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人性善”的终极证明
历史

“人性善”的终极证明


“孟子道性善,言必称尧舜。”

(滕文公章句上)

他极力鼓吹“人性善”,虽遭不少人反对,亦毫不退缩。后来程颐称赞孟子说:“孟子有大功于世,以其言性善也。”——人性善为中国这个没有全民宗教信仰的民族,奠定了道德的基础,不可谓功劳不大。


但是,孟子并没有能够从科学的角度证明人性是善的。他的一些论证既不科学,也很好笑。比如,他和告子争论,告子认为人性没有善恶,善恶都是由于外在环境以及教育等等习得的结果。告子比喻说,人性如同流动的水,挖开西方的口子水就往西流,挖开东方的口子,水就往东流。所以,人性不分善恶,就如同水不分东西一样。


孟子接过告子的话题,反击到:水确实不分东西,但是,难道也不分上下吗?人性的善,就如同水往下流一样,“人无有不善,水无有不下!”(《告子上》)


孟子确实厉害,他抓住了一个实质:水流动的本质,不是东西,而是上下。由此,他证明了水流总有一个特定的方向。但是,他这样的证明,用以破除告子“性无善恶论”可以,用以建立自己的“性善论”则不可以。为什么呢?因为,第一,水之就下,事实也不是水之本质,而是地心引力的结果,仍然是外在环境的影响。这一点我们可以原谅孟子,因为那时,牛顿的那个苹果还没有掉下来,地心引力还没有被发现。但是,接下来孟子显然闹出了一个大笑话:水之就下,只能说明人性有特定的方向,却不能说明人性的具体的方向。我们只要把孟夫子的话换一个字就知道了:“人无有不恶,水无有不下!”——是不是一样?


孟子还使用了类推论证等等方法,比如,用口有同味、耳有同听、目有同美来证明心有所同,而心之所同,就是义理,就是善。这些论证,在论证链上,掉链子的环节多多。一言以蔽之,都是无效证明。


那么,孟子真的没有证明人性本善吗?


我也曾这么认为过。但是,现在,我改变了看法。因为,我发现了孟子对于人性本善的终极证明。


这个终极证明就是要我们反躬自问:我们的内心有善念吗?除了趋利避害,除了追名逐利,我们有无完全出自善念和良知的行为?我们猛见小孩快要跌落深井,心中有无瞬间升起的恐惧恻隐之心,并把孩子抱离危险?——那种并非出自与孩子父母的交情、并非为了做好事以便邀名逐誉的全然纯粹的善念,我们真的没有吗?(《公孙丑章句上》)


如果我们有,我们又为什么怀疑别人有?由此推论下去,为什么我们就不能相信全体人类本性的善,相信这个世界有正义、有良知,有出于公道心、出于正义感、出于关爱的行为?!为什么我们总要把别人(别国)的行为解释为自私自利而不相信他(它)有可能出于正义?如果我们不相信他人(他国)的善,纯然以利害解释他人(他国)的行为,请问,我们又如何自证自己的善?


是的,孟子关于人性善的证明就是这样一种由我及他,又由他及我的善性互证。这是人性善的终极证明,是对于上帝的证明,对于爱的证明。无论如何,他的证明给了我们相信自己的理由,相信爱的理由。——没有这种相信,人类无法拥有自尊。不能没有,所以有。


本文选自《孔子如来》




微信号“bao_pengshan”

感谢您的到来,让我们看见彼此

点击右上角…点击“分享到朋友圈”


长按此图  识别图中二维码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鲍鹏山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