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为什么我们今天这么没规矩?【幸福的人生不靠鸡汤】
历史

为什么我们今天这么没规矩?【幸福的人生不靠鸡汤】




今天的教育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怎样给孩子一个幸福未来?

如何教孩子读经典?


为什么我们今天这么没规矩?

【幸福的人生不靠鸡汤】


不删节独家首发

鲍鹏山 2013年保定演讲全文(之六)


但是,今天,我们的基础教育到底做得怎么样呢?从小学一直到高中,孩子们毕业了。作为一个中国人,到他高中毕业的时候,你问他中国传统文化中的道是什么意思,德是什么意思,仁是什么意思,义是什么意思,礼智信是什么意思,他都答不上来,一窃不通,不知道!这是不是我们从事教育的人的失职呢?孩子们高中一毕业,没办法了,因为他进大学学某类专业去了。他都18岁了,成人了,不知道什么是人类的基本价值观,一个国家的基础教育,是不是很失败?我们老师都在干什么啊?我这样讲,不是把责任推给在座的诸位。我是想告诉大家,我们可以不接受别人推来的责任,但是,我们自己应该意识到,既然从事教育这个事业,既然体制很难改变,我们仍然不能把体制作为推卸责任的借口。我们每个人,实际上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还是有做一点事情的空间的。


我有一点失望在于,每当我和老师们讨论这些问题时,很多人是不屑一顾的,你给我讲这个有什么用啊?你讲什么讲啊,然后说这是体制的责任啊。我想问:如果不首先讨论这些问题,我们又如何改变体制呢?我刚才念了PPT上“道德仁义礼智信”这些概念,每一个概念的背后,都蕴含着深刻的思想。这些思想,是对整个人类文明和人类道德使命的思考。这些思考,变成人类文明的成果积淀下来;这些积淀,最后成了人类生存的价值观和价值基础。教育,就是要把这样的价值观赋予我们的后代,让全社会在这样的一个价值基础上文明地运作。这样,国家就有秩序了,人类就有文明了,民族就有尊严了。


中国现在很厉害,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了。很多人动不动就今天跟那个发狠,明天跟那个拼命,但是,我要问,在拼命之前,你有没有首先在道义上站得住脚?你了不了解现在国际上对中国人整体印象是什么样子的?评价极低:没有秩序,没有文明,没有信仰,没有规矩。事实就这样。我看见有两个国际调研机构,调查全世界最不受欢迎的旅游者排名,其中一个得出结果是,中国排第一。另外一个的调查结果是,中国排第二。那排第一的是谁呢?我告诉你,你可能会很高兴,是美国人。但是下面还有让你不高兴的。这两个调研机构调查的最受欢迎的游客,结论一样,都是日本人,都是我们中国人最讨厌的日本人。可是他们最受欢迎。看到这个调查结果,我真的是悲欣交集啊!为什么悲欣交集呢?日本人我这么讨厌他,他怎么还受欢迎呢?这是悲。为什么又欣呢?日本人跟中国人一样,也没有全民信仰的宗教,但日本人整体的文明素质,在全世界得到了认可。而日本人,就是古代中国人的影子啊,也就是说,日本人今天所达到的文明程度,完完全全是我们中国人更应该达到的,我们是有理由、有能力达到的。日本人,历史上深受中国儒家思想影响。


中国有几千年的文明,曾经教化出了全世界最有文明素质的民族。我曾经在微博上感慨,英国哲学家罗素到中国来,是1921年,那时候的中国,经济多么落后啊,但罗素对中国人整体文明素质评价非常之高。这是一个外国人看1921年的中国人。再来看看中国的学者胡适。胡适14岁从老家安徽绩溪去上海,那时交通不发达,他沿着徽杭古道,走了七天七夜。那是1904年,中国经济很落后吧,但胡适回忆说,那七天七夜,一路上走,他没有看到一个警察,没有受到任何侵扰,他觉得非常安全。我再讲一件事,抗战期间,乱世吧?但是从北京寄一个包裹寄到广州,会花长一点时间,但是会收到。那么个乱世,不说广州大城市,就是寄个包裹寄到湖南一个乡下,也能收到。为什么?因为那时的人做事有规矩。孔子讲过一句话,“夷狄之有君,不如诸夏之亡也”,只要人民有一个文明的秩序在,国家乱了,人有规矩。人有规矩了,你把东西交给我,你就放心,因为我有规矩,会照规矩来做。


与西方宗教教化不同,中国人是通过世俗的教化,让世界上人口最多的民族变成了世界最文明的民族的。这是一个文化的奇迹。然后,我们又用了几十年的时间,让全世界最文明的民族变成了世界上最不文明的民族,这也是一个奇迹。关键问题出在哪里?教育。所以在座的诸位,我们都是同行,我希望大家都来反思一下。有时候,大家需要务实。有时候,大家来务个虚,好不好?教育,是一个有理想的事业,做老师,眼睛要看得远一点。不要老想着我这个班平均分数95.3分,他那个班平均分数95.2,我比他高0.1分,我下一步要怎么怎么样保持,然后超过更高分的。不要老看这个。做教育工作者,一定要有一点理想。



鲍鹏山:文学博士,学者、作家,上海开放大学教授,多所大学兼职教授,中国孔子基金会学术委员会委员等。央视“百家讲坛”主讲嘉宾,主讲《鲍鹏山新说水浒》、《孔子是怎样炼成的》。《光明日报》、《中国周刊》、《儒风大家》、《美文》、《中学生阅读》等报纸杂志专栏作家。

主要从事中国古代文学、古代文化的教学与研究。出版《风流去》、《孔子传》、《孔子如来》、《中国人的心灵:三千年理智与情感》、《先秦诸子八大家》、《论语导读》、诗集《致命倾诉》等著作十多部。作品被选入人教版全国统编高中语文教材及多省市自编的各类大学、中学语文教材。

2013年9月,上海创办溥江学堂。

2014年6月,北京创办花时间读书社。

2015年9月,北京溥江学堂成立。



敬请关注:北京朝阳区图书馆新馆(北京广渠路66号院3号楼)2015年9月26日上午北京市著名语文特级教师刘德水专题讲座:“国学经典与语文学习”。


敬请关注:北京朝阳区图书馆朝阳书苑文化精品项目鲍鹏山“溥江学堂”国学“峻阳班”2015年北京招生信息。


媒体联络:010-58481659/15313298421


微信号“bao_pengshan”

感谢您的到来,让我们看见彼此

点击右上角…点击“分享到朋友圈”


长按此图 识别图中二维码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鲍鹏山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