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鲍子文心雕虫】我们与诸子(一)
历史

【鲍子文心雕虫】我们与诸子(一)

【鲍子文心雕虫】 为你隔日推送——鲍鹏山旧文名篇;鲍鹏山第一时间首发新作;鲍鹏山推荐阅读的大家好文。


我们为什么还需要诸子?我们生活在今天的中国人,为什么还要到两千多年前诸子那个地方去,为什么还要认识他们?讲这样的话题,实际上涉及到历史学的基本问题,就是历史对于我们为什么是必要的?这是历史学的一个基本问题。


1、历史为什么对于我们是必要的?


现在史学界有一个比较流行的观点,甚至在中国的学术界,还算是一个比较主流的观点,就是有一句话,“史学就是史料学”,这句话是傅斯年说的,这句话的意思是什么呢?就是说我们研究历史的学问,就是去整理、校正、搜集历史上保存下来的史料,然后尽量去探索一件历史的真相。其理论根源却在德国,19世纪末20世纪初,德国柏林大学的兰克学派高度重视第一手资料,提倡史学就是“考证的科学”,兰克本人明确的说,他著史的目的“只不过是说明事实的真相而已。”事实上,我们的历史上曾经有这样一种传统,那就是清代以来的乾嘉学派,就是搞史料,搞训诂,搞校订。所谓“实事求是,无征不信,广参互证,追根求源”。在中国的学术界,这种观点甚至成为主流。假如我们的现实里面,又不大具有思想的自由,假如我们的学者又比较缺乏思想的能力,再结合这样一种所谓的乾嘉的传统,我们很多的研究者就走上了这样一条路,并且为了给他的这样的路径提供正当的说明,但是我对这样的史学观点一直是怀疑的,因为这个史学观点里面没有回答一个基本的问题,就是历史为什么对于我们是必要的?我们生活在现代的人,我为什么要去了解历史上的某一个史料呢?我为什么一定要去探究历史上的某一件事情的真相呢?你不能说明这个问题,你就不能证明历史学对我们今天的价值,没有价值的东西是没有存在的前提的。


2、历史的本质


所以历史的本质有一点像什么呢?我下面做个不恰当的比附,历史的本质有一点像上帝的本质。它可能不是一个事实,但它是一个价值。上帝是事实吗?不是。但是我们不能否认上帝,为什么?因为上帝代表着一种价值,这个价值对于我们来说太重要了,没有这个价值,我们的生活就没有屏障了,我们人类的道德体系就要崩溃了。所以历史的本质在于它的价值,而不在于它曾经有过的事实,如果我们史学家把追寻历史事实作为他的工作的话,我讲那正当的方法,应该是造出时间机器,让它带我们回到现场。而不是去钻故纸堆。你到图书馆去找故纸堆,就是找到历史的事实吗?你就在历史的故纸堆里面找到了这段记录,这个记录本身就是真的吗?办公室里面今天有两个人打架,你明天找在场的人来叙述,不同的人叙述都是不一样的。是不是这样啊?记录在书上的,成为文字的,就一定是真的吗?也不一定。所以我说,历史的真相往往是不存在的,历史重要的东西是它作为一种价值存在的。


3、历史的价值


所以一开头我就要讲一个问题,历史为什么对我们是必要的?就是它给我们提供一种价值,给我们提供生活中的参照系,给我们提供一种判断的标准,甚至有的时候,也给我们提供一种判断的方法,这才是历史的价值。


