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毛选》里的逻辑思辨能力

《毛选》里的逻辑思辨能力

文/小庄

一、

我们都知道,《毛选》里很多文章都有着极强的逻辑思辨能力,有了这种逻辑思辨能力,不仅可以对当下事物作出合理的估计,准确的判断,而且对事物未来发展的方向,衍变的可能性,也可以作出极其准确的判断。

逻辑思辨能力并不是一种天生的能力,它是用唯物辩证法思考问题的一种外在表现形式,是可以通过后天的学习去掌握的,只不过掌握的程度却是因人而异。

唯物辩证法的本质规律是矛盾的对立统一规律,但是我们今天不聊那么庞大的体系,只聊一下由此衍变出来的一个小规律,一个可以即学即用的规律。

这个小规律表现出来的是一种分析问题的方法,这种方法可以叫做——可能性估计。

用这个小方法,可以帮助我们去分析事物、判断方向、做出选择。

这个方法一共分为四个步骤,我们一一的来聊一聊。


二、

我们都知道,一个人之所以会迷茫,是因为缺乏合理的目标,而要确定一个适合自己的目标,就必须要对自己周围的事物作出全面、准确的分析。

那么这种分析的第一步是什么呢?是判断事物的可能性与不可能性。


《论持久战》里的逻辑思辨能力很强吧,那么这种逻辑思辨的分析首先是从哪里开始的呢?

就是从中国抗日战争胜利的可能性开始分析起来的。


那时候,一些人觉得中国打下去必然亡国,一些人又觉得要不了多久就可以取得胜利。

于是亡国论和速胜论出现了。

亡国论的出现会给抗战造成悲观情绪,带来负能量,任其发展下去,就可能出现妥协、投降的危险。

而速胜论也很危险,发展下去便会出现决战、阵地战、盲动、冒险的思想,会给抗战力量造成极大的损失。


那么《论持久战》要解决的第一个问题自然就来了,中国同日本之间的战争,到底有没有胜利的可能性?


而要对一件事物发展的可能性作出分析,就必须分析事物内部的矛盾。

因为事物的发展,是由其内部矛盾规定,外部条件促成的。


于是我们在《论持久战》的分析中,就首先看到了毛泽东对当时中日战争这对矛盾着的两方面进行了分析。

一方面是日本的特点,一方面是中国的特点。


通过对矛盾着的双方进行全面的分析和估计,最后首先可以得出结论,中国抗战胜利的可能性是存在的,我们是有可能打得赢的。


鸡蛋在一定条件下可以孵化出小鸡,但是石头不管给它什么条件,它也不会变成小鸡。

这就是说,事物的发展由内部矛盾规定,矛盾是其可能性的内在依据。

而分析一件事物的成功是否存在可能性的意义就在于,不会让你盲目的花费精力去做无用功。


那么,我们通过对事物内部矛盾的分析,可以首先确定这事有没有可能性,但是这只是第一步,如果只停留在这一步,那是远远不够的。


接下来,我们要进行的是第二步:区分现实可能性还是抽象可能性。


三、

如果我们只是说可能,那是不足以说服别人的,你甚至连自己都说服不了。

比如,你说你要成为下一个中国首富,这事有可能吗?

咱也不能全然就说它不可能,但是它给人的感觉是非常的抽象,抽象得让人不知所措。

我们说抽象的可能性与现实的可能性之间有什么区别呢?

区别就在于,现实的可能性能找到非常充分的依据,而抽象的可能性则无法找到足够的依据。

你是一个师范大学的学生,你说你计划五到十年的时间,成为你们当地的十大优秀青年教师,这事就是现实的可能性。

同样的,你是一个师范大学的学生,你说马云也是师范毕业的,所以你将来也要成为中国首富,那这事就是抽象的可能性。


抽象的可能性并不是说完全不可能,而是支撑它的依据非常薄弱,你无法给你的目标确定合理的条件。

你说你师范毕业,要成为十大青年教师,那么你很容易就由此确定出实现你的目标,需要哪些外部条件。

比如先找一个你们当地的好学校,然后再通过哪些考试,然后再带出多少优秀的学生等等。

你通过对这些条件的确定,就可以支撑你实现你的目标,当然也许将来不一定是十大青年教师,也可能是别的什么荣誉或者成功,但是你一定是朝着目标的方向在一步步靠近,这就是一种非常成功的体验了。


而反之,如果这种可能性非常的抽象,那么其实你是很难给自己明确需要创造哪些外部条件的,从而导致你的努力都无从谈起,你的下一步怎么走也无法明确。

抽象的可能性带给人一种美好的想象,激发人的斗志,并不是全然没有意义的。

比如,毛泽东还在读师范的时候,就喜欢和一群校友谈论如何挽救民族危机,创造一个新中国。这对于当时他们的实际情况来讲,简直比你要成为中国首富还抽象得多,但是你能说它没有意义吗?

