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今天走心不走肾
金融财经

今天走心不走肾



不少读者反应有时候不能第一时间收到较瘦发的文章,原因是微信公众号打乱了推送顺序。为防止错过重要消息,请大家务必添加星标!


流程如下:





今天周五,晚上有事,我就偷懒一次,把之前分享过的一段往事再发一遍。老粉们应该都清楚,但最近几个月的新粉应该还不了解。


01

较瘦是山东人,出生于小县城的小村庄。

幼时热衷于和泥巴,抓蚂蚱,死活不去上幼儿园

对了,那时候好像还叫“育红班”?

所以,后来一步到位,直接给爷领进小学一年级了。

刚上学那会还是很懵逼的,咱也没经历过幼儿园的训练,去了不知道要干嘛,寻思着台上站着的那人在那逼逼叨干啥呢,多次出现上着上着课就跑出去遛弯的名场面,班主任一度怀疑这孩子是来捣乱的

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我全是在三无学校上的。

啥叫三无学校,就是无师资,无名气,无升学率。

当年私立学校在小县城挺火的,不少农村家长看到自己孩子学习成绩不行,咬咬牙就把孩子送去了学费高昂的私立学校。

然后,孩子学习更差了

回过头去想,大多数家长被收了智商税。

私立学校为了赚钱,自然加大了宣传力度,将一些典型例子扩大化宣传,从而营造出“私立学校教学质量高于公立学校”的假象,而公立学校缺乏宣传的驱动力,反正国家给发工资,于是就有了上边主动送钱的场面。

其实现在一线城市的私立学校的确很不错,毕竟学费在那摆着呢,但当年十几线小县城的私立学校,水平也就那么回事。

父母是农民,看着周围的孩子都去了“明牌学校”,很是着急,也想让我去。

我那会儿觉得自己在公立学校玩得挺开心的,不是很想去,于是拒绝了。

个人成才与否,三分外因,七分悟性。

当年公立学校的水平也是差的不行。

较瘦小学遇到了让学生去帮忙下地掰玉米的语文老师,初中遇到了让学生去自家超市买学习用品的英语老师,高中遇到了上课只关注上自己课外辅导班的学生的英语老师。

算是大满贯了,我英语不好的病就是那时候落下的。


02

成长经历的丰富程度,对一个人一生的发展至关重要。

我认为自己的一生都在诠释“迭代”一词,就像计算机的代码,在新信息的刺激下不断更新自己。

从小学到初中、高中、大学,伴随的是从村子到乡镇、县城、大城市。

每一次跨越,我都经历了“无所适从”到“不过如此”的心理变化。

举一个例子,读书期间的每一次升级,我都会担心无法在新环境立足,对所有新同学保持敬畏,然后当第一次考试拿到第一名之后,索然无味。

以上是建立自信心的一个比较好用的方法:每到一个新的层次,征服一些东西来证明自己。

多年的求学过程中,我见识了不同阶级的同学、老师,因此才有了对于社会的全面认识。

而我的底层关怀,也主要来源于自己亲身经历所带来的触动。

我深知底层人民的无奈、辛酸,所以我不会背叛他们。

我遇到过很多温文尔雅、知书达理的天之骄子,他们很善良,也很讲礼貌,但同样缺乏底层关怀。

主要原因还是他们没有过感同身受,没有过相似经历,无法产生情感上的共鸣。

所以,我认为“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是非常有道理的一句话。

很多领导干部站在了人民的对立面,只有两个原因,一是他们未曾深入了解群众,根本不懂中国的基本面;二是他们来源于群众,却忘记了自己曾是群众。

中国的贫富差距越来越大了,尤其是21世纪的几次放水,无形中将底层群众的羊毛送给了上流社会。

历史告诉我们,贫富差距加剧社会矛盾,社会矛盾的长期积累会导致社会动荡。

随着社会阶层的分化,年轻一代的“天之骄子”与年轻一代的“小镇青年”之间将存在难以跨越的沟通鸿沟。

通俗来讲,2020年B站出的《后浪》视频中那些光鲜的年轻人,是难以理解工地上搬砖的农村小伙的,他们简直成了两个世界的人,如果没有意外,他们的人生不会有任何交集。


但在90年代,2000年初,社会分化还没有那么明显的时候,不同阶级出身的人仍然是有机会建立情感联系的。

你可能听过70后的小镇青年在朋友、同学的提携下走向人生巅峰的故事,但估计很难听到00后的小镇青年身上发生同样的故事了。

有时候我就在想,我们的国家,会不会有一天也会将那些深陷泥淖的人遗忘呢?