4、历史是一个不断地增加自己的东西


英国的大历史学家汤因比,在他的《历史研究》这部巨著里面,前面的前言部分,有一句很有名的话,说的非常好。他说:历史是什么?历史是一个不断地增加自己的东西。这句话包含着怎样的内涵呢?就是说历史不是已经定型了,它发生过以后就是那个样子了。我们中国的史学家们,大学的历史教授们,总是在讲我要找历史的真相去,他就把历史看成一个已经定型的客观事实,把它找出来。但是汤因比说,历史是一个不断增加自己的东西。它随着历史的发展,随着时间的推移,它自身在不断地增长。为什么这样讲?就是因为我们每个时代的人,当我们站在不同的角度,当我们有了更多的经历,当整个人类有了更多的人生体会以后,我们再去看历史,你会发现以前没有发现的东西。也就是说,历史的总量增加了。历史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所以汤因比说历史是一个能够不断地增加自己的东西,实际上也就这个意思。


历史在不断演进的过程中,先秦诸子生活的年代是在两千多年前。两千两百多年前,这些诸子们,他们就结束了他们的生命,也结束了他们自己的写作,停止了他们的思想。他们的思想成果用书籍的形式,用文字的形式已经定型了,放在那个地方,但是,从汉代到今天,我们每一代的人都在解读他们,你在解读他们的同时,就给他增加了内涵。你在解读他的同时,你就在不断地在增加他的内涵。


4、现实让历史不断增量——搞历史要做增量工作,而不是减量


所以我说,我们搞历史的人,不是去把这个雪球给凿开,它里面到底有什么。你把一个雪球,拿一个凿子凿,凿到最后,它是什么?凿到最后它还是雪,什么都没有,没有内核的。我们的任务,我们的义务,我们将要作出的贡献是,当这个大雪球滚过我们身边的时候,我们有没有没能力在这个雪球上再附着上一点东西,让这个雪球更大一点,然后我们的历史就越来越丰富,我们的历史就越来越伟大,我们的文化就越来越深厚。不是拿一把凿子去凿,把它凿开,看看里面最终的事实是什么?最终的事实也就那一团雪。所以历史的过程是一个价值增生的过程。我们今天读诸子,我们读出了古人不一样的东西,是因为我们比古人聪明吗?不是的。因为我们今天的生活比古人的生活有更多的经验,有古人没有的经历。然后把我们这个经历和经验,糅合到诸子的思想里面,所以诸子从我们的时代滚过的时候,他从我们这个时代汲取了东西,诸子就变得更加丰富。所以我们说,历史是一个能够不断地增加自己的东西,像滚雪球一样。


5、历史让现实更有内涵和深度


那历史对于我们有什么意义和价值呢?历史也是一个不断地让现实更有内涵和深度的东西。你不要以为我们都生活在今天的社会里面,我们每个人对这个社会的感受是一样的。你说你在上海居住,我也在上海居住啊,你面对着中国,我也面对中国啊,你面对着世界,我也面对着世界啊。但是你拥有的人,拥有的世界,人跟人是不一样的。为什么?你历史的积累不一样。所以我们说,历史能让现实更有内涵,更有深度。一个文化程度相对高的人,他拥有的现实就要比我们一般的人就要多,因为他看得更深。所以我本人有一句名言,我记得我以前写庄子的时候讲过:对我们而言,这个世界不是太大,而是太深。我们能达到一个什么样的深度呢?人跟人是不一样的。历史就是给我们提供了这样的一种东西,让我们可以更深地下潜,让我们可以更深地深入到现实的内部。实际上我们不是深入历史,我们是深入现实。在这个过程中,历史就像一个潜水艇,它可以带着我们下潜,你只有拥有历史,你才能够有能力下潜。所以,汤因比说,历史是一个能够不断增加自己的东西,那我现在也可以讲一句话,历史是一个不断地让现实更有深度和内涵的东西,历史也是一个不断地让现实更有内容的东西。你想更深地了解现实吗?那么你就必须了解历史。你想更深入地进入这个世界的内核吗?你想更深入地了解这个世界的本质吗?甚至你想更深入地了解我们人自身的人性吗?你都必须借助于历史,这就是历史对我们为什么是必要的。


