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鲍子私塾课堂】一天一则《论语》·第81课

【鲍子私塾课堂】一天一则《论语》·第81课


一天一则,读懂《论语》。


【鲍子私塾课堂】与你同步分享北京花时间读书社独家授课内容,陆续推出《论语》课、《孟子》课、《大学》课、《中庸》课、《老子》课、《庄子》课、《六祖坛经》课。


每天只花一点时间,和孩子一起系统学习国学经典,立品节、正心术、广知识,长见解,良知明澈,心智纯粹!

里仁篇第四

原文

4.15


子曰:“参乎!吾道一以贯之。”曾子曰:“唯①。”子出,门人问曰:“何谓也?”曾子曰:“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②。”


[今译]


孔子说:“参啊!我的思想有一个根本的东西贯穿始终。”曾子说:“是。”孔子出去后,别的弟子问(曾子):“你们说的是什么意思?”曾子说:“老师的思想,只是忠和恕罢了。”

[注释]


① 唯:与“诺”都是恭敬的应答词,有成语“唯唯诺诺”。

② 忠:对人尽心尽力帮助叫“忠”。 恕:对别人宽容不苛求叫“恕”。


[导读]


孔子曾自己给“恕”做过解释,那就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是一条黄金法则,世界上各民族都有类似的格言。将心比心,你所不愿遭遇到的,千万别强加给别人。


那么“忠”,就是“恕”的积极的一面:你想要的,也要尽量给予别人。用

孔子自己的话说,就是“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


[花时间读书社授课原创分享]


先看四个字,“一以贯之”。在后面15·3里,也有这四个字,是孔子和子贡说的。孔子与弟子的谈话,有时候像释迦牟尼与弟子的谈话一样,是最高层次的,师徒之间,莫逆于心,只说半句,对方就明白了。在那里,孔子跟子贡说,“予一以贯之”,在这里,孔子跟曾参说“吾道一以贯之”,一以贯之什么?没说,听的人心里却有数。


你看这里,孔子说:“参乎!吾道一以贯之。”曾子只答了一个字:唯。他心里明白,不用多说一个字。这是多高的对话境界。你们看我现在讲这么细,多累啊,什么时候我们之间也能有这样对话的境界呢?(全场笑)像讲经一样,把场子都摆好了,大和尚到桌子前,拍一下就走了。你听懂了吗?他没讲呢,就已经讲完了。以后我在读书社也这么讲,飞到北京,大家把场地准备好,我拍一下桌子就走了。这感觉太好了。(全场大笑)


曾子答,唯。唯是什么?哦。表示明白了嘛!但是当时在场的不光有曾子,还有曾子的门人。曾子也带学生了。然后门人问曾子:何谓也?孔子与曾子心照不宣,旁边其他小子们一头雾水。孔子在场,他也不敢问,孔子走了,才问曾子,你们说的什么啊?这一以贯之的是什么啊?我们真要感谢这样层次不高的人啊,他代表的是我们的水平哦,他这一问,今天我们才知道,原来一以贯之的,是“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


再联系15·24则看一下,子贡问孔子:“有一言而可以终身行之者乎?”有没有一个字一辈子照着做不犯错误的?孔子要回答这个问题你知道多难吗?是子贡一个人在问,但实际上他是在问,所有人、在所有的时间里,有没有一个字可以照着去做不犯错误?不是那个时刻、那个时代,而是两千年来一直到今天,一代一代所有的人、在所有的时间都照这个字去做都不犯错误。所以我说,假如你们今天问我这个问题,我肯定回答不出来。我能回答出来,也就是把孔老师的答案告诉你们。所以我说孔子伟大,有人说“去圣乃得真孔子”,我说“体圣乃得真孔子”啊…… 那么,来看孔子的回答,哪一个字可以终生奉行呢?“恕”。


忠和恕,都是孔子之道,但要选一个字,为什么孔子不选“忠”而选“恕”呢?因为选“忠”有问题,我想吃橘子我一定要让你吃,也许你不能吃橘子呢?这就犯错误了,所以只有恕是可以的,忠不可以。按理说,忠是个积极的道德,对吧?但是庄子也讲过,庄子说人喜欢睡床,猴子喜欢睡树上,泥鳅喜欢睡泥巴里,那人能逼着泥鳅睡床上吗?换过来说,哪一天泥鳅当政了,有权力了,它对人类特别爱,特别忠,它己所欲一定要施于人,它逼着人也要睡泥巴里,人怎么办?所以,忠不可以通行无阻,但恕可以通行无阻。忠,是个积极的道德;恕,是个消极的道德。有时候,消极的道德往往才能处世,所以孔子回答子贡的,是“恕”而不是“忠”,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孔子讲的不是“做”,而是“不做”。孔子太智慧了,知道吗?!


【本文为鲍鹏山教授在花时间读书社独家讲座录音的文字整理版,由花时间读书社编校发表,版权归属鲍鹏山教授。请尊重知识产权,未获授权,谢绝其他公众号和媒体直接转载此文。未经授权转载者责任自行承担。转载请联络版权方,并请保留版权声明。版权合作、读者投稿发邮件:huashijian628@126.com,或在本微信平台上直接回复。


加微信号“bao_pengshan”,回复“花时间读书”+您的姓名和联系方式可报名参加读书社活动,与鲍子和鲍粉们共享悦读生活。】



鲍鹏山:文学博士,学者、作家,上海开放大学教授,多所大学兼职教授,中国孔子基金会学术委员会委员等。央视“百家讲坛”主讲嘉宾,主讲《鲍鹏山新说水浒》、《孔子是怎样炼成的》。《光明日报》、《中国周刊》、《儒风大家》、《美文》、《中学生阅读》等报纸杂志专栏作家。

主要从事中国古代文学、古代文化的教学与研究。出版《风流去》、《孔子传》、《孔子如来》、《中国人的心灵:三千年理智与情感》、《先秦诸子八大家》、《论语导读》、诗集《致命倾诉》等著作十多部。作品被选入人教版全国统编高中语文教材及多省市自编的各类大学、中学语文教材。

2013年9月,创办浦江学堂。

2014年6月,创办花时间读书社。


微信号“bao_pengshan”

感谢您的到来,让我们看见彼此

点击右上角…点击“分享到朋友圈”


长按此图  识别图中二维码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鲍鹏山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