如今国家的中流砥柱是60 70 80后,无论他们这些年经历了什么,牢记初心的仍大有人在。

全面脱贫、转移支付这些事情,也是这一代人推进的。

我比较担心的是,等老人们都退居二线,新人们登上舞台,是否还能保持初心?

瞧瞧大洋彼岸的美利坚,罗斯福、艾森豪威尔那一代总统,至少脑袋中还有美国人民一词,到了特朗普、拜登,全都是集团利益了。

其实也很容易理解,朱元璋打下天下,至少记得天下是谁帮他打下来的,前朝是如何覆灭的,等到朱由检当皇帝,他只会记得天下是他祖宗朱元璋打下来的了。

这是历史规律,不因个人意志而转变。

因此,底层锻炼是非常有必要的,党在培养领导干部的时候下放基层这一步,是不能放松的,否则就是在给自己挖坑呀。

对于富裕家庭来讲,对孩子进行适当的锤炼也是很有必要的,否则也是有可能培养出个“李天一”的。

个人看法:对于孩子的培养,成绩才艺什么的不是最重要的,思维、悟性、性格、品质更为重要,后边这些能让他走得更远。


03

人只活一场,去思考怎么活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有人希望名垂千古,有人希望权倾天下,有人希望富甲一方,有人希望纵马江湖,有人希望平安顺遂。

没有高低贵贱,没有孰轻孰重,自己选择的路,自己认就行。

钱权学问,较瘦的目标是得其二:钱与学问。

钱的意义在于能够让人生体验更多,学问的意义在于能够让人理解更深。

当然,现在两个都还没整明白。

我和朋友们一起搞的公益团队,每年都会派志愿者去固定的两所学校(2020年因为疫情中断了),这两所学校的校长都是值得尊敬的山村教师,与我们建立了长久的信任关系。

前些年我去云南山里的时候,团队的摄影师拍了许多照片。

分享两张。



我向来觉得优秀的摄影师是能够通过相片传递故事的,显然,这位足够优秀。


两张照片是同一个孩子,家里有两个姐姐,父母常年在外打工,四年级的大姐照顾弟弟妹妹。


在山里的时候,因为交通不便,团队人数众多,吃饭就返璞归真了一把。


武教头有9种方法弄死黄四郎,我们有9种方法做土豆:水煮、清炒、红烧、火烤、乱炖、清蒸。。。。。。


团队的小女生,去之前是小口慢咽的淑女,去了之后是大口扒饭的猛女,真实感受了“民以食为天”。


在诸位眼里,这已经算是艰苦生活了。


但事实是,上边的姐弟仨,每天吃的都是清水煮洋芋。


这些,就是总理说得那些低收入人群。


好在,国家的营养午餐计划,让他们上学期间可以拥有一顿还不错的午餐。


农村,尤其是偏远山区的留守儿童,仍然值得社会关注。


我们又将调研结果反馈给相关部门,但作用不大,他们也解决不了普遍现象。


有人会问:“这种短期的接触,对孩子们的成长到底会有多大的价值呢?志愿者的素质如何把控呢?为什么只选择孩子作为目标群体呢?”


对于素质的把控,我已经建立了一套以老带新的学习培训体系以及“初心至上”的团队文化,经实战检验是可靠的。


选择孩子,无非是孩子拥有更多的可能性。能力有限,做好力所能及即为最大善意。


对于价值,我借用当初给朋友们讲的一段话:


“我们应该接受这样的一个事实,所接触过的100个孩子中,也许只有一个人考上大学,为数不多的几个人有了一份好的工作,其他人或是遭遇变故,或是自我放弃,十几年后又成了这村庄的普通村民。


我们也应当满怀这种希冀,通过我们的努力引导、支持,这个“1”可以少走些弯路,这些“为数不多”的人数可以有所增加,这些“其他人”可以变少些,即使成为普普通通的村民,也是一些“眼里有光”的人。


我想,我们这个时代需要的不仅仅是精英,也需要有理想、有追求的普通人。


团队成员是流动的,每年都会有新的志愿者,但我想带给这些小孩的,是一种符号,即:虽然每年来的哥哥姐姐是不同的,但他们都是穿着同样的蓝色马甲。蓝色马甲,就是情感纽带。


一个孩子从一年级到六年级的所有暑期,都有一批穿蓝色马甲的人陪伴,残缺的童年,多一份美好都是值得,这或许就像定投一样,总会有厚积薄发,我称这为“短期支教长期化”。


无论生活有多么糟糕,我希望小孩子纯洁的心灵里仍能孕育开怀大笑的种子,仍然能够有一份信念:


我来人间一趟,我要看看太阳。


我愿做一缕微风,吹散他们头顶的乌云。




类似文章