抽象的可能性可以给人一种精神上的鼓舞和对于未来的展望,但是你不能把它当做你下一个阶段制定的计划和目标,路是一步一步走出来的,否则就变成了空谈主义。


《论持久战》里阐明了中国抗日战争取得胜利的几个条件,这几个条件是:

中国抗日统一战线的完成;

国际抗日统一战线的完成;

日本国内人民和日本殖民地人民的革命运动的兴起。——《论持久战》


区分抽象可能性和现实可能性的意义就在于:现实的可能性能够找到充分的依据,通过这种现实的依据,可以帮助我们确定实现这种可能性需要的条件,有了这些条件,我们就有了目标,就知道该怎么办,该做些什么。


《论持久战》里给出了抗日战争取得胜利的理论依据,比如我们有了新的人,新的政党,新的抗日政策,新的军队,并且这些都在不断的发展,这种发展体现出了我们的进步性与正义性。

通过对这种正义性与进步性的深度分析,就可以确定出中国抗日战争取得胜利的几个条件,大家也就有了奋斗的目标。


然而到了这一步是不是就够了呢?还是不够的,我们还需要做的第三件事,是区分好的可能性和坏的可能性。


四、

在事物内部矛盾斗争的过程中,往往存在着两种相反的现实可能性,不是一方取胜,就是另一方获胜。

好的可能性就是内部矛盾中好的一方战胜旧的一方,促使事物向前发展;

坏的可能性就是内部矛盾中,旧的一方暂时战胜了新的一方,使事物出现停滞、倒退、复辟等现象。

同样的例子,你师范毕业以后,要成为当地十大优秀青年教师,是一个现实的可能性。

但是你也要估计到,万一毕业没拿到学位证呢?万一没能考进理想的那所学校任教呢?万一你设定的证书计划一个也没拿到呢?


提前对事物可能出现的坏的可能性作出充分的估计,有两个意义:

其一,可以帮助我们明确的同这种坏的可能性作斗争,借以消灭坏的可能性出现的机会。

其二,做好足够的准备应对坏的可能性出现以后的局面。


这种思维方式,是毛泽东一生处理各种复杂事件中常常用到的一种思维方式。

比如在红军强渡大渡河的时候,因为船只有限,不能在敌人包围红军之前全部渡过大渡河,所以必须有一部分红军选择从另外一个渡口渡河,这个渡口就是著名的泸定桥。

然而当时的实际情况是,毛泽东只在书本上看到过100多公里外有一座泸定桥,但是现在那座桥是否还存在,他都不敢确定,更不要说能不能成功飞夺泸定桥了。

所以他当时就作了最坏的打算,给从大渡河渡口先渡河的红军部队,配备了一支极强的干部队伍,如果剩下的红军不能渡河,那么就由这支先渡河的部队,自己独自去开展局面,他就带着剩下的部队辗转去打游击。


当然,后来的历史证明了那里真的有一座泸定桥,而且桥还没有被毁,红军又完成了飞夺泸定桥这种难以想象的艰巨任务。


这种思维方式在后来也常常出现,比如胡宗南进攻延安的时候,毛泽东便把中央指挥系统一分为二等等。

《论持久战》里也能体现,它对抗日中可能出现的妥协、投降空气、甚至反共、反人民的可能性都做了充分的估计,有了这种估计,就能提前作好应对方针,并对可能出现的不利局面作好准备。


到了这里,我们对可能性的理解是不是完成了呢?还没有。

我们还有最后一步,对可能性作出量的分析。


五、

复杂事物的内部往往不只有一种矛盾,而是存在多种矛盾的,而且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之间是有可能出现相互转化的情况的。

所以事物发展的每一种可能性实现的或然率是不一样的。


所谓或然率,指的是可能性的数量和发展程度的一种范畴,比如一个实验,尝试100次,只成功了10次,那么或然率就是0.1,这就意味着成功的可能性不大。

《论持久战》强就强在,它对这种可能性的量的估计十分准确——中国必胜、日本必败。

也即是说这种可能性的量的估计是100%。


这种量的估计不是随口说来的,比如我们摘一段:

“敌之企图是攻占广州、武汉、兰州三点,并把三点联系起来。敌预达此目的,至少出五十个师团,约一百五十万兵员,时间一年半至两年,用费将在一百万万日元以上。敌人如此深入,其困难是非常之大的,其后果将不堪设想”——《论持久战》

《论持久战》对敌人的特点,力量,矛盾都作出非常全面的分析,对双方实力的估计准确到了兵力部署上,你找不到它还没有分析到的地方。

同时也对我方的各种特点、力量、矛盾都作了全面分析,最终得出这种可能性的估计是中国必胜、日本必败,这种估计是能够令人信服的。


这种估计最后从外在表现出来的,就是未来的可知,未来的精准预测。


要想对事物可能性作出量的估计,必须建立在足够全面的事实上,而不是建立在一厢情愿的,主观的猜测上,否则这种量的估计就不准确。


对事物可能性的量的估计,其意义在于帮助我们作出选择,在关键时刻,你选择什么?放弃什么?


很多时候,你选择一样东西,往往意味着要放弃另外一些东西,这种时候是非常考验一个人的判断力的。

而我们说一个人的判断力是否准确,其实质说的就是这个人对事物可能性作出的量的估计是否准确。


六、

以上,就是培养逻辑思辨能力的一种方法,这种方法叫做——可能性的估计。

这种方法分为四个小步骤:

第一,分析可能性与不可能性;

第二,分析现实可能性与抽象可能性;

第三,判断好的可能性与坏的可能性;

第四,对可能性作出量的估计。


四个步骤的核心,还是在于矛盾的分析。


《毛选》中有很多这类方法,其本质是唯物辩证法的一种外在体现。我们拿着这种思路去读《毛选》,就能看明白当时毛主席为啥面对同样的事物,能作出这样的分析,他为什么要这样去思考?


如果大家对这类方法感兴趣,以后我们就多写一写《毛选》中的那些思考问题的思路与方法。



历史文章:

学学《毛选》,生活里如何搞好统一战线

一个人奋斗的过程,应该是一部《论持久战》接着一部《论持久战》的过程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八角楼上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