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鲍子私塾课堂】一天一则《论语》·第59课
历史

【鲍子私塾课堂】一天一则《论语》·第59课

一天一则,读懂《论语》。


【鲍子私塾课堂】与你同步分享北京花时间读书社独家授课内容,陆续推出《论语》课、《孟子》课、《大学》课、《中庸》课、《老子》课、《庄子》课、《六祖坛经》课。


每天只花一点时间,和孩子一起系统学习国学经典,立品节、正心术、广知识,长见解,良知明澈,心智纯粹!


八佾篇第三

原文

3.19


定公问①:“君使臣②,臣事君,如之何③?”孔子对曰:“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

[今译]


鲁定公问:“国君使唤臣子,臣子奉事国君,应该怎样?”孔子答道:“国君按照礼节使唤臣子,臣子以忠于职守奉事国君。”


[注释]


①定公:鲁定公。

②使:使唤。事,侍奉,服务。

③如之何:如何,怎样。


[导读]


“礼”在此有两个层面的意思:一,礼贤下士,这是态度;二,以礼对待,这是制度。君主对臣下,既要有和悦的、宽容的态度,又要遵循以礼相待的制度。以礼相待是对态度的约束:有了这个“礼”,就既不因为喜欢而过分宠幸,偏听偏信;也不因为不喜欢而苛责为难,弃掷不用。


而臣,其天职即是忠于职守。——要说明一下,这个地方的“忠”,不是忠于君主,而是忠于自己的职守。两者当然有联系,但还是有大区别的。


[花时间读书社授课原创分享]


这则涉及到一个非常大的话题,就是后来我们常常讲到的“忠君”思想。我可以明确地讲,一部《论语》读完,你也找不到孔子一句表达那种“忠君”思想的话。《论语》里有“为人谋而不忠乎”一句,但这是在讲朋友之间的忠诚。那么,最明确涉及君臣之间“忠”的,就是这则。我们来看看。


“君使臣以礼”,国君使用大臣,必须按照礼的规矩来,不按规矩来,可以不听。“臣事君以忠”,古文语法,是把状语放到了后面,按照现代汉语翻译,就是“以忠事君”,但是,你们注意,“以忠事君”和“忠君”可不是一回事啊!以忠事君,事,职守,以忠于职守来侍奉国君,我把工作做好,就是忠。我忠于的是职守,而不是国君本人。


讲“忠”与“君”,关系最近的其实就是孔子这句话。但这句话,他哪里是在讲忠君?他是讲以忠于职守的方式来侍奉君主,同时,还有一个前提——“君使臣以礼”,对大臣要按规矩来对待,君不可非礼臣。孔子对于国君,只是以礼的规定相待,礼规定了我怎么对待你,我就怎么对待你,并没有后来所谓的愚忠愚孝,国君的话都是正确的,大臣就是家奴,孔子没有这个意思。就是以礼待之,各司其职,“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


孟子曾经举过一个例子,齐景公去打猎,相隔很远,他拿皮帽子招了招,想让负责管理猎场的人过来。那个人不来。为什么?因为按照规矩,齐景公应该拿一把弓来召唤而不是帽子。帽子是用来招呼大臣的。规矩不对,即使是一个普通的猎场管理员,我就不来。


晏子是与孔子同时代的人,比孔子年龄大一些,在齐国做了很多年的国相,跟齐景公两个人,君臣斗了一辈子。有一次,齐景公和晏子在一起,齐景公要晏子给他倒杯水。晏子很生气,说,我是大臣,不是你的仆人,大臣是同你讨论国家大事的,怎么能给你倒水呢?我这么做,不是在指责你,我是在尊重你,因为国君应该跟大臣在一起,而不是跟仆人在一起。你把我看成大臣,我们坐在一起你才有尊严。如果你把我变成仆人,你自己的身份也降低了。


晏子对齐景公的一番话,讲的真是掷地有声。当一个国君把天下人都看成奴仆的时候,实际上他把自己贬低了。


这是那个春秋时代普遍存在的规矩。也是孔子所认可的。我们之前也讲了,周朝是非常非常有规矩的,非常非常有民主意识的,不是我们后来讲的那样,国君有无限的权力,天子有无限的权力。不是的,天子、国君的权力有重重约束、种种约束,制度的约束,人事权的约束,理智的约束。说孔子有“忠君”思想的人,你给我找一个孔子“忠君”的论述来?你找不到的。


如果我们再去问孟子,应不应该忠君?孟子更瞧不起我们。忠君思想在中国什么时候才有的呢?最早可以一直追溯到荀子。《荀子》里面有了一些忠君的思想。那即使这样,荀子还讲过这么一句话,叫:“从道不从君,从义不从父,人之大行也。”


只有到了商鞅和韩非子,他们才说国君是一国之根本,臣民应该无条件地服从。忠君思想后来都是在法家,就是战国时代以后出现的。战国时代,你听这个名字就知道,它是一个战时状态、战争状态。在战争状态中,一切都是非正常的,需要集中全社会资源和力量来打仗嘛。那么这一种全社会资源、力量集中到最后,就变成权力的集中,所以法家鼓吹集权,集权的结果,就是君主有绝对的权力。集权思想是从法家那里来的,这跟孔子的儒家没有关系。


这则,我们可以和前面的2·19对照起来读。这则,我们可以叫“鲁定公之问”,那则,可以叫“鲁哀公之问”。两则,都是一问一答,孔子回答出了他的价值。你们把这两个问题搞明白了,就能够判断孔子回答的价值所在,孔子本人的伟大所在。


【本文为鲍鹏山教授在花时间读书社独家讲座录音的文字整理版,由花时间读书社编校发表,版权归属鲍鹏山教授。请尊重知识产权,未获授权,谢绝其他公众号和媒体直接转载此文。未经授权转载者责任自行承担。转载请联络版权方,并请保留版权声明。版权合作、读者投稿发邮件:huashijian628@126.com,或在本微信平台上直接回复。


加微信号“bao_pengshan”,回复“花时间读书”+您的姓名和联系方式可报名参加读书社活动,与鲍子和鲍粉们共享悦读生活。】



鲍鹏山:文学博士,学者、作家,上海开放大学教授,多所大学兼职教授,中国孔子基金会学术委员会委员等。央视“百家讲坛”主讲嘉宾,主讲《鲍鹏山新说水浒》、《孔子是怎样炼成的》。《光明日报》、《中国周刊》、《儒风大家》、《美文》、《中学生阅读》等报纸杂志专栏作家。

主要从事中国古代文学、古代文化的教学与研究。出版《风流去》、《孔子传》、《孔子如来》、《中国人的心灵:三千年理智与情感》、《先秦诸子八大家》、《论语导读》、诗集《致命倾诉》等著作十多部。作品被选入人教版全国统编高中语文教材及多省市自编的各类大学、中学语文教材。

2013年9月,上海创办溥江学堂。

2014年6月,北京创办花时间读书社。

2015年9月,北京溥江学堂成立。


微信号“bao_pengshan”

感谢您的到来,让我们看见彼此

点击右上角…点击“分享到朋友圈”


长按此图 识别图中二维码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鲍鹏山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