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鲍子私塾课堂】一天一则《论语》·第64课
历史

【鲍子私塾课堂】一天一则《论语》·第64课

一天一则,读懂《论语》。


【鲍子私塾课堂】与你同步分享北京花时间读书社独家授课内容,陆续推出《论语》课、《孟子》课、《大学》课、《中庸》课、《老子》课、《庄子》课、《六祖坛经》课。


每天只花一点时间,和孩子一起系统学习国学经典,立品节、正心术、广知识,长见解,良知明澈,心智纯粹!


八佾篇第三

原文

3.24


仪封人请见①,曰:“君子之至于斯也,吾未尝不得见也。”从者见之②。出曰:“二三子何患于丧乎③?天下之无道也久矣,天将以夫子为木铎④。”

[今译]


仪地的封疆官请求孔子接见他。说:“贤德的人到了这个地方,我没有不见的。”孔子的随行弟子就介绍他见了孔子。他出来后,对孔子弟子们说:“你们何必忧虑你们没有官位呢?天下黑暗无道已经很久了,(该得到治理了)天将会把你们先生当成凝聚民心的木铎的!”

[注释]


①仪封人:“仪”,卫国邑名。“封”,边界。仪封人,指仪这个边界地方的官员。


②从者:随从孔子的弟子。见之,“使(让)……见之”的意思。


③二三子:这里是称呼孔子弟子。“二三”,表示约数,犹言“各位”。丧:失去。这里指没有官职。


④木铎:“铎(duó)”,一种铜质木舌的铃子。古代召集群众,宣布政教法令,或在有战事时使用。这里是用“木铎”比喻孔子将能起到凝聚人心的作用。

[导读]

仪封人的话很象是一个预言:孔子在世时,已经凭借他个人巨大的德行和人格魅力,凝聚了一大批优秀人物在他周围,大家共同进行哲学的思考和政治的探讨。而他死后,两千多年来,孔子已经成为一面旗帜:他代表着东方的文化,整个世界东方都受他思想的浸淫。“天将以夫子为木铎”,两千多年了,这木铎一直在召唤着我们,凝聚着我们,使我们成为中国人。我们不论在天涯海角,不论在何种陌生的国度,只要我们响应着夫子的木铎,我们就能在这木铎声中找到自己的同胞。


[花时间读书社授课原创分享]


3.23、3.25中间,隔了这个3.24。我们看一下,仪封人请见,这是非常有意思的一则。


仪是个地名,仪封人就是掌管仪地边疆的的一个官员,他请求孔子接见,“请见”。这个地方我要多讲几句。“文革”时大家骂孔子是丧家狗,处处碰壁,这些都是诬蔑、不实之词。实际上孔子走过很多地方,在当时是一个非常大的名人,粉丝很多。那时人们见面很不容易,如果有机会,很多人都想见孔子。比如孔子到卫国去,卫国国君的夫人南子,就坚持要见孔子。当时孔子并不愿意见这个名声不太好的女人,但他也没有理由拒绝。作为一个外国访客,国君夫人如果坚持要见,孔子哪来理由拒绝?孔子不主动要求见她,可她一定要见孔子。南子的理由是:凡是到我们国家来的,跟我的国君做兄弟的,我都要见一见。这么一见,被人弄出个千古绯闻。(全场大笑)


现在是仪封人请见。《论语》里有好处都提到有人想见孔子,这给我们提供了一些信息,就是孔子在当时广受爱戴,很多人想见他,但也不容易见。毕竟要通过孔子的弟子,需要经过重重关系传话、预约,就像我们今天要预约才能见某某,对吧?(笑声)如果我们今天有机会见一下孔子,你不觉得太幸福了吗?只不过我们没机会了。但有时我们有机会却不知道珍惜。人就是这样。


这个仪封人话讲得也很有意思。他要见孔子的理由是什么?“君子之至于斯也,吾未尝不得见也”,凡是有学问的人到我这儿来,我总要见一见。于是,“从者见之”,跟随孔子的人就引他见了老师。见了之后,见面的情况没有记载,孔子和仪封人见面说了什么,也没有记载,记载的是仪封人出来后跟孔子弟子们说的这段话。   


