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从俾斯麦到一战(22)—-1905年前后,英法德俄关系的嬗变
历史

从俾斯麦到一战(22)—-1905年前后,英法德俄关系的嬗变

  本系列前篇:

直挂云帆济沧海 —- 俾斯麦是怎么在十年内把德国变成君主制强国的

俾斯麦是怎么在十年内把德国变成君主制强国的(2)

俾斯麦是怎么在十年内把德国变成君主制强国的(3)

俾斯麦是怎么在十年内把德国变成君主制强国的(4)—-普奥战争

俾斯麦是怎么在十年内把德国变成君主制强国的(5)—-反思

俾斯麦是怎么在十年内把德国变成君主制强国的(6)—-后续手段

俾斯麦是怎么在十年内把德国变成君主制强国的(7)—-普法必战

俾斯麦是怎么在十年内把德国变成君主制强国的(8)—-建立德国真的很简单吗?

俾斯麦是怎么在十年内把德国变成君主制强国的(9)—-普法战争

俾斯麦是怎么在十年内把德国变成君主制强国的(10)—-腓特烈大帝

俾斯麦是怎么在十年内把德国变成君主制强国的(11)—-从拿破仑到俾斯麦时代

从俾斯麦到一战(12)—- 政治架构,以及英明的威廉一世

从俾斯麦到一战(13)—- 普法战争后的条款、梯也尔和德国短暂的黄金时代

从俾斯麦到一战(14)—- 党派斗争与国家治理

从俾斯麦到一战(15)—- 俄国的崛起、波兰的灭亡,以及德国和英法的关系

从俾斯麦到一战(16)—- 三皇同盟

从俾斯麦到一战(17)—- 俄土战争

从俾斯麦到一战(18)—- 1880年代俄国和德国的关系,保加利亚危机

从俾斯麦到一战(19)—- 巨人的离去

从俾斯麦到一战(20)—- 威廉二世的内政外交,法俄同盟的建立,和俾斯麦的去世

从俾斯麦到一战(21)—- 1900年前后的世界

  当1904年俄国对日本坚决不让步时,德国在干什么呢?

  威廉二世在撺掇着尼古拉二世和日本开战呢。

  对于威廉二世来说,他对法俄同盟也感到担忧。为了削弱法俄同盟对德国的压力,激化英俄矛盾,他希望俄国把力量放在远东。为此,他甚至告诉尼古拉二世,为了消灭日本海军,把几十万日军晾在中国东北,俄国的波罗的海舰队在东调时,德国愿为它加煤,后来甚至酝酿俄德再次结盟。

  客观地说,威廉二世的手段很高明,在相当程度上化解了德俄矛盾。两个皇帝还在俄日战争结束前,于1905年7月秘密会面。当时俄国在远东的局面和国内局势都很严峻,尼古拉二世心力交瘁,因为他感觉当时只有德国在支持他。法俄虽然结盟,但法国并不想让俄国在远东倾尽全力,因为这将增加法国的压力,所以法国的态度暧昧。威廉二世则继续怂恿尼古拉二世在远东打仗,并说德国一定保证俄国西部边界的安全。他的话让尼古拉二世非常感动,一度抱着他痛哭。在良好的气氛下,双方于7月24日签订了《比约克条约》。

  这个条约中最重要的一条是:如果任何一个欧洲国家攻击德俄中的一个,缔约另一方应以他所有的陆军和海军部队加以援助。也就是说,如果德法发生战争,俄国应该支持德国。实际上,这等于破坏了法俄同盟。对此,俄国也有认识,因此尼古拉二世说要把签约的情况告诉法国,让法国也加入《比约克条约》,形成德法俄三国同盟。

  不过,事后证明这只是两位皇帝的激情之作。不仅威廉二世不相信尼古拉二世的诚意和法国会加入这个条约,而且尼古拉二世在和日本签订停战合约后,在法国坚决不加入条约的情况下,还是选择了法俄同盟。

  因此事后来看,这或许是尼古拉二世的权宜之计:他在俄国内外交困的时候,很担心德国攻打俄国,因此秘密访问德国摸底,在威廉二世的抚慰和诚意下,也做出了和德国大力交好的姿态。但是一旦日俄停战,他就变脸了。当然,事后也不排除俄国国内强硬派对他的影响。

  那么,在日俄战争之前和进行的过程中,对于德俄两国的日益接近,法国就没有一点反应吗?

