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毛选》里的四个字:实事求是
历史

《毛选》里的四个字:实事求是

文/小庄

一、

《毛选》里的观点、方法非常之多,比如:调查研究、群众路线、阶级分析、理论结合实践、矛盾分析等等。

如果我们把这些方法、观点都孤立起来看的话,实际上很难真正感悟到其中的精髓。

相反,如果我们把《毛选》里所有的文章都联系起来看,那就有趣得多了。


比如,《毛选》里很多关于军事、政治的文章,都用到了矛盾分析的方法,而要作好矛盾分析,就必然要调查研究吧,这样你才能掌握矛盾双方的特点,得出合理的结论,而要调查研究,那就必须要深入群众吧,要深入群众,就必须要有一套群众路线吧,要走好群众路线,就必须学会对群众进行阶级分析吧,要准确的得出阶级分析结论,你就必须要有阶级分析的工具,也就是马列的理论,要用好理论的工具,就必须理论结合实际吧?


这样一套流程下来,你就会惊奇的发现,《毛选》里的所有的方法论其实是一套完整的思想理论,这些方法之间不是孤立的,而是密切的联系在一起的。


当然,它绝不是我上面讲的那样一个简单的逻辑顺序可以概括的,事实上是每一个方法或者观点,背后都是一套完整的思想体系的一种衍生,而这一整套思想理论,始终贯穿着四个字——实事求是。


所以,我们这篇文章就来聊一聊什么是实事求是。


二、

所谓实事求是,《毛选》第三卷的一篇文章《改造我们的学习》中,对它有过精准的定义。

“实事”就是客观存在着的一切事物,

“是”,就是客观事物的内部联系,即规律性,

“求”就是我们去研究。——《毛选第三卷,改造我们的学习》

翻译翻译,我们所说的“实事求是”,实际上就是一切从客观存在着的事物出发,通过调查研究,找出事物内部的规律,最后得出科学的结论和解决方案。


所以,如果说我们要想对每件事做到实事求是,关键环节就有三个:

第一,一切从实际出发;

第二,科学的调查研究;

第三,找出其内部联系,即规律性。


三、

首先,要做到一切从实际出发,就必须先杜绝它的反面,也就是一切从概念、热情、主观愿望出发。

不说生产实践和生活实践,就连我们评价一个历史事件,都需要遵循这一原则。

喜欢读《毛选》的读者,可能都会对“那十年”的历史很感兴趣,但是我就常常遇到一些读者,一提到那段历史,上来就是“大错特错、全面否定、失望之极”。

然后你问他,你为啥那么认为呢?

他就说:“教科书上不是那么写的吗?大家不都是那么说的吗?”


你接着再问:既然是大错特错,那造成错误的原因是什么呢?我们能汲取什么教训呢?

他答不出来了,最后只能得出一个结论:可能当时那些人都疯了吧。


这样的结论有什么意义呢?



一个历史的结论,必然是由当时具体的历史事件、事件造成的影响等现实因素形成的。

你当然可以说它大错特错,但是你得出这个“大错特错”的结论,如果只是建立在教科书上的一个概念和定性的话,那么只能说你对它的认识,依旧停留在从概念出发的阶段,是非常感性的认识。


你要对那段历史拥有自己独立的思考和看法,那你就必须要亲自了解当时发生了哪些事,这些事的起因、经过、结果,最后通过这些具体的历史事件得出的结论,才是你从实际出发得出的结论。


读历史是这样,生产实践和生活实践里也是这样,分析判断一件事情,必须从实际出发,不能像王明、博古那样,一场仗都没打过,上来就是“一切为了保卫苏维埃战斗”,“坚决御敌于国门之外”。

你跟他说:“你行你来指挥。”

他立马回你:“我要是能指挥,要你干什么?你这是严重的右倾机会主义”

就问你,头不头疼?