《论语》里,有三个无名之人,讲孔子讲得很好。一个,就是这个仪封人。“二三子何患于丧乎?天下之无道也久矣,天将以夫子为木铎”,你们还怕失去官职、失去地位吗?天下无道很久了,道就在你们老师这里,天下人将以夫子为木铎啊。木铎,是那时召令民众聚集的一种铜铃。这是对孔子很高一个评价,讲得真是非常有预见性,有象征性。


 还有一个无名人,是郑国人,讲孔子是“累累若丧家之犬”。另有一个无名人,是鲁国曲阜一个看门的,他跟子路说,说你的老师孔子是“知其不可而为之”。


这三个无名的人,讲的这三句话合起来,我觉得,恰恰是给了孔子一生最高的褒奖。孔子是丧家犬;孔子知其不可而为之;但是,孔子成为了号集天下的木铎。仪封人不会想到,2000多年以后,今天中华民族还是要靠孔子来凝聚力量。一个人一旦获得了这样的地位以后,他就是不可取代的。后来很多人都觉得自己比孔子厉害,要打倒孔子;很多人希望自己能够成为一个民族的信仰的核心,但是最后都会成为笑话。总有些人是那么狂妄。权力达到一定程度以后,会让人丧失现实感。绝对的权力绝对让人丧失现实感。


我们在这则里还可以发现一点,在孔子的时候,“文武之道,未坠于地,在人”。这是子贡讲的一句话。有人曾经问子贡,你老师学问从哪里来?子贡说,我的老师处处都可以获得学问,哪里非得要有固定的老师?那时,周朝的政治虽然衰落了,但是周朝伟大的文化传统还在。一个愿意学习的人,总会从各种不同渠道学到东西。贤达之人,“识其大者”,学到其中深刻的、大的方面;普通之人,“识其小者”,也能学到细枝末节一些知识。孔子是那个时代的集大成者。同样,孔子的时代,民间也有很多高手。看看,“天将以夫子为木铎”,一个多好的判断!“累累若丧家之犬”,一个多好的描述!“知其不可而为之”,多好的一个概括!这些话,不是高人讲不出来,这是一种判断力。无名之高人,都隐藏在民间啊。


包括孔子遇见的一些隐士,比如楚狂人、长沮、桀溺、荷蓧丈人等,都是当时的高人。从某种意义上讲,孔子当时也不算寂寞。战国时期可能是中华民族血性最张扬的时代,而春秋时期,真的是中华民族文化最深厚的时代。孔子出现在那个时代,不是偶然的。只有深厚的土壤才能长出参天大树。所以我常感叹,今天,民风浇薄、人性浅薄,活跃的人往往是小丑。浇薄的民风和浅薄的人性,也只能产生小丑一类人物。


 “天将以夫子为木铎”这句话,可以说是最早对“道统”做阐述的一句话。从尧传之于舜,舜传之于禹,禹传之于商汤文武周公,然后传之于孔子。然后,“道”之为“统”,是从孟子开始的。但实际上,我们还可以把这个仪封人加上,视为“道统”长名单上的一个人物。当他把孔子比喻成“木铎”的时候,意味着它有个前提,知道吗?就是表明当时天下人心已经散了。人心散了,是当时一个共识。曾子曾经讲过“上失其道,民散久矣”,在后面的19.19,大家翻看一下。孟孙氏任命阳肤为士师,就是法官。阳肤临走前,向老师曾子讨教,曾子就讲了这么一句话,讲得非常伤感,“上失其道,民散久矣”,整个国家的信仰系统都崩溃了,老百姓人心已经散了。仪封人也是这样的感觉吧?从尧到舜,从舜到禹,从舜到商汤文武周公,从文武周公再到孔子,也有四五百年的时间了,天下人心已经散了。那么,怎么样才能够重新凝聚人心呢?仪封人发出预言,是孔子,将如木铎一般重新凝聚其天下的人心。

    

微信号“bao_pengshan”

感谢您的到来,让我们看见彼此

点击右上角…点击“分享到朋友圈”


长按此图 识别图中二维码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鲍鹏山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