  有的。

  先说说英法在非洲殖民地方面的情况和计划。

  在1900年前后,英国以埃及和南非为基地,基本上占据了非洲东北和南方的大片土地。英国的计划是建立一个纵贯非洲南北的殖民地大帝国,并计划修建一条铁路,把英属亚洲和非洲殖民地连接起来。

  法国呢?它的殖民地主要在非洲的西北方,地中海南部的一大片,非洲东边也有一些。法国的计划是在非洲北部,把它的殖民地东西贯通。

  好嘛,一个要南北贯通,一个要东西贯通,于是,英法在1904年的苏丹西部相遇了。英国拒不让步,法国怎么办?

  当时法国国内分左右两派,左派(强硬派)认为根本没必要在海外开拓殖民地,阿尔萨斯-洛林在德国手里,对法国始终是奇耻大辱,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好意思在外面扩张殖民地呢?应该集中力量建设好祖国,然后趁机拿回阿尔萨斯-洛林!但是法国的右派(温和派)认为,法国的国力还不够,现在不能和德国硬扛,应该先在海外大力开拓殖民地,等力量强大后,再收回阿尔萨斯-洛林不迟。

  也就是说,法国国内的左右派,仅仅在殖民地问题上的观点不同,但都要收回阿尔萨斯-洛林。第一次世界大战前,法国的海外殖民地仅次于英国,达到1060万平方公里,法国和殖民地的贸易已经超过了它和欧洲国家的贸易,因此殖民地对法国的经济,非常重要。

  因此,站在法国的立场上,和德国、英国都有相当大的矛盾,法国也在权衡。1894年法俄同盟形成后,法国减轻了对德国的恐惧心理,于是在海外再次大力开拓殖民地。法国历史学家朱尔斯·费里在《法国的海外扩张》一书中写道:“法国民众对殖民帝国的激情,就像人们对肚皮舞的喜爱”,形象地描述了法国民众渴望扩张殖民地的心理。

  1898年7月,英法两国在尼罗河流域激烈对抗,酿成“法绍达危机”,普遍认为这是自滑铁卢战役以来英法最严重的危机。

  在此,我们需要多了解一些非洲殖民地的知识,这样才能对欧洲大国的纷争,尤其是英法矛盾有更多理解。欧洲各国在非洲占领殖民地,容易引发纠纷。为此,在1884至1885年的柏林会议上,提出了以“实际占领”为标准,确定各国殖民地的归属。也就是说,某块地方谁先占领,就归谁。当时各国都同意了这个条款。

  1882年,英国占领了埃及,最直接的起因是为了保护苏伊士运河,然后向四周扩展,这确立了英国对尼罗河下游地区的控制。1895年,法国向尼罗河流域派遣了探险队,以科学考察为名试图把该地区作为自己的势力范围。英国一看也不甘落后,顺尼罗河而上,1896到1898年又开始对苏丹的征服。

  到了1898年7月,一个法军上尉带领一支法军,从西向东到达了苏丹的法绍达。法军升起了法国国旗,宣示这块土地是法国的势力范围。但是同年9月,英军也来了,升起了英国国旗,并要求法国人撤军。

  法国人当然不干。按照“实际占领”的标准,法绍达现在是法国的,干你英国什么事?但是,英军强硬要求法军撤离。双方剑拔弩张,眼看就要开战了。

  最后,法国感觉自己实力不足,还没做好同英国在海外开战的准备,同时担心德国乘机进攻法国,不得不撤军。1898年11月3日,法国政府命令法军从法绍达撤退。1899年3月,英法达成了初步瓜分埃及和苏丹的协议。

  对于骄傲的法国人来说,本来“占理”(其实他们谁也不占理,法绍达是苏丹的领土),但却被英国人轰走,这是极大的屈辱。因此,法绍达被法国人认为是“第二个色当”。在当时的“法绍达危机”中,法国反英情绪之剧烈可想而知。而埃及,以前也一直是法国的殖民地,西欧近代是1798年拿破仑先到达埃及并占领的。但后来埃及居然被英国占领,法国一直想结束英国人对埃及的统治。现在,法国不得不继续耐心等待打击英国的时机。

