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为啥总有人搞形式主义?
历史

为啥总有人搞形式主义?

文/小庄

一、

谁都不喜欢形式主义,形式主义能换来什么呢?

只能换来三个不满意:群众不满意,商家不满意,搞不好你的领导也不满意。

就比如一包进价28块的口罩卖30,赚2块,被罚6000。

再比如,一只进价6毛的口罩,卖1块,赚4毛,被罚42630。



你说这事儿够不够魔幻?

群众会不会有些激愤?我想多半是会的,这一点从各种网络平台的舆论中就可以看出来。



群众为啥激愤,因为这事违背了基本的常识。


您甭管它是依据了哪条法律,哪个规定,都无法掩盖它的荒诞性。


当然,《毛选》中对这一点,早已洞察。

为什么党的策略路线总是不能深入群众,就是这种形式主义在那里作怪。盲目的表面的完全无异议的执行上级的指示,这不是真正的在执行上级的指示,这是反对上级指示或者对上级指示怠工的最妙的方法。——《毛选第一卷,反对本本主义》


而且但凡是喜欢搞形式主义的人,多半也喜欢搞本本主义。

因为稍有智商的人,总是要为自己的行为找点依据的。

比如你看洪湖市场监督局的依据就是:《省市场监管局关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期间有关价格违法行为认定与处理的指导意见》。


关于这一点,《毛选》中也早就说过:

本本主义的社会科学研究法同样是最危险的……,我们说马克思主义是对的,绝不是因为马克思这个人是什么“先哲”,而是因为他的理论,在我们的实践中,在我们的斗争中,被证明了是对的。我们的斗争需要马克思主义,我们欢迎这个理论,丝毫不存在什么“先哲”一类的形式的甚至神秘的念头在里面。马克思的本本是要学习的,但是必须同我国的实际情况相结合。——《反对本本主义》


把《毛选》里的“本本”换成这个“指导意见”,简直不要太贴切。


二、

由此,不得不引发我们的思考,为啥总有人喜欢搞形式主义?

有很多人把责任推到基层,认为上头的意见都是好的,结果一到了基层那里,全都变味了,变成了形式主义,变成了调和敷衍。


这个观点有没有道理呢?有一点道理。

我们不得不承认确实存在部分机械的执行有关文件的人。

但是这解释不了一个问题,就是为啥形式主义屡禁不止,屡教不改,从井冈山时期到今天,都快100年了,还是这点破事。


如果只是个别基层的机械主义作怪,那是很容易纠正的,因为任何一个文件落实到基层以后,往往都不是由一个人去执行完成的。

多半都是由一个部门,一个单位,一个小组共同讨论,共同配合去完成的。

总不能这个小组里,刚好全是机械主义者吧?


而且,作为基层,他们的工作量是非常大的,很多原本是领导要干的事,最后都甩给了基层,所以他们更不至于没事儿找事,自己给自己添堵。


就拿我们家这几天来讲,已经连续收到了居委会,街道办,派出所,卫生局,村委会这五个单位的不同人员送来的文件,都是要我们签字,证明我们已经知道了防控措施。

结果一看这五份文件,内容居然是一模一样的。


我问他们为啥?他们说:得留个证据,证明我们部门关注过这个事情。


所以,是基层不知道这里面有形式主义吗?是他们真的笨到只会机械主义的执行命令吗?

完全不是,相反,他们知道得不要太清楚。


可是他们为啥还要那么做呢?


真实原因是协同作战能力出了问题。


三、

这就好比打仗一样,战役层面来讲,必须要有很好的协同作战能力。

一个机械化师团,得有坦克兵,炮兵,信号兵,步兵,后勤部队等等。

就算是一个步兵团,也有拿机枪的,拿冲锋枪的,拿步枪的区别。


打起仗来,这些不同的兵种之间,要能相互配合,交替掩护作战,否则就会变成一团乱麻。

一旦要是乱起来,就会出现一个局面,忙的忙得要死,闲的闲得要死。


这个时候,闲的那部分人心底也害怕啊,看着前方作战人员在艰苦奋斗,自己呢,貌似找不到啥具体的工作,这样一来,会不会显得我很不作为?


大战当前,怎么能不作为呢?所以,还是找点事做吧,哪怕是明知道这里面有严重的形式主义问题,那也好过不作为吧。

要知道,搞点形式主义,留点干工作的痕迹,好歹还能证明你对这事儿上心了。

但是如果你不作为,那后果可就严重了,尤其是前方战事吃紧的时候。


所以,这时候,就一定会有大量的形式主义问题衍生出来。


《毛选》说过:

一场战役的胜负,固然取决于各种影响战役的客观条件,但是很大程度上,是指导这场战役的指挥员的主观指导,在起着重要的作用。——《毛选第一卷,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


四、

那么,是什么导致了协同作战出现了问题呢?

这个问题我就不要回答了,还是交给《毛选》回答。

离开实际调查就要产生唯心的阶级估量和唯心的工作指导,那末,它的结果,不是机会主义,便是盲动主义。——《毛选第一卷,反对本本主义》


“你不相信这个结论吗?事实要强迫你信。你试试离开实际调查去估量政治形势,去指导斗争工作,是不是空洞的唯心的呢?这种空洞的唯心的政治估量和工作指导,是不是要产生机会主义错误,或者盲动主义错误呢?一定要弄出错误。这并不是他在行动之前不留心计划,而是他于计划之前不留心了解社会实际情况,这是红军游击队里时常遇见的。那些李逵式的官长,看见弟兄们犯事,就懵懵懂懂地乱处置一顿。结果,犯事人不服,闹出许多纠纷,领导者的威信也丧失干净,这不是红军里常见的吗?”——毛泽东。


所以,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归根结底只有一句话——脱离了群众。



想问问《毛选》,群众到底是不是乌合之众?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八角楼上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