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鲍鹏山新说水浒】梁山泊都有些什么鬼:慷慨大郎史进
历史

【鲍鹏山新说水浒】梁山泊都有些什么鬼:慷慨大郎史进


点看《水浒》十二人,鲍鹏山最新千字文,独家推送,附视频。



第二人·慷慨大郎史进


第二回《史大郎夜走华阴县  鲁提辖拳打镇关西》原文选载——


那人见史进长大魁伟,像条好汉,便来与他施礼。两个坐下。史进道:“小人大胆,敢问官人高姓大名?”那人道:“洒家是经略府提辖,姓鲁,讳个达字。敢问阿哥,你姓什么?”史进道:“小人是华州华阴县人氏。姓史,名进……”鲁提辖道:“阿哥,你莫不是史家村甚么九纹龙史大郎?”史进拜道:“小人便是。”鲁提辖连忙还礼,说道:“‘闻名不如见!见面胜如闻名。’……”鲁达道:“……你即是史大郎时,多闻你的好名字,你且和我上街去吃杯酒。”鲁提辖挽了史进的手,便出茶坊来。

鲍鹏山解读史进

“长大魁伟,像条好汉”,是鲁达对史进的第一印象。那时,鲁达已出道,小青年史进才入江湖;鲁达合当有名声,偏偏史进不知道;史进不当有名声,偏偏鲁达知道。施耐庵这么写,其妙有二:一写史进疏离江湖,孤陋寡闻,非写鲁达无名;二写史进初入江湖,便有相知者,透出江湖一丝暖意。果然少年喜名,英雄慷慨,史进感激,两人礼拜。鲁达不仅还礼,而且“连忙”还礼 可见鲁达不唯不自大,亦能足够尊人。三十五六岁老江湖,对十七八毛头小青年出格礼待,见出鲁达胸襟不凡,也见出他对史进的喜爱。史进初闯江湖,便有鲁达挽了他的手一同去喝酒,从此成彼此一生最珍贵的兄弟。


李忠的出场,是施耐庵有意安排的与史进做一个衬托、对比。


史进和鲁达出来后,遇见了他的开手师傅李忠。李忠一出场,就不体面。他在街上摆个小摊子,露一点花拳绣腿,使一点刀枪棍棒,骗些不懂武艺的看客给点赏钱,再卖些假药。李忠的武功,史进也说,不值半分。但是,李忠的不体面,不仅仅因为他此时此刻生活方式的不体面,更主要的,是他已经养成了一种很不体面的性格。锱铢必争,分两必较,一丝难舍。108人里面,史进是鲁达第一个见到的人,李忠是第二个,但鲁达后来没把李忠当兄弟,因为个性、境界的差距太大。鲁达看他好歹是史大郎的师傅,邀他同去喝酒,你看李忠这句话讲的,“小人的衣饭无计奈何”——他整天想的就是衣饭。


史进讨出身,李忠讨生活。李忠的谋生手段,无可厚非,但不潇洒,还显得委琐。一个好汉,哪里能长期这样生活呢。一个人如果整天想的就是自己的吃喝,忙来忙去就忙下一顿饭,你说会有境界吗?事实上,一种生活态度,往往决定了一种生活状态;一种生活状态,也就塑造出一种境界与性情。不冲破衣饭这一层的牢笼,就终身是衣饭的囚徒;衣饭的囚徒,不过是行走的饭桶。实际上,李忠一出场,境界已经坏了,气质已经坏了,性格已经坏了,小气、委琐、吝啬。史进如果整天想着自己的衣饭,怎么会为了救少华山朱武等人,一把火烧了自家庄园,流落江湖呢?一个整天操心自己衣饭的人,怎么可能是英雄好汉呢?所以鲁达喜欢史进。


待到鲁达要救金老父女,掏出了身上全部的五两银子,又看着史进道:“洒家今日不曾多带得些出来;你有银子,借些与俺,洒家明日便送还你。”鲁达这话,有两层意思,一是表示,救人是俺的事;二是表示,他跟史进不见外,不把兄弟当庸人。史进呢,“直甚么,要哥哥还”,取出一锭十两银子放在桌上。这句话也两层意思,一是既然你是我哥哥,那么兄弟通财,我的钱就是你的钱;二是,金老父女可怜,你想救,我也想救,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史进确实是条好汉。鲁达拿五两,史进也拿五两,可以吗?没问题。但是史进拿出了十两。这就是史进的境界,也不枉鲁达的看重。一个人之所以被人看得起,有的时候就在细节上。史进用十两银子,买了鲁达对他一辈子的兄弟情。你可以说,这太便宜了。是的,但很多人一辈子得不到这便宜。李忠就得不到。当鲁达看著李忠说“你也借些出来与洒家”时,李忠是“摸出二两来银子”。摸——也许,李忠真的没钱,摸半天才摸出来,可怜;也许,他是一边在身上摸,一边在想到底拿出多少来才合适呢?既有一点面子,过得去这场面,自己又不太心疼呢?李忠是手在摸,心在琢磨。


鲁达平等心看人,他跟史进借钱,也跟李忠借钱。结果最后,鲁达对李忠讲了很难听的一句话,“也是个不爽利的人”。还有比骂更严厉的,鲁达把自己的五两银子加上史进的十两给了金老,把李忠的二两银子拿起来,“丢还了李忠”。一个动作,丢还,却“胜骂胜打胜杀胜剐”(金圣叹语)。


鲁达收下史进的钱,表明他把这个人也收下了;鲁达扔还了李忠的钱,表明他不接纳这个人。合到一起的是钱,也是人;人合不到一起,钱也合不到一起。


以下视频建议在WIFI环境下观看


微信号“bao_pengshan”

感谢您的到来,让我们看见彼此

点击右上角…点击“分享到朋友圈”


长按此图  识别图中二维码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鲍鹏山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