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鲍子私塾课堂】一天一则《论语》·第39课

【鲍子私塾课堂】一天一则《论语》·第39课

一天一则,读懂《论语》。


【鲍子私塾课堂】与你同步分享北京花时间读书社独家授课内容,陆续推出《论语》课、《孟子》课、《大学》课、《中庸》课、《老子》课、《庄子》课、《六祖坛经》课。


每天只花一点时间,和孩子一起系统学习国学经典,立品节、正心术、广知识,长见解,良知明澈,心智纯粹!


为政篇第二

原文

2.23


子张问:“十世可知也①?”子曰:“殷因于夏礼,所损益,可知也;周因于殷礼,所损益,可知也②。其或继周者,虽百世,可知也。”


[今译]

子张问:“十代以后的事情,可以预先知道吗?”孔子说:“殷商沿袭了夏朝的礼法,哪些是它废除的,哪些是它增加的,是可以知道的。周朝沿袭了殷商的礼法,它所废除的和增加的,也是可以知道的。将来继承周朝而起的,即使传百代也还是可以预先知道的。”


[注释]

①世:这里指朝代。

②殷:商朝。夏,夏朝。周,周朝。夏后面是商,商后面是周。因:因袭,沿袭。 


[导读]

时代在前进,有些东西在不断的变化,比如政治制度;但有些东西永恒不变,比如一些基本的道德准则。如上一章讲到的“信”,那就永远也不能变。还有如仁,爱等等,都是人类文明的基本东西,我们要永远保有它们。继周而起的秦,把这些都抛弃了,这是孔子不曾料到的。但秦也因此短命而亡。


[读书社授课原创分享]

这是学生子张问孔子如何预测未来。可是孔子的回答呢,是反过来说,先别说推测未来,只来看看古代到今天是怎么变化的。商朝与夏朝相比,有什么样的变化?周朝与商朝相比,又有什么样的变化?找到其中的规律,就可以大概预测未来是怎么变化的。


抽象地说,这则讲的是,读史是为了了解未来,或者反过来说,要了解未来,必须了解历史。


这是一个非常科学的方法。有很多人问我,孔子算不算卦?我就写了一篇文章,说孔子不算卦。然后好多人骂死我了。说孔子不算卦,会导致很多以此为生的人没了饭碗,骂我也能理解,我也不生气。现在很多人喜欢谈明朝刘伯温的什么《烧饼歌》,说把中国历史全预测对了。还有所谓的“推背图”,预测的是唐代以后的所有大事。稍微有一点理性精神的人,都不会信这个。


《史记·孔子世家》说:孔子“晚而喜《易》……读《易》,韦编三绝(编竹简的熟牛皮皮条断了多次)”。孔子还作《易传》十篇,称为“十翼”。古代文献,记孔子算卦的有四次:一次是《孔子家语·好生》,一次是汉代纬书《乾凿度》,一次是王充《论衡·卜筮》,一次是南宋杨万里《诚斋杂记》。汉代纬书拉大旗作虎皮,胡编乱造,当然不能信;王充《论衡》本来就把此事作为民间迷信批判的,王充自己都不信;杨万里的记载不知有何根据,他离孔子那么远,中间那么多年没人说,他哪里知道?所以还是不能信。唯一有点可信的是《孔子家语》的记载,这可能是孔子偶一为之,出于好奇、探索去算过。


我为什么很肯定地说孔子不算卦呢?很简单:一,《论语》是孔子的学生或学生的学生记录的孔子言行,里面竟然一次孔子算卦的记录都没有。恰恰相反,有关孔子反对算卦的倒有几条;二,相关的史料,比如《史记》等都没有孔子算卦的记载;三,《易传》十篇,也没有孔子算卦的记载。


《易经·恒卦·九三爻辞》上有句话说:“不恒其德,或承之羞。”意思是如果不能持之以恒地保持自己的德行,总要承受羞辱。孔子对此解释说:“没有恒心的人不用占卦,因为他总要倒霉。”孔子这里说的“不占”,后来被荀子总结为“善为易者不占”(《大略》)。《易》教给我们的,就是走正道,做正派人,如此,一切自然逢凶化吉,无需占卜。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一切祸福,自作自受。祸福无门,惟人自招,与占卜无关。孔子就是这个意思。《周易》是一部哲学书,《周易》讲的就是变化,一切都在变化。当这本书命名为“易”的时候,就已说明没有什么东西是一成不变。易,就是变。


孔子算不算卦,举个例子也能说明。孔子想去见赵简子,中途闻晋国大夫窦鸣犊、舜华被杀死,临河而叹曰:“美哉水,洋洋乎!丘之不济此,命也夫!”不再过河了。那么,你说孔子有没有算过这一卦?无非两种可能,一种算过,一种没算过。如果他算过,他就不应该走到河边才听到这件事再返回来。他算过了,知道此行不吉,还去干什么?你可能会讲,那是他没算准呗。那我要说,连孔子都没算准,我凭啥相信你能算准?孔子一生那么多经历,周游列国路上碰到多少危险。他算卦的话,怎么会有那么多不顺?他算,他早就避开了。孔子在陈蔡之间,被人包围了七天,弟子们饿得都起不来了,他要是会算,早算到这一难,他不去不就行了吗?


所以,不要信这些荒唐的东西。只有德行不高的人,才会去喜欢那些算卦的东西。


所以,孔子讲根据过往的历史来判断未来,从夏、商、周三代演变中,寻找规律,再往后边推演,下一个时代,跟我们现在,哪些地方会有进步?哪些地方会有相同?哪些地方会有保留?哪些地方会有改革?这种推演不一定完全准确,但它总是有规律可寻的。


【本文为鲍鹏山教授在花时间读书社独家讲座录音的文字整理版,由花时间读书社编校发表,版权归属鲍鹏山教授。请尊重知识产权,未获授权,谢绝其他公众号和媒体直接转载此文。未经授权转载者责任自行承担。转载请联络版权方,并请保留版权声明。版权合作、读者投稿发邮件:huashijian628@126.com,或在本微信平台上直接回复。


加微信号“bao_pengshan”,回复“花时间读书”+您的姓名和联系方式可报名参加读书社活动,与鲍子和鲍粉们共享悦读生活。】



鲍鹏山:文学博士,学者、作家,上海开放大学教授,多所大学兼职教授,中国孔子基金会学术委员会委员等。央视“百家讲坛”主讲嘉宾,主讲《鲍鹏山新说水浒》、《孔子是怎样炼成的》。《光明日报》、《中国周刊》、《儒风大家》、《美文》、《中学生阅读》等报纸杂志专栏作家。

主要从事中国古代文学、古代文化的教学与研究。出版《风流去》、《孔子传》、《孔子如来》、《中国人的心灵:三千年理智与情感》、《先秦诸子八大家》、《论语导读》、诗集《致命倾诉》等著作十多部。作品被选入人教版全国统编高中语文教材及多省市自编的各类大学、中学语文教材。

2013年9月,上海创办浦江学堂。

2014年6月,北京创办花时间读书社。


微信号“bao_pengshan”

感谢您的到来,让我们看见彼此

点击右上角…点击“分享到朋友圈”


长按此图 识别图中二维码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鲍鹏山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