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中印对峙的不祥之兆:中国外交绝不可被舆论裹挟
历史

中印对峙的不祥之兆:中国外交绝不可被舆论裹挟

  文章来源:陶太郎,作者王陶陶。

  老邓评论:我的上一篇中印冲突甚至爆发战争?在我看来很荒唐引来无数讨论,尤其骂人的不少。评论早已超过100条,所以很多无法显示,见谅。看到王陶陶的《中印对峙的不祥之兆》,觉得很好,获授权在此转载,并且根据我的角度加了重点,做了很小的修改。

  巴基斯坦那边倒是和印度打起来了,真是干脆利落。这里面有什么意图,很多微信号都分析了。但在我看来,这些意图都没什么意思,因为这些都是“术”。把焦点放在西南和印度的争端,本身就是并不高明的“术”(虽然这不是我们能做主的)。在这个前提下,分析这些都没什么意思。

  我举个例子吧。乐视的商业模式,自从贾跃亭开始铺开规模,尤其是赔钱做电视,他的模式就是错误的。在这种情况下,局部的亮点没什么意义。而且局部越聪明,越折腾,未来的损失就越大。


近来,随着中印边境纷争加剧,

大陆网上好战之声愈演愈烈,

这些不负责任的言论,

恰如明末东林一般和1937年的日本舆论一般,

不顾最起码的现实,

试图以至高无上、不可动摇的表面道德逼迫前线军人和整个国家投入一场无利可图的陷阱。

而这种言论的泛滥,

对于中国的未来实际上是一个不祥之兆,

并很有可能引发真正的灾难。


中国人从宋亡、明亡和庚子国变等历史灾难中最应该吸取的教训,就是切勿在外交决策上被舆论左右,并忽视现实


不论当前的好战言论有多么高调,

在叫嚣与印度开战之前,

需要首先搞清楚中国真正的威胁是什么!


事实上,今天中国的最大威胁,

不是印度,不是美国,也不是日本。

而是自身的内部问题:

西域的极端主义者、藏区的分离主义者,以及国内的意识形态问题。

这些问题才是影响我未来之关键。


对于中国这种核大国来说,

外部威胁是可控且有限的,

仅仅是一些讨价还价的小问题。

琐碎的领土、岛屿纠纷,

对于任何一个大国来说,

都是最正常不过是小事,

处理这些问题,最需要的是耐心,

而不是动辄拍案而起。


然而,中国的内部问题则不同于这些纠纷,

伊斯兰极端主义一旦在国内扩散,

则整个大西北很可能陷入动荡,

中国文明都将面临生死存亡;

西藏分离主义如果泛滥,

那么整个大藏区都将变得不稳定;


对于当前中国来说,圣战分子对中国国民和国家安全的潜在危害,远远超过印度、日本、美国与中国之间的纠纷——这就决定了中国应集中力量消灭国内隐患,国外问题付诸谈判即可


这些问题的危害幅度和广度都是极其深远的,

也不可能与之取得妥协的。

其对中国普通民众的伤害,

对国家利益所构成的潜在威胁,

远远超过我们所面对的外部挑战。


因此,对于中国来说,

边境领土纠纷仅仅是面子虚荣。

内部不可控的极端分子和分离主义,

才是关乎我生死的心腹大敌。


况且,就像1937年入侵中国的日本一样,

对于我们来说,与印度这样的国家开战,

最难的不是赢得一场战役的胜利,

而是如何有效结束这场战争,

以及战后的善后问题。

一旦发生冲突,足以形成绵延持久、耗费无穷的长期战争,

破灭中国当前的成就,

并为国内那些不可控力量的崛起创造可乘之机,

从而使国家步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1937年7月,在日本报纸的鼓动下,日本激进军人发动了入侵中国华北的战争,从此日本陷入了中国战场的泥潭。在战争中,日本与英美关系急剧恶化,并由此步入毁灭


所以,大政治家往往最忌讳轻易言战,

这不是因为他们软弱,而是由于他们对国家负责。


笔者阅览诸史,见过太多愤青外交误国的实例。南宋主张端平入洛的士人、明末的东林党人、清末的义和团、法国普法战争的报人、德国一次世界大战的媒体、今天欧洲难民危机的左翼政客,都是如此。历史表明,肤浅的舆论一旦掌握外交,则外交必然走向失败。


事实上,知识分子、煽动家和暴民仅仅是空口高言的情绪发泄者,他们不但对地缘政治理解相当有限,也不需要对外交的具体后果负责,这就使得其对外交之影响至为恶劣,并足以引发真正的灾难,从而毁灭一个国家。


所以,中国外交切不可被舆论裹挟,否则中国的崛起将永远无从谈起。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百态人生大观澜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