  因此,德国在1897年敢于在远东悍然占领胶州湾,和当时英法在非洲殖民地的剧烈矛盾也是分不开的。从这个角度看,威廉二世很善于抓机会,战术上相当精明。

  回到法国,面对巨大屈辱,1898年法国国内有一帮人提出要“联德抗英”。这是很实际的做法,法国不可能同时和两大强国为敌。当时法国驻德国大使说:“通过改善与德国的关系,鼓励德国追赶日不落帝国,德国扩张的野心会偏离欧洲,从而为法国的外交策略提供更大的运作空间。”这种言论在法国得到了更多支持,因此1898年12月之后,法国开始主动改善与德国的关系。

  但是,法国热脸贴了个冷屁股,德国的条件是希望法国永远放弃对阿尔萨斯-洛林的索求,法国无法答应。之后几年,法国多次希望和德国改善关系,但是德国总以法国永远放弃阿尔萨斯-洛林为先决条件,这是任何一个法国政客都不敢答应的。于是法国人发现,因为阿尔萨斯-洛林问题,德法关系不可能变得很好。

  现在,到了1904年,当法国在殖民地问题上和英国的矛盾再次尖锐时,法国国内陷入了大讨论。

  最终结果是达成了共识:法国应该在殖民地问题上对英国让步

  法国的理由是:

  1、就算在海外开拓再多殖民地,法国的根本目标始终是收回阿尔萨斯-洛林,这是法国人民心中永远的痛!每一个法国政客,不管是左派还是右派,谈到阿尔萨斯-洛林时总是热泪盈眶。而德国在这个问题上始终不让步,因此从根本上说,法德矛盾,要大于英法矛盾。

  笔者认为,在阿尔萨斯-洛林问题上,法国人太“着相”了,也就是太过执着了。虽然夺地之恨完全可以理解,但收回阿尔萨斯-洛林,在法国已经形成了一种任何人都不敢质疑和讨论的“政治正确”。而在某件事上过于执着的人或国家,既可以看成是突出的优点,但也可以堪称是巨大的弱点,因为很容易被别的人或国家所利用。

  当然,另一方面,德国始终在这点上不让步,也有些“着相”或过于强硬了。但是现在德国的态度更合理一些,因为现在德国占据优势,综合态势也最好,凭什么答应法国的某些条件,放弃这个煤炭和工业基地呢?当然,如果以后战略态势发生重大变化,阿尔萨斯-洛林问题不是不能谈。在法国如此渴求这个地区的情况下,阿尔萨斯-洛林已经变成了德国手中一个巨大的筹码,以后很可能会交换回巨大利益。

  阿尔萨斯-洛林,请记住这个地区对法德两国的重要性,以后我还会谈。

  2、法国如果因为殖民地问题和英国打起来,不仅没有成算,而且消耗国力,便宜了德国。

  3、德国在大力发展海军,这对法国也是一个重大威胁。以前德国海军弱,法国可以鼓励,但是现在德国海军已经很强了,以后万一德国和法国在海外抢夺殖民地怎么办?

  4、现在俄国的力量东移,德俄关系转暖,对法国更加不利。

  于是,1904年在苏丹,面对咄咄逼人的英军,法军主动退却了。

  法军一撤退,英国人反而不好意思了。面对英军的步步紧逼,法军已经多次撤退,英国人觉得自己是不是有点欺人太甚了?当然这只是感情上的想法,理智上,英国是这么考虑的:

  1、英国的殖民地已经有5000万平方公里,真的要贯通非洲南北吗?就算法国同意,德国也不一定同意吧。1900年以前,德国也想在非洲大力扩展殖民地,想在非洲中部建立一个横跨东西的“赤道非洲帝国”,这个计划,英国已经知道了。

  2、而且,德国绝不是说说。在不太长的时间里,德国海军军费增加了九倍,海军发展速度异常之快。在这种情况下,英国已经有人在考虑德国的实质性威胁。考虑到德国的国力之强,英国很有必要和法国搞好关系。

  3、德国在撺掇着俄国在远东强硬,难道又要形成德俄乃至德俄奥三国同盟吗?为了对付德俄在欧亚大陆的雄厚实力,英国也没必要和法国在殖民地问题上过于较劲。

  于是,英法双方在1904年4月8日,也就是在日俄战争爆发后,在殖民地问题上达成和解,这就是《英法协约》大致来说,法国做了大幅度让步,英国也做了一些让步。在埃及和摩洛哥问题上,法国承认英国是埃及的保护国,等于承认埃及是英国的殖民地了,这是法国最重大的让步。作为回报,英国也承认法国对摩洛哥的特权地位。这标志着两国停止争夺海外殖民地的冲突,事后来看,为今后合作对抗德国,打下了基础。

