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鲍子私塾课堂】一天一则《论语》·第11课

【鲍子私塾课堂】一天一则《论语》·第11课

一天一则,读懂《论语》。


【鲍子私塾课堂】与你同步分享北京花时间读书社与上海浦江学堂独家授课内容,陆续推出《论语》课、《孟子》课、《大学》课、《中庸》课、《老子》课、《庄子》课、《六祖坛经》课。


每天只花一点时间,和孩子一起系统学习国学经典,立品节、正心术、广知识,长见解,良知明澈,心智纯粹!


学而篇第一

原文

1.11

子曰:“父在观其志,父没观其行。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

[今译]

孔子说:“(观察一个人,)当他父亲在世时,(因其不得自作主张,便只能)考察他的志向;在他父亲去世后,(他有了行动的自主权)则要看他的行为。如果他能够长期不改父亲在世时的为人处事准则,可以算是尽孝了。”


[导读]

鲁迅先生曾痛斥过“三年无改于父之道”,他说,假如猴子都遒从这一原则,没有一个敢于下树来,则人类至今还是树上猿猴;更推上去说,人类原先来自海洋生物,如果这些海洋生物都不敢改变其父之道,没有一个敢爬上岸来,则人类至今还是海底的水族。人类总须不断革新,才会进步。一个民族如此,一个人也如此。


鲁迅先生的话当然不错,尤其是在他那个时代,针对那时的保守势力时。历史上,孔子这句话也确实成为一些人维护旧传统反对变革的理由。但是,就孔子本人而言,他此处只是在说一个儿子对于去世的父亲的感情问题,在他的观念里,孝顺,家庭的和睦,比发展进步更值得我们珍重,或者说,当两者发生冲突时,他选择家庭亲情。毕竟,一切发展、进步,都以幸福和谐为目标,都以人性的善良和仁爱为基础。对死去父亲的尊敬并由此引起的对父亲生前之道的维护,正是人性中柔软温馨的一面的表现,它也许不够功利,但自有其价值。


也有人为这“三年无改于父之道”辩护,说“道”,一般指正确的东西。


[读书社授课原创分享]


为什么“父在观其志,父没观其行”?父亲在,轮不到儿子当家,对吧?当然不能观儿子之“行”。人不能做主时,不能要求他对行为后果负责。所以,父亲在时,要看儿子内心的志向。父亲不在了,才看儿子怎么做事。这个没有什么异议。但是对后面一句,“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鲁迅先生曾经很严厉地批判过。


对鲁迅先生,我非常崇敬,甚至崇敬到有一点非理性,谁反对鲁迅我就跟谁急。但是,对鲁迅痛斥“三年无改于父之道”,我不认为鲁迅是错的,但同样我也不认为孔子是错的。因为鲁迅只是借这个靶子来批评国民性中的一种保守而已,他不是在写一篇论文,他不是来证明这一句话。为什么我也认为孔子是对的?有人说,三年都不改父亲之道,怎么进步呢?但是我说,孔子明确讲的也只有三年,三年以后就可以改了,对吧?这本身不也是给进步与发展留下了空间?孔子这是在维护旧传统,反对变革吗?不是,孔子只是在说儿子对于去世的父亲的一个感情问题。简单举个例,父亲去世,家里的摆设是父亲生前的,儿子可不可以改?可以。但是儿子舍不得改,就照原样不改,因为对父亲感情很深。


我老家村里,老房子四周有很多树。我们村有人搞到了一个砍伐证,村里各家的树都卖给他砍了,一棵树五块钱、八块钱,大一点的十几块钱,纷纷卖掉变成钱,放到银行。把树变成钱,他踏实。搞得一个村庄的树都砍光了。但是,我父亲生前说不可以,我家周围的树不许砍不许卖。结果我家周围的树郁郁葱葱,走出50米,回头就看不到老房子了,全被浓荫覆盖。我父亲在,这树不能砍。我父亲去世了,我二哥说我父亲生前不让砍,所以也不砍。这就是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啊,这就是个感情问题啊。我们读《论语》,不要读成冷冰冰的论文。《论语》是活生生的人在说话。孔子不是每一句话都在给你讲真理。孔子有时候是在表达情绪,有时候是在表达情感,有时候是在表达理性。


三年无改。为什么以后可以改?因为渐渐地,时间长了,记忆会渐渐淡去。我的祖母曾经讲过一句话,特别好。那是我祖父去世好多年后,有一天,她突然说:死去的人离我们越来越远了,死去的人离我们越来越远了……亲人刚刚去世时,你觉得他还在身边。渐渐地,他在你生活中的气息消失了,他越来越远,你在生活中想起他的时候,也越来越少了。


对于一个刚刚去世的亲人,三年无改于父之道,这是非常正常的人之常情。更是一种价值选择,你可以不赞成这种选择,但不能因此彻底否定孔子这种价值观。


【本文为鲍鹏山教授在花时间读书社独家讲座录音的文字整理版,由花时间读书社编校发表,请尊重知识与劳动,转载请保留版权声明。

加微信号“bao_pengshan”,回复“花时间读书”+您的姓名和联系方式可报名参加读书社活动,与鲍子和鲍粉们共享悦读生活。】




鲍鹏山:文学博士,学者、作家,上海开放大学教授,多所大学兼职教授,中国孔子基金会学术委员会委员等。央视“百家讲坛”主讲嘉宾,主讲《鲍鹏山新说水浒》、《孔子是怎样炼成的》。《光明日报》、《中国周刊》、《儒风大家》、《美文》、《中学生阅读》等报纸杂志专栏作家。

主要从事中国古代文学、古代文化的教学与研究。出版《风流去》、《孔子传》、《孔子如来》、《中国人的心灵:三千年理智与情感》、《先秦诸子八大家》、《论语导读》、诗集《致命倾诉》等著作十多部。作品被选入人教版全国统编高中语文教材及多省市自编的各类大学、中学语文教材。

2013年9月,上海创办浦江学堂。

2014年6月,北京创办花时间读书社。


微信号“bao_pengshan”

感谢您的到来,让我们看见彼此

点击右上角…点击“分享到朋友圈”


长按此图 识别图中二维码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鲍鹏山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