力不够,更不愿意高调行事。因为越往南,就越靠近法国,他们必须考虑法国的感受。

  不过这也没关系,摆脱了奥地利的间接统治,以后迟早将被普鲁士统治。俾斯麦表现得非常宽容大度:虽然你们之前支持了奥地利,但是普鲁士不计较!而且,还要和你们发展贸易关系,来吧,加入关税同盟吧,军队之间也可以开展更密切的合作。大家都是德意志民族嘛,关系还是要搞好滴!

  南德四个国家的君主和人民,那叫一个感动!

  但是,普鲁士在德意志南部继续扩张势力,肯定会进一步削弱法国的影响力,拿破仑三世怎么可能看不到这一点?而脾斯麦又怎么可能不明白,这将进一步引发法国和普鲁士的摩擦,以后开战的可能性更大了。

  回到本文之前更远的地方,俾斯麦认为普鲁士必须做出一种和平的姿态,对奥地利友好,第四个理由是:

  四、对于奥地利来说,德意志民族人口只占奥地利的不到一半,如果割走奥地利一些土地,必然是奥地利北边的德意志民族的土地。那样的话,奥地利的德意志人将更少,奥地利以后将更不稳定。如果东南欧大乱,普鲁士必然要付出更多精力去维持,甚至俄罗斯也会参与进来,这对普鲁士是不利的。另外,如果短期内把普鲁士和奥地利的国力搞得如此悬殊,恐怕英法俄都会注意到,这对普鲁士非常不利。因此,不如保全奥地利,让奥地利自己去维持它国内的统治。

  总体来看,俾斯麦的做法,给各国造成了这样一种印象:普鲁士吞并一些小国是很正常的,谁胜利后不拿点土地啊?但是普鲁士只是吞并了一小部分而已,更没有让奥地利割地赔款,对待大多数德意志国家也都算客气。这说明普鲁士的脾气很好,很热爱和平啊,这样的国家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嗯,俾斯麦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

  既然普鲁士如此平和,如此宽容,拿破仑三世就无法参与到普奥战争后的政治干预,军事干预就更不可能了。他只能眼看着普鲁士在德意志民族地区扩大影响力,哪怕在南部已经对法国形成了更大压力,拿破仑三世也没有办法,因为他没有拿得上台面的理由。

  深谋远虑,深谋远虑啊!当然,我说的是俾斯麦。普奥战争后,普鲁士不仅吞并了很多领土,而且还有充分时间“消化”胜利果实,为进一步的统一做准备。德意志民族人心归附,国势继续蒸蒸日上。而且,在对法国形成更大战略压力的同时,在国际上的形象还不错!根本没有让人觉得普鲁士“好战”。这水平,杠杠的!

  请注意,本文的分析,基本上都建立在俾斯麦认为“普法必有一战”的基础上。那么,在1866年乃至更早的时期,俾斯麦真的这么认为吗?他说过类似的话吗?

  没有。

  俾斯麦最早发表普法必有一战”观点的时候,是1867年的一个非正式场合。

  但是,笔者认为他很早就有这种观点了。只是当时普鲁士还相对较弱,俾斯麦的思想也有个不断变化和成熟的过程,时机也不够成熟,因此,俾斯麦把这个观点深深地隐藏在心中,只是到了1867年,才在非正式场合表达出来。  

  下一篇,将是对“普法必战”的最深刻、最精彩的分析。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执政之册(67110)      壮志雄心

仕途顶峰          官路亨通

  长按下面的二维码可关注本号,不定期得到风云野的文章。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百态人生大观澜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