6、一切历史都是思想史


柯林武德说,“一切历史都是思想史”。这话讲的非常好。我记得以前有个研究生的考试,就考了这个题目,试评析这句话,“一切历史都是思想史”,后来这个标准答案出来以后,说这是一句反动的话。为什么呢?历史是客观发生的,是人民群众创造的,怎么能说是思想的呢?我们的大学的研究生考试,竟然对这句话作如此肤浅的理解。我本人虽然在大学里教书,讲老实话,我对大学教授们有时候真的是很失望啊。一切历史为什么都是思想史?就是说假如你没有足够的思想的准备,你不能够深入历史,你真的不能深入历史。只有思想才能在现实中发现思想,只有思想才能在历史中发现本质。


我刚才讲了,这个世界对于我们来说不是太大,而是太深。大有多大,宇宙有多大,我们可以用物理的方法来测量,但这个世界的深度我们没办法测量,就像我们讲先秦诸子一样。先秦诸子有多大啊?《孟子》就四万多字嘛,《庄子》也就十多万字嘛,不大。但问题是他们的深度,深不可测。两千多年了,从他们死后,一直到今天,每个时代的人都在下潜,想找到他们最深的地方,但是我们到现在,还根本不知道,他们最深的地方在哪里?他们不是太大,而是太深了。


那么这就有问题啦,实际上他真的有那么深吗?他只是给我们提供了一种深入的可能性,真正深的是这个世界太深了,是我们今天的现实生活太丰富多彩了,然后是我们现实生活的丰富多彩增加了先秦诸子的分量,而不是诸子增加了我们的分量。应该从这个角度来理解。


所以我们说认识历史,可以让我们更好地来理解我们自己,更好地认识我们自己的时代,认清自己的方向,认清我们历史的位置和历史的责任。讲到这儿,我还要讲一句关于历史的名言,克罗齐讲的,“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你以为你在研究古代吗?实际上都是在研究今天,就是在研究现实,就是我刚才做的一个比喻,历史学就相当于一个潜水艇,我们借助于这个潜水艇,可以下潜到现实的深处,下潜到这个世界最本质的地方,然后去认识世界,认识我们自己。你没有这个工具,你进不去。所以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历史就是为当代服务的,它是为我们当代提供价值。


7、历史是我们形成正确判断的必不可少的元素


中国古人讲到历史也有一句话,叫“以史为鉴,可以知得失”。这句话包含着一个很好的内涵,就是说有很多东西,我们在当时,在较短的时间里面不能对它作出正确的判断,要对这个事物作出正确的判断,必须经过一段时间以后。给你一粒种子,你不能够判断,这个种子将来会开什么花?给你一个花瓣,你不知道它将来会结什么果,给你一棵幼苗,你不知道它将来会长成什么样的材质,所以你要判断它的话,你必须等到一粒种子开花,发芽,长成大树,然后你才能判断,它的本质是什么?所以必须有时间,有一个完整的过程,才能有一个全面的判断,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历史是我们形成正确判断的必不可少的元素。比如说,我们中国人说对一个人怎么判断啊?有一个词,盖棺论定。我们说三岁看老,那是一种猜测,盖棺才最终论定。必须等你把你一生的经历全部演完,从出生,从摇篮,到棺材,好了,棺材一盖,现在我们给他一个鉴定。它有个过程,必须等这个过程结束。但是我们还会发现,即使到盖棺了,一定能论定吗?还不行。为什么?每个历史人物,在不同的阶段,不同的时期,我们会发现,对他有不同的判断。毛泽东在去世的时候,在1976年9月9日去世的时候,中共中央给他发的《告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书》,包括最后那个悼词上的判断,和我们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的判断是一样的吗?还不一样。所以我们说,要有一个过程。因此我们说,要对一个事物做一个判断,历史是一个必不可少的元素。没有历史,我们无法形成正确的判断。




微信号“bao_pengshan”

感谢您的到来,让我们看见彼此

点击右上角…点击“分享到朋友圈”


长按此图 识别图中二维码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鲍鹏山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