  下图是非洲中北部地图,不熟悉埃及、摩洛哥、苏丹位置的读者,可以看看它们的位置。

  英国和法国的关系搞定,下一步就是俄国。

  日俄战争结束后,德国仍在大力发展海军和修建巴格达铁路。为此,英国迅速和俄国修复之前因为日俄战争形成的恶劣关系,于1907年8月31日,在圣彼得堡和俄国签订了《英俄条约》,划分双方在中亚和西藏的势力范围,解决了过去将近一百年俄国和英国在中亚的激烈竞争问题。条约规定:

  1、俄国得到波斯湾北部,而英国则获得南部近波斯湾的地区。这条的另一个目的是防止德国因为修建巴格达铁路向中东扩张。

  2、双方还约定英俄双方都不能吞并西藏,中国(清朝)是西藏的宗主国,任何关于西藏的事务,双方都必须通过中国政府来解决。

  这个条约虽然不被伊朗、阿富汗、清朝所接受,但两个大国就这么划分了势力范围,规定了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命运。

  站在俄国的立场上,日俄战争后,最应该做的是休养生息。俄国短期内没有南侵的实力,现在英国主动来划分中亚的势力范围,俄国乐得签约。

  但是,站在英国的立场上,在1914年大战爆发前,英国已经在1907年解决了和法俄的纠纷,划分了势力范围和殖民地。对英国来说,和法俄的矛盾,始终是过去几百年的最大矛盾。现在英国能做出如此成绩,英国人的政治智慧,相当了不起。

  此时,英法俄建立了针对德国的同盟了吗?

  还没有。英国只是为未来可能和德国形成的激烈对抗做准备,英德两国还远远谈不上是敌国关系。虽然英德两国国内的人,相互之间对对方日益厌憎,但是两国君主是亲戚关系,还经常互相访问。当时欧洲各国君主的家庭,在婚丧嫁娶时往往都会相互访问的,也是当时很吸引眼球的事件,往往极具盛况。威廉二世的母亲是英国维多利亚女王的女儿,所以英国王室和德国皇族是亲戚,威廉二世经常去英国访问,英国王室和政要也经常来德国访问。在访问过程中,大家都会对英德关系发表美好的看法和愿望,两国关系看起来似乎还可以。

  因此,威廉二世始终没有觉得英德关系会严重到哪儿去。此时,乃至今后几年,如果他能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及时和英国搞好关系,还是有很大回转余地的。可惜,德国一直在大力发展海军,1907年以后又开始在非洲大力拓展殖民地,一直在刺激英国的神经。于是英德关系,只能日益滑向深渊。

  那么,站在德国的立场上,1903到1904年,最迟到1905年,最该做的是什么呢?

  难道是趁俄国实力不济、英俄之间的关系还很恶劣、英法之间还没有因为殖民地问题达成协议时,对俄国发动致命一击吗?

  这么做也不是不行,但总有些过分。毕竟俄国现在没有招惹德国,而德国之前对俄国的态度也很友善。如果不是尼古拉二世对德俄关系放心,也不敢在远东和日本开战。如果德国这么快就变脸,也太不仗义了。俄国幅员巨大,也不能轻易拿下,如果英法此时在背后动手怎么办?德国,还没有为大战做好准备。

  所以,在日俄战争时期和之后不久,德国的最佳策略,是暗中指使奥匈帝国在巴尔干半岛搞事。一方面,现在俄国根本顾不过来,奥匈可以在巴尔干获得更多利益。另一方面,俄国休养生息若干年之后,也会重新介入巴尔干地区的事务,这样就很容易挑起战争了。一旦俄国对奥匈宣战,德国可以以和奥匈同盟的名义,“被迫”应战。

  就算德国不指使奥匈,一直想在黑海和巴尔干地区有更多话语权的奥匈,也应该趁机在巴尔干扩大势力和领土,把命运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

  可惜,奥匈没这么干,浪费了大好机会。

  但另一方面,现在的奥匈,已经早已力不从心了。

  嗯,奥匈帝国,约瑟夫一世,已经很久没有说他了,现在需要说说。

  1900年前后,德奥国力的差距已经越来越大,虽然从名义上说,奥匈还是独立的大国,但在外交政策上已经越来越重视德国的意见了。可以这么说,奥匈虽然表面上看仍然是大国,但实际上已经成了德国的附属国。