四、

如果仅仅只是做到一切从实际出发,可以说离“实事求是”的标准,还差的很远。

“实事求是”的第二个中心环节,就是科学的调查。

所谓科学的调查的标准是什么呢?是把握事物的全面性。

如果我们从实际中掌握的事实,是零碎的和随意挑选出来的,那么它们就只能是一种儿戏,或者连儿戏都不如。——《列宁选集,第四卷》


所以,我们也常说,选择性的真话,有时候比谎言更具有欺骗性。


有这样一个小故事,一家飞机制造商想了解他们生产的战斗机,哪个部位最薄弱,然后就去到飞机修理厂,看看那些损坏的飞机,哪些部位损坏最严重,然后发现了是飞机翅膀被击中损坏的最多,然后就得出结论:要加强飞机翅膀的质量。

但是后来才发现,这个结论不对,因为那些被击中机身的飞机就直接掉下去了,根本都不会出现在修理厂,所以你们的结论自然就不科学。


生活里这种情况并不少见,就是说你的调查研究如果不够全面,那得出的结论往往比纯粹主观的瞎说一顿还可怕。

因为存主观的瞎说,我们比较容易识别,但是经过调查,从实际中得来的结论,如果是片面的,那它的危害性往往更大,因为难以识别。


当然,要做到绝对的全面是永远不可能的,但是,我们对于全面性这样的要求,可以使我们防止犯错误和防止僵化。


科学的调查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它有一些方法和技巧,比如开调查会、选取的样本要充分、全面,调查的目标要有针对性等等,这些在《毛选》里几篇文章已经有了详细解说。

现在网络发达了,调查的方法也更加先进科学了。

但是方法都可以学习,调查的心态却很难学,调查需要什么样的心态?

没有满腔的热忱,没有眼睛向下的决心,没有求知的渴望,没有放下臭架子、甘当小学生的精神,是一定不能做,也一定做不好的。——《毛选第三卷,农村调查的序言和跋》

这种平等待人,群众路线的心态和方法,往往才是最宝贵的。


五、

很多时候,我们是连上面两条都难以办到的,但是如果仅仅是做到上面两条,其实还算不上实事求是。

实事求是最难的,也最考验人的是第三条:找出其内部联系,即规律性。


所谓的实事求是,并不是现象事实的罗列和堆砌,它还需要对取得的实际的、全面的材料加以分析,得出现象内部的联系,也就是规律。


而你要分析出现象背后的逻辑和规律,那就必须要用到理论的工具,这时候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就派上用场了。


所以我们说理论重不重要,自然也是很重要的,但是理论的意义就在于它能指导实践,帮助我们分析实际情况。

要得出事物的规律,就必须对调查的材料加以分析和处理,如《毛选》所说:

要完全地反映整个的事物,反映事物的本质,反映事物的内部规律性,就必须经过思考作用,将丰富的感觉材料加以去粗存精、去伪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里的改造制作功夫,造成概念和理论的系统,就必须从感性认识跃进到理性认识。

这种改造过的认识,不是更空虚了更不可靠了的认识,相反,只要是在认识过程中根据实践基础而科学改造过的东西,正如列宁所说,乃是更深刻、更正确、更完全的反映客观事物的东西。——《毛选第一卷,实践论》

那么,如何完成这个过程呢?


整个《毛选》中的文章,用得最多的就是矛盾分析。

为什么用到最多的是矛盾分析呢?因为马克思的世界观里,一切事物都不是孤立的,而是相互联系的,一个事物的产生、存在、发展总是可以在其与周围的事物的相互联系和相互作用中找到根源。


这个根源,就是我们所说的矛盾,也即是我们说的事物的对立统一规律。


毛泽东说过:“复杂事物有许多矛盾存在,其中必有一种是主要矛盾,由于它的存在和发展,规定和影响着其他矛盾的存在和发展。而在矛盾着的两个方面中,也必有一方面是主要的,起着主导的作用。事物的性质,主要由主要矛盾,及其矛盾的主要方面决定。”


所以,为什么要一切从实际出发?为什么调查一定要全面?

其根本目的就在于:要找出客观事物的内部规律。

为什么一定要找出客观事物的内部规律呢?因为我们要按照客观规律办事。


这样一来,我们又回到了《实践论》里的观点:

人们要想得到工作的胜利即得到预想的结果,一定要使自己的思想合于客观的规律性,如果不合,就会在实践中失败。——《毛选第一卷,实践论》


所以,《毛选》中的很多方法和观点看似很庞杂,但是所有的方法最后都可以通过一个原则把它们贯穿起来,这个原则就是——实事求是。



历史文章:

《毛选》里的逻辑思辨能力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八角楼上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