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什么样的批评,人们才听得进去?
历史

什么样的批评,人们才听得进去?

文/小庄

一、

《毛选》第三卷一翻开,最前边的几篇文章,《改造我们的学习》、《整顿党的作风》、《反对党八股》,这些文章都是关于延安整风运动的。

什么是整风运动?

通俗一点的说,人的脑子跟屋子很相似,时间久了就容易积累灰尘,所以要定期的打扫打扫。

这整风运动也跟扫屋子一样,不过清扫的是人脑子里的错误思想。

《毛选》里就有十分恰当的比喻:

我们曾经说过,房子是应该经常打扫的,不打扫就会积满了灰尘;脸是应该经常洗的,不洗也就会灰尘满面。我们同志的思想,我们党的工作,也会沾染灰尘的,也应该打扫和洗涤。——《毛选第三卷,论联合政府》


这种思想上的打扫和洗涤的过程,就是整风,而整风用到的工具就是批评与自我批评。


大家不要小看这个整风的意义,应该说没有当时延安的整风运动,就不可能有我党空前的大团结,也就不会有后来解放战争中摧枯拉朽般的胜利。


而要成功的开展一次整风运动,最最关键,也最最核心的东西,就是用好批评和自我批评这个工具。


二、

那么问题来了,什么样的批评人们才听得进去呢?


这里面当然有很多技巧,我们就列举一些《毛选》中关于如何批评的方法,一起学习学习:

“至于党内的主观主义的批评,不要证据的乱说,或互相猜忌,往往酿成党内无原则纠纷,破坏党的组织。”——《毛选第一卷,关于纠正党内的错误思想》

这条说的是批评一定要有依据,要讲证据,你不能凭空指责和污蔑,更不要搞人身攻击。


“关于党内批评问题,还有一点要说及的,就是有些同志的批评不注意大的方面,只注意小的方面。他们不明白批评的主要任务,是指出政治上的错误和组织上的错误。至于个人缺点,如果不是与政治的和组织的错误有联系,则不必过多指责,使同志们手足无措。而这种批评一发展,党内精神完全集注到小的缺点方面,人人变成谨小慎微的君子,就会忘记党的政治任务,这是很大的危险。”《毛选第一卷,关于纠正党内的错误思想》

这一条看似针对的是党内的批评,其实生活里,家庭里也是一样。

要知道每个人身上都是会有很多缺点的,如果每天都盯着这些缺点不放,给予过多的指责,很容易打击别人的自信。

我们的批评,更多的是要触及他思想上的问题,而不是让人产生害怕和畏惧的心理,否则批评也往往起不到有效的作用。


但是我们揭发错误、批判缺点的目的,好像医生治病一样,完全是为了救人,而不是为了把人整死。——《毛选第三卷,整顿党的作风》

这就是说批评一定要是善意的,要能够帮助到别人。


不要有这样的空气,似乎犯不得错误,一犯错误就不得了,一犯错误就从此不得翻身。一个人犯了错误,只要他真心愿意改正,只要他确实有了自我批评,我们就要表示欢迎。——《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

这一条说得是要给人家犯错误的人以机会,只要这种错误不触及底线和原则,就要以批评教育为主。



青年同志不要讲人家“昏庸老朽”。老头子也不要讲人家“年幼无知”。大家都是从幼年来的,年幼知道得少,会慢慢多起来。人家懂得的东西不如你知道得多,但你也不是什么都知道。《毛泽东文集,第三卷》

这是要告诫我们,不要用自己某种特殊的身份去批评别人,老的不要倚老卖老,年轻的不要自以为是。

更重要的是,批评是一种平等的关系,不是一种居高临下或自以为是的指责和命令。


三、

当然,以上都是关于批评的一些技巧层面的东西,用于更好地处理人与人之间关于批评的这种相互关系。

这种技巧层面的方法,《毛选》里多处提到,我们自己生活里也可以总结出许多来。


但是实际上,关于整风运动,或者说关于“批评和自我批评”,我们还没有触及到它的本质的东西。

《毛选》中关于批评和自我批评,有过极其精准的解说,直达本质,它这样说道:

对于我们,经常地检讨工作,在检讨中推广民主作风,不惧怕批评和自我批评,实行“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这些中国人民的有益的格言,正是抵抗各种政治灰尘和政治微生物侵蚀我们同志的思想和我们党的肌体的唯一有效的方法。——《毛选第三卷,论联合政府》

搜索关键词,“推广民主作风”、“不惧怕”、“唯一有效的方法”。


什么是推广民主作风?从小了说,你得让所有人都能说话,往大了说,那就是要密切的联系群众,充分发扬群众的监督和检举的作用。


那么什么又是不惧怕?这就值得细细品味了。

延安整风整的是什么?主要是整大家的思想。

这种思想主要以主观主义、宗派主义思想为主,主观主义又分为教条主义、经验主义,而这些思想往往又会以党八股的形式呈现。


有点绕口,总之,延安整风,整的是主观主义、宗派主义、党八股等等。


这些思想错误,归根结底是认识上的错误,是工作上呈现出来的方法论的错误。

所以大家发动群众起来提意见、搞批评,同时我们自己人之间也相互批评和自我批评,这对所有人来讲,都是有好处的,是符合所有人的利益的。

因此,大家“不惧怕”。


认识上和方法上的错误,大家有什么好惧怕的呢?稍微有点进步意识的大好青年们,谁不愿意有人帮助自己改正错误,学习方法呢?

谁会希望自己是一个只会搬教条、做事一厢情愿的人呢?

批评和自我批评,虽然不好听,甚至有些刺耳,让人难受,但是总归是对自己有好处的,有利于自己的成长和进步嘛。


所以我们看《反对党八股》里那些话说得,什么“不但是幼稚,简直是无赖”、“语言无味,像个瘪三”、“流毒全党,妨害革命”,这些批评的话够激烈吧,也够难听吧?

但是大家能接受,因为这有利于大家进步,符合大家的利益,所以“不惧怕”。


但是,为什么很多年以后的整风运动却屡屡达不到理想的效果呢?

非但达不到理想效果,简直可以说搞得一团糟。

是技术难度上的问题吗?是领导方法上的问题吗?

都不是。


其实,这里面最根本原因就是大家由原来的“不惧怕”,变成了后来的“惧怕”。


以前你要教我学习马克思,教我改掉教条主义的臭毛病,没问题,我乐意接受,就算批评过火,也没什么,因为这对我有好处。

但是现在呢?

你要整的是什么?是官僚主义。


你要我改掉的是什么呢?不是教条主义了,而是我的特权,是我做官老爷的资格,是我为后代谋私利的想法,是我想要住洋楼、开豪车的待遇。


你还想发动群众来监督、检举?你说我能同意吗?


以前你想帮我改掉教条主义、经验主义,好,没问题,因为我真的想改啊。


现在,你想帮我改掉官僚主义?

对不起,我是真的不想改。




历史文章:

团结-批评-团结

很多时候犯错,就在于把“感性认识”当作了“理性认识”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八角楼上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