  这完全是奥匈皇帝弗兰茨·约瑟夫一世自找的。

  这个在十九、二十世纪执政时间最长的皇帝之一,他的内政外交政策相当平庸。

  之前他如何在克里米亚战争中对俄国背信弃义、然后被拿破仑三世和俾斯麦玩弄,在1859和1866年连续打输了两场战争,这些之前都说过,就不多说了。这里重点谈谈为什么在他的统治下,曾经强大无比的奥地利军队,到了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居然成了渣。

  这是因为他极其错误的民族政策,而造成错误的原因,和他的皇后茜茜有关。

  约瑟夫一世和茜茜公主(伊丽莎白皇后)长达几十年的爱情故事,以及奥匈皇室的各种破事,是十九世纪欧洲最著名的八卦,比英法德俄四国加起来还多。八卦非常精彩,很多也很感人,但本系列是政论,就不说了,只说和政治有关的:奥地利是一个多民族国家,有大约十几个民族,主要民族是:德意志人,24%;匈牙利人,20%;捷克人,13%;波兰人,10%;乌克兰人,8%;罗马尼亚人,6%;克罗地亚人,5%;斯洛伐克人,4%;塞尔维亚人,4%;斯洛文尼亚人,3%;意大利人,3%。

  除了这些民族,天主教是国教,但东正教徒也不少,还有少量新教徒,民族和文化冲突太厉害。身为德意志人和天主教徒,伊丽莎白皇后很喜欢匈牙利,匈牙利的人最多,地盘也最大,而匈牙利却是闹独立最欢腾的一个民族,之前被多次血腥镇压。当伊丽莎白皇后了解了匈牙利历史后,越发同情这个民族了,于是多次劝说约瑟夫一世,给匈牙利人更多政治权利。

  1866年普奥战争后,奥地利国力再次大幅衰退。约瑟夫一世感觉很难控制住匈牙利的局势了,又在茜茜皇后的不断劝说下,大幅提高了匈牙利人的地位,于1867年把奥地利改名为奥匈帝国。奥地利由德意志人的一元统治,变成了奥匈两个民族的二元统治。

  这种二元统治是什么情况呢?奥地利和匈牙利,是两个国家,有两个国王,两个首相,两套议会,两支军队。

  基本上就是两个国家。

  但是这两个国家的国王,都是约瑟夫一世,他也是奥匈皇帝。匈牙利,名义上算是奥匈帝国的一部分。

  走到这一步,匈牙利离事实上的独立还远吗?

  最重要的是,这对奥匈国内其他民族不公平。

  匈牙利闹腾得最欢,也没为国家做多少贡献,但却获得了和德意志人基本同样的政治地位。这对国内其他民族不公平,尤其是,对波西米亚不公平!

  波西米亚在现在的捷克中西部,占捷克领土的三分之二,而捷克民族是斯拉夫人的一支。在历史上的多次战争中,波西米亚始终坚定地站在奥地利一边,为奥地利流过最多的血。尤其是在1866年普奥战争中,波希米亚人和普鲁士人浴血奋战,死伤无数。他们名义上被哈布斯堡王朝/奥地利所统治,但却是帝国的中坚力量。

  但是,新的奥匈帝国成立后,匈牙利人的政治地位空前提高,而波西米亚自己的议会却要被解散!波希米亚人成了二元帝国中被统治的民族,远远不如匈牙利人!

  哎,谁让波希米亚人少呢。人少的民族,哪怕再勇武善战,也不受重视。时间一久,必然失去话语权。

  激愤之下,当时的奥地利首相(他是波希米亚人)提出:我们成立三元帝国好吧?波希米亚人和匈牙利人并列?

  开什么玩笑?约瑟夫一世当然否决了这个要求。

  于是,来自波希米亚的奥地利首相,只能失望地辞职。从此,波希米亚人对奥匈帝国,离心离德。

  难道,伊丽莎白皇后出于仁慈和同情的心理,想给匈牙利更高的政治地位,约瑟夫一世也力排国内强硬派的众议,支持建立奥匈二元帝国的做法,错了吗?

