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与其相忘江湖,不如喷薄倾诉
历史

与其相忘江湖,不如喷薄倾诉

风流又寄才子书

——读《鲍鹏山新批<水浒传>》

坊间流传着多个版本的《水浒传》,主流上有百二十回本、百回本、七十回本,因人喜好,互有优劣。《鲍鹏山新批〈水浒传〉》根植于金圣叹七十回本,于一百零八将排定座次,卢俊义大梦惊醒处结尾,不蔓不枝。在很大程度上来说,七十回本的出现将《水浒传》的艺术层次拔高到另一个水平。而事实也表明,水浒故事并不是为了完整而完整地存在,七十回本有其独特的审美取向。

《鲍鹏山新批<水浒传>》

岳麓书社出版

放眼书市,由水浒衍生出来的解读书籍浩如烟海。如通俗派作家张恨水,就有《水浒人物论赞》一书,涉及到版本、人物的考据与论析。日本东洋学派史学家宫崎市定亦对水浒颇有研究,其《宫崎市定说水浒:虚构的好汉与掩藏的历史》一书以文本为媒介,深入探究了广阔的中国社会历史,具有很好的延伸与拓展性。虽然已出版书籍不胜枚举,但毋庸置疑,自金圣叹出,《水浒传》评论尚无人能出其右。然而随着近些年来传统文化的大举复兴,“四大名著”的热度再一次被推上新的高度,就《水浒传》来说,《百家讲坛》时期的鲍鹏山,功不可没。他的成功也绝不是偶然,在此之前,《风流去》《寂寞圣哲》以其“三千年来浪淘尽,一声叹息风流去”的家国情怀,以及对文化传统的敬意获得学界的广泛认可。而在这次的批评本中,鲍鹏山同样以其炙热浓烈的感情,倾注笔端,置身其境,不仅把人物、故事讲好,更能讲得通彻。


就其体例来说,批评本每章回前必有总评,皆以其极深研几之工夫,承上启下。《水浒传》奇文每有寻常处,读者通览皆取其大概,不得要领。鲍鹏山在隐于不言、细入无间的碎片化生活中,将水浒人物举手投足、谑笑与沉默中的人性与道德解剖在尘嚣的手术台上。

“一个最忠心耿耿又小心翼翼的人,成了反叛者。这个世界最温顺最可信赖的良民,成了这个世界最可怕的敌人。一个最无做英雄愿望的人,就这样被逼成了英雄。”(第九回)

《鲍鹏山新批〈水浒传〉》岳麓书社出版

编    著:[明]施耐庵 著,鲍鹏山 批评

《金圣叹批评水浒传》是古人的思维、古人的观念和古人的语言。

《鲍鹏山新批〈水浒传〉》是今人的思维、现代的观念和当下的语言,在现代背景下,阅读鲍批更具亲和力,观念更贴合,更易接受。

推荐购买


《鲍鹏山新批〈水浒传〉》+罗辑思维得到《鲍鹏山说水浒300讲》= 既得读书之趣,更得读书之法,是学生提高阅读分析能力的最好范本。


我们甚至可以说,在鲍鹏山的深刻理解与解读下,我们又多了一条路径去打破水浒人物的刻板印象,潜伏进水泊梁山这个大熔炉中来。

总评之外,间有夹评。总评提纲挈领,条分缕析,夹评则包罗万象,有喷薄的感情倾诉,有遣词造句的妙笔章法,有关键细节的聚焦,也有草蛇灰线的揭示与指引。夹评的不仅仅是水浒,也是中国官场的政治生态,是权力、欲望与道德的拉扯,甚至是鲍鹏山自己的人格坚守。于夹评之中,中国传统社会生活如同缓缓打开的浮世绘,逐渐清晰起来。

 

开卷有益,任何一本好的批评本,绝不能囿于本身,为文本所困,批评意义正在于此。诚如其言:“《水浒传》本是一本歪经,却偏从假正经中引出。”而在没有接触过批评本之前,或许大部分人对于《水浒传》的印象停留在98年版电视剧的人物形象塑造上,在刘欢以及唢呐声中,众多英雄好汉的形象趋于一致,有脸谱化的倾向。不可否认影视作品对于《水浒传》传播的巨大贡献,但福祸相依效应也愈加明显,脸谱化形象也随之根深蒂固。鲍鹏山以其在经典解读、经典普及方面的影响力,通过批评文本的出版,确有矫正清源之风。


也因此,金圣叹之后,必读鲍鹏山。


REC

民间多有“少不读《水浒传》,老不读《三国》”之说,大抵在于对名著浅尝辄止的阅读后的模糊印象。其实不然,私以为在浸入鲍鹏山的点评分析后,断然会有将栏杆拍遍的顿悟之感。相较于三国战事的阴谋阳谋而言,施耐庵在细节处着手,将大宋帝国市井生活的犄角旮旯,镶嵌点缀在一个个故事中,而鲍鹏山正是在施耐庵与普通读者之间架起一座桥梁,通过后期补丁的方式,将信息传达给受众。诚如姜文电影中的那句经典台词:“翻译翻译,你给我翻译翻译,什么叫惊喜!”什么叫惊喜?在鲍鹏山辛辣的笔下,水浒一书被拂去积尘,露出本来璀璨的光来,这才是笔者的诚意所在。

 

少不读《水浒传》,少年的眼里有替天行道的大义,信奉拳头是最高效的生产力,非黑即白,往往酿成大错,失足悔悟。老亦不读水浒,暴力仅仅是《水浒传》带给我们最直观的印象,是囫囵吞枣后的不知其味,倘或有心之人于细微片刻处“斤斤计较”,觅得窥探之路径,便能发现《水浒传》一书带给我们的宏大的格局,非梁山不能装下。鲍鹏山每每将细微处放大,俨然将大众记忆里的武侠带到了人性、道德与权谋的厚黑学上。

 

这么说来,难道《水浒传》就不宜读了?不然。施耐庵的行文结构是超前的,如果对《水浒传》故事进行多个板块的切割,那么每个板块里,大都在无形之中运用了一镜到底的表现手法,从人物出现到故事串联,一气呵成,使得读者的视角转换平滑顺达,仿佛置身其境。鲍鹏山同样注意到了这一点,在六回的总评中有“《水浒传》的结构有点像接力赛跑。故事得接力棒从王进手中交给史进,又从史进手中交给鲁达”。

 

不仅如此,施耐庵对文字的把控亦是天才级别的,从来没有一处废字,恰到好处,点到为止。而这点在通读完批评本后,诸位亦能感同身受,余不赘言。也因此《水浒传》其实是老少皆宜的,因观者的不同而呈现出纷繁的色彩,每个人都能在其中发现不同的乐趣,体悟人生的相处哲学。在“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的伪结局中,感受荒凉与悲怆。并最终如作者希冀的那样“返璞归真”,追求善与美的生命本质。也许这就是施耐庵想要带给我们的《水浒传》,也是鲍鹏山想要呈现出来的《水浒传》。

 

简而言之,《水浒传》批评本中不乏佳作,然见微知著,统领全局者却屈指可数。前有金圣叹才子书,今有鲍鹏山批评本,对于试图接触《水浒传》的读者来说,此二者不可不读。然金圣叹之文字与今相隔三百余年,初读者不免隔阂。或有新人,需寻得一路径,鲍鹏山批评本当真是不二之选。


本文为岳麓书社《鲍鹏山新批<水浒传>》书评

作者:张峰

元典教育丨传统文化

文学历史丨花时间读书

让阅读成为习惯,让生活拥有温度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鲍鹏山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