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鲍子私塾课堂】一天一则《论语》·第27课
历史

【鲍子私塾课堂】一天一则《论语》·第27课

一天一则,读懂《论语》。


【鲍子私塾课堂】与你同步分享北京花时间读书社独家授课内容,陆续推出《论语》课、《孟子》课、《大学》课、《中庸》课、《老子》课、《庄子》课、《六祖坛经》课。


每天只花一点时间,和孩子一起系统学习国学经典,立品节、正心术、广知识,长见解,良知明澈,心智纯粹!


为政篇第二

原文

2.11

子曰:“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矣。”


[今译]


孔子说:“能够通过温习旧知识,进而悟出新知识,就可以做老师了。”


[导读]


孔子这里讲的是什么样的人才配做老师。


我们一般理解,老师就是掌握了大量的知识,并把它传授给学生的人。但在孔子看来,这还只是“温故”。


真正的好老师,不仅要有知识,而且还要有头脑,有眼光,有对人间是非善恶美丑的判断力,要有见识。他教给学生的,不仅是已有的知识,而且还要教给学生思想的方法。有了思想的方法,才能用这种方法“思想”并产生新思想、新观点,才算是“知新”。


我们往往要求学生“举一反三”,“闻一知十”,可是别忘了,老师应该首先做到这一点。


所以,孔子说,只有既能温故,又能知新的人,才配作老师。


[读书社授课原创分享]


这则,可以理解为孔子三十岁时的一句自言自语:“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矣”,我三十而立了,我能温故而知新了,我能当老师了。他在自言自语。


温故而知新,怎么理解?是一个很关键的问题。现在普遍把温故理解为旧知识,把知新理解为新知识。


这么理解,首先是语言学上讲不通。因为在“故”、“新”后面增加了两字“知识”。这样的增字翻译,在文言文翻译上是大忌。一增字,便不见它的原意了。按照“故”是旧知识、“新”是新知识理解,“故”和“新”就变成了形容词。实际上孔子不是这个意思,“故”和“新”在这里本身就是名词。把名词变成形容词,再增加两个字“知识”来翻译,错了,首先在语言学上讲不通。


其次,在逻辑学上讲不通,因为不能把知识分为新和旧。什么叫知识?最直接的定义,知识是对于事实的认知。你可以找很多辞典找到不同的解释,但是最简单最直接的,就是这句话。知识,包含两个要素,一个是事实;一个是认知,都是已知:不是事实,不能构成知识;没有对事实的认知,不能构成知识。


比如,神话传说太阳神驾着太阳车在天空中巡游,这叫知识吗?不叫知识。因为它不是事实。说“孔子是春秋时期人”这句话,就叫知识,因为它是事实。但是,仅仅是事实,还不能构成知识,还必须是已知,被人类已经认知的,才叫知识。孔子是春秋时期人,是已经被我们认知到的。所有的知识都是过去完成时。因此,不存在什么新知识。只要它变成知识了,就已经被完成了。新知识这个词,我们常常用它,但是在什么意义上用的呢?是指新近获知的知识,知识之新,只有在“新近获知”这个意义上,才成立。


那么,温故而知新应该怎么理解?所有的知识都是故,所谓温故就是有知识。这个好理解。


那么,什么叫知新?知新,就是在既有知识基础上,能做判断。这个判断,不是知识的判断,而是价值的判断。考甲午战争题目,考“甲午战争是哪一年发生”的,是考知识;考“甲午战争可不可以避免”,就是靠价值判断。



温故而知新的意思,就是做老师不仅要具备知识,更要有对是非的判断力,能给学生以是非的指引。


今天我们很多老师只会温故,不会知新。他们可以教学生专业知识,但是自己都没有是非价值判断力。有一年,很多人去抵制法国人开的家乐福,有学生在我上课时也递纸条让我去。我说我不会去,因为我在家乐福看到的全是中国员工、中国商品。我说有些事情不合逻辑,一定是有问题的。如果你们抵制家乐福是正确的,那么那些家乐福的中国员工就是错误的吗?如果你们是爱国的,那么他们是卖国的?靠在家乐福工作养家糊口的人,他们突然之间就变成卖国贼了?这不合逻辑。上课结束,我又接到一个高中语文老师的一条短信,这个老师语文课讲得特别好,但他也让我带学生去抵制家乐福。


所以,孔子讲“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矣”,2500多年了,讲得真好。真的不是说你有知识,可以给学生试卷上打标准答案,就可以做老师了。学生在现实生活中碰到很多他困惑的事,老师能不能给他一个正确的指导?做这个指导,你有没有一个价值的尺度?这个价值的尺度,就是孔子讲的“知新”。


教育部很多年以前,发了一个文件,老师可以有批评学生的权利。我当时挺生气,也觉得挺好笑。我说我教书快30年了,第一次知道老师有这个权利,我原来以前都是在滥用职权。荒唐。老师批评教育学生的权利,还需要教育部到现在才授权?但是,后来我也想到一个问题,那就是,老师有批评教育学生的权利,可是,又有多少老师有批评教育学生的能力?


有价值观,能分辨善恶是非,这是一个人最重要的能力。有这样的能力,才有做老师的资格。


【本文为鲍鹏山教授在花时间读书社独家讲座录音的文字整理版,由花时间读书社编校发表,请尊重知识与劳动,转载请保留版权声明。

加微信号“bao_pengshan”,回复“花时间读书”+您的姓名和联系方式可报名参加读书社活动,与鲍子和鲍粉们共享悦读生活。】



鲍鹏山:文学博士,学者、作家,上海开放大学教授,多所大学兼职教授,中国孔子基金会学术委员会委员等。央视“百家讲坛”主讲嘉宾,主讲《鲍鹏山新说水浒》、《孔子是怎样炼成的》。《光明日报》、《中国周刊》、《儒风大家》、《美文》、《中学生阅读》等报纸杂志专栏作家。

主要从事中国古代文学、古代文化的教学与研究。出版《风流去》、《孔子传》、《孔子如来》、《中国人的心灵:三千年理智与情感》、《先秦诸子八大家》、《论语导读》、诗集《致命倾诉》等著作十多部。作品被选入人教版全国统编高中语文教材及多省市自编的各类大学、中学语文教材。

2013年9月,上海创办浦江学堂。

2014年6月,北京创办花时间读书社。


微信号“bao_pengshan”

感谢您的到来,让我们看见彼此

点击右上角…点击“分享到朋友圈”


长按此图 识别图中二维码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鲍鹏山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