  约瑟夫一世之所以对匈牙利大幅让步,是因为通过和普鲁士的战争,痛切地看到帝国的工业落后太多。因此,国内必须有一个发展经济的安定环境。在不可能让所有少数民族满意的情况下,让匈牙利人满意,在约瑟夫一世看来,是当务之急。

  短期来看,二元帝国的建立确实不错,匈牙利人满意了,他们也很喜欢伊丽莎白皇后,不怎么闹事了。于是,奥匈国内有了更好的经济发展环境。之后的二三十年,奥匈帝国的经济也确实得到了显著发展。到了十九世纪末,在欧洲大国中,奥匈的经济总量仅次于德英法,位于俄、意大利之前。奥匈帝国,看起来蒸蒸日上。

  但是长期来看,只要经过最多两代人,匈牙利人必然会忘记帝国之前给与的恩惠,他们的胃口将越来越大,还会闹独立的。更糟糕的是,奥匈从成为二元帝国开始,已经逐步丧失了凝聚力。如果打仗,除非人数和武器比敌人有巨大优势,否则奥匈军队将不堪一击。

  约瑟夫一世和伊丽莎白皇后,虽然都是匈牙利的国王和王后,但人总会死的。一旦他们死去,他们的后代如果还是匈牙利的国王和王后,匈牙利人会服气吗?其他被压迫的民族,会甘于这种二元帝国的统治吗?

  因此,时间越久,奥匈帝国的凝聚力越弱。

  但是,如果当时约瑟夫一世如果不建立二元帝国,匈牙利的独立闹得那么凶,奥地利已经无力派兵镇压,或者即使暂时镇压成功,奥地利的国力也将继续衰退,那又怎么办?

  所以,这确实是一个难题。在当时民族主义思潮的泛滥下,奥地利/奥匈帝国,要想继续成为一个多民族的、有凝聚力的大国,已经很难了。

  正因为如此,巴尔干半岛上被土耳其统治的民族如果要闹独立,或者俄国人想在东南欧发展“泛斯拉夫主义”,都会激发国内各少数民族的独立意识,奥匈帝国是很心慌的。

  所以,奥匈军队的人数虽然众多,但这支多民族军队根本不想为帝国打仗,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基本上就是渣。约瑟夫一世也很清楚国内的离心离德情况,于是,身为德意志人的奥匈皇室,不得不越来越仰仗德国。

  现在的问题是,在十九世纪中叶,如果你是奥地利皇帝,该怎么治理这个大一统国家、并让这个国家有凝聚力呢?

  好像是挺难的。

  如果非得给出一个策略,那就是:在保持多元文化的前提下,一定要大力宣传国家主义至上,君主神圣,并推行一种主流文化。

  但是,这也很难。推行国家主义至上、君主神圣,好像容易做到,但如果深究起来,并不容易。因为如果没有一种主流文化,各个民族凭什么相信国家至上?凭什么尊崇不同文化的君主呢?

  新教吗?奥地利的德意志人大多信奉天主教,无法用新教作为奥地利的主流文化。而如果把天主教作为主流文化,天主教本质上是“有教无国”的,要实行国家至上,必须实行政教分离。法国就是这样,拿破仑三世禁止教会办学,就是怕孩子们受天主教的影响太大,最后变得“有教无国”。他的做法让法国一度和罗马教廷的关系很僵。所以如果奥地利把天主教作为主流文化,在推行国家主义至上和君主神圣的情况下,也不可能过于抬高天主教的地位。那么,在民族和宗教复杂的情况下,天主教也不可能成为国家的主流文化。依靠斯拉夫人的东正教?更是天方夜谭。

  推行国家至上和君主神圣的国家,国内都有一个占绝对优势的主流民族及其文化。哈布斯堡王朝之所以能在中世纪成为一个大帝国,是因为当时的人没有民族观念,他们认为君主是教皇所封,听君主的话,在很大程度上等于听教皇的,什么国家民族都无所谓。但是到了十九世纪,拿破仑已经广泛传播了民族观念,英法也广泛传播了民主、自由、共和等理念,在这种情况下,国家如果没有一个占绝对优势的主流民族和文化,要推行国家主义和君权神授的理念,长期来看是不可能的。

  所以,奥匈帝国的问题是无解的。

  顺便多说一句,就算民主、自由、共和等理念被绝大多数民众所接受,多民族、多文化的民主国家,真的能长久吗?

  也未必。

  英国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爱尔兰一直想从英国独立出去,就是因为爱尔兰天主教徒想脱离英国清教徒,不想和清教徒搞在一起。于是爱尔兰人利用他们在英国议会的票数,支持那些赞成爱尔兰独立的政党。英国一些政党为了选票,就拿国家统一做交易,最终爱尔兰还是独立出去了,时间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

  拿美国来说,别看现在的美国好像很包容少数族群的文化,尤其是民主党,还在大力倡导多元文化,那是因为少数族群还没有充分威胁到主流文化。实际上,现在美国的主流文化已经受到了严重威胁,以后能否成为有凝聚力的统一大国很难说。除非采取强力措施……

  一个人口占绝对多数、持同一种文化的主流民族,对于保持一个国家的稳定,维持民众的凝聚力,非常重要!!!

  几十年乃至上百年的统一和强盛,对于人类历史来说,很短暂。如果不从根基上打牢,将会昙花一现。

  回到奥匈帝国。奥匈能这么维持下去,已经很不错了。奥匈皇室的最好结局,是在把国家缩小为相对单一民族的国家后,维持君主立宪制度,像英国王室和日本天皇那样,继续吃香喝辣。

  这不是我的事后分析。在当时的奥匈帝国,都有很多人认为这个国家很难维持下去。约瑟夫一世也是心知肚明,加上家庭内部矛盾不断,所以越来越心灰意冷。据说帝国的鲁道夫皇储--约瑟夫唯一的儿子,于1889年自杀,也是这个原因--他看不到奥匈帝国未来的希望。

  鲁道夫皇储自杀后,约瑟夫一世立兄弟的一个儿子为皇储,这就是后来赫赫有名的裴迪南大公(1863~1914)。正是他,1914年7月在萨拉热窝遇刺身亡,引发了第一次世界大战。

  站在约瑟夫一世的角度来看,奥匈帝国早已没什么前途,家庭不幸,独子自杀,还要让侄子继承皇位,1900年代他已经70多岁了,又能力平平,还有什么野心和热情,去认真经营这个国家,像狼一样抓住机会呢?

  因此,日俄战争时期的奥匈帝国,已经没有足够力量在巴尔干扩张了。从国家形态来看,奥匈是一个严重落后于时代的国家,能维持尽量长的时间,已经很不错了。

  那么,俾斯麦呢?他在世的时候,对奥匈是怎么看的?

  俾斯麦并不指望奥匈能有多强大。奥匈能帮助德国保持东南方的稳定,德国就很满意了。另一方面,越发疲软的奥匈(以及土耳其),肯定会刺激俄国蠢蠢欲动,俄国很可能会在巴尔干再次犯克里米亚战争时的错误。这样,德国就有机会了。

  回到1900年代,在德国不宜对俄国动武、奥匈无力在巴尔干扩张的情况下,威廉二世还得继续耐心等待更好的机会。反正尼古拉二世正值盛年,看起来还要当很久的俄国沙皇。而日俄战争时期尼古拉二世的表现,已经证明他敢于轻率地拿国家前途豪赌,让国家陷入危险的境地。这种人,以后极有可能会再犯严重错误的。

  当然,前提是威廉二世不要犯同等级别的严重错误。

  不过,很显然,威廉二世一点都不认为俄国才是德国的最大敌人。在处心积虑地给俄国挖坑方面,他比俾斯麦差远了。至于他鼓励尼古拉二世在远东发展,和日本打仗,只是因为他想拆散法俄同盟,减轻德国东边的压力。对于俄国,他并无更深远的企图,根本看不到从超长期时间来看,德俄民族和文化是你死我活的关系。德国1897年强占胶州湾,进而引发义和团运动和俄国占领中国东北,然后又引发日俄战争,只是歪打正着,威廉二世根本没想那么远。日俄战争前后,他的想法是:利用和法俄缓和的国际大环境,大力发展海军,在海外大力开拓德国殖民地。

  在战术上,威廉二世是个相当聪明的人,这谁都不能否认。

  但是这种方向性的错误,俾斯麦早就看到了。

  一声叹息……

  那么,1907年之后,欧洲局势会怎么发展呢?英法俄到底是怎么走到一起的?德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到底有没有做好充分准备?德国,如果能采取最正确措施的话,能否打赢战争呢?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执政之册(67110)      壮志雄心

仕途顶峰          官路亨通

  长按下面的二维码可关注本号,不定期得到风云野的文章。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百